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亮:电影就是生活

文/ 赵莲、廖瑜林  编辑/白净

有人说:“如果你能忍受一部电影开始20分钟,主要演员没说一句话;如果你能在影片结束时,有耐心地看着女主角莫名其妙地对着镜头哭6分钟,那么,你就可以看蔡明亮的电影了。

自嘲为“没有市场的导演”的蔡明亮,携新书《郊游》来到香港书展,阐述“电影就是生活”的理念。 Read more

这里,就是香港

这里,就是香港

(文/张蕾)

这次为期五天的香港书展报道之旅,用一个师姐的话来说就是“像打仗一样”。平均每人一天2~3场讲座,为了赶稿,晚上连澡都来不及洗,便在电脑前敲敲打打,集体产稿。高效率的同学总是能在11点前写好,捧着一杯“合味道”方便面笑看繁华;低效率如我的苦逼孩子便总要忙到晚上12点,有时,客厅里甚至到两点都是灯火通明,键盘鼠标声四起。负责收稿的同学一句“还有没有没交稿的?我要截稿了。”马上就会引起哀嚎一片。“我就快好了,等等我!”“马上马上!”负责编辑的白净老师说“你们的写稿节奏,是要把老师累死的节奏!”,我们 “吃的是草,挤出的是稿”。是的,正如师姐所言,我们确实在打一场仗,一场与时间对抗的战争,不可拖泥带水,急需速战速决。

Read more

当处女座遇上玻璃心

当处女座遇上玻璃心

(文/张蕾)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如果你要问我香港是什么星座,我会回答是处女座》。这次去香港体会过后,无比赞同。如同经常被黑的处女座一样,香港似乎总有数不清的条条框框,规矩界定十分明确,乘自动扶梯时排队必排右边,让出左边作为紧急通道;公众场合不宜大声喧哗;电梯到达时需让出一边,先出后进;住处楼下有一个公交车站,每天到楼下,都能看到一条长长的人龙,排队等着坐公交。排队,已经成了这里每一个人的共识,无论老小,无论身份。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