匠心:香港出版商如何做好书?

(文/邝颖嘉 刘晓欣)“人靠衣装”,如果把书比作人,内涵固然最重要,颜值也是制胜法宝。在书商云集的香港书展中,装帧设计是书本的“嫁衣裳”。每张书衣都有特别的含义,从视觉到触感,从封面到内文,适当的细节处处彰显着书本的灵魂。

设计的本身就是要引起互动、激发探索和触碰。极简是美,斑斓与灵动也是另一种诱人。三联书店的“香港弹起”系列,让平面纸质书变得立体,一翻阅,香港种种特色建筑栩栩如生呈现在眼前。该书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书中的六幅纸雕。广式唐楼、木屋、徙置区、九龙城寨、公屋和商住洋楼,极具香港特色,设计者选取了独特角度和视点,立体地呈现建筑物的结构、外观与细节。

图片1

《香港弹起》内页。邝颖嘉/摄

这类图书又称为“Pop-up Book”,亦即立体书。立体书是一种非常特别的创作形式,像是在书中筑城堡,在书中建雕塑。用纸表达空间的立体与透视感,展现细节,模拟真实。与其说它是一本书,倒更像是一个立体的万花筒。比起文字创作,更着重美术设计与视觉艺术的制作。以纸质书作为载体,设计者在其中设置巧妙的机关,配以生动的插画设计。翻开书页,书中折叠之物缓缓组合升起,平面变成3D,书中描写之物真正地做到跃然纸上。如今立体书的设计与制作不再是独门之术,因为其创作的自由度高、灵活性强且愈发具备现代艺术的风格,越来越多人热爱立体书的研究与制作。

文本的内涵与书籍的设计要相互配合,融为一体。纸张的材质选取,字体符号的调用,色彩图画的搭配,每一个元素都会影响主题的构造与表达。视觉时代,人们审美趣味转变,对装帧与设计更加重视。书籍设计成为一门学科和艺术。人们不断在材质、工艺上寻求创新与突破,为的也不过是让文字内在与书籍设计灵魂相撞,合二为一。做书的匠人用一双巧手搭建起沟通作家与读者的精神桥梁,设计师的构思让书的呈现幻化出千万种姿势。

相比轻松活泼的都市题材,历史、自然探秘类题材的图书则有肃穆、厚重之感。以《越界–香港跨境村庄及文化遗产》为例,该书以香港边界为题,以地方志、族谱及档案为基础,辅以珍贵的历史相片等资料,细谈一直以来备受忽视的边境村落及其风貌变迁。书本的封面设为两层的形式,第一层把封面割裂成一半的篇幅,边缘裁剪成蜿蜒曲折的边界线形象,以卡其色复现大地的感觉。第二层封面则置于边界之下,是灰黑的地图。一“界”一“越”,分立两侧,正好与文字内容相呼应,刻画出当地聚落的边缘处境,使“跨境”之感跃然纸上。

图片2

《越界》书籍封面。邝颖嘉/摄

书本的呈现,从最初简单的装订,慢慢延伸出不同的形态。设计的魅力,不仅在于满足需求,更在于带出让人眼前一亮的无尽可能。小小纸品,除了视觉化的处理,也能用音频的形式赋予书本更厚重的意义。

图片3

《宋韵遗珍——白石道人歌曲重构》一书。佘玩玲/摄

图片4

《宋韵遗珍——白石道人歌曲重构》手抄版词曲。佘玩玲/摄

《宋韵遗珍——白石道人歌曲重构》是商务印书馆的一套精致书目,述说南宋著名词人和音乐家姜夔其人其事,分享对白石词谱的看法。在视觉上,全套书目共分成两册,一册讲述主要内容,一册精心收集了姜燮的手抄版词曲,页面风格与书本有所区别又充满古风古韵。为了更好地呈现白石道人的词曲,随书光盘以拟宋音和崑曲口法,辅以古琴洞箫伴奏演绎白石词曲的艺术魅力,最大化地为读者还原文学意境。

在电子化阅读的时代,更能体现传统书商用心做好书的诚意。在香港书展中,纸质书的整体艺术性,从视、听、嗅、触四感,到维度的变换和材质的组合,皆有所体现,独具匠心。

城市大学出版社:向智库型出版社进发

(文/张素悠)香港书展活动吸引了大量香港市民和游客前来参观,整个会场瞬间由书海变成人海。为了在众多参展商中凸显自己的风格,吸引更多读者,不少出版社也精心设计自己的书展摊位。
在展厅中一个设计独特的书架十分引人注目,这个书架的造型是棵大树,书上延伸的枝干上摆满了装帧精美的书籍。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既巧用“书”与“树”的谐音,又暗含长期读书可以培育人才。这样寓意深刻又别具一格的装饰设计,出现在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的展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