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消逝的出版理想,在碎片化时代让经典永存

(文/佘玩玲)今年102岁的商务印书馆,以出版经典而著称。“我们一直在寻找‘思想的工具’,文学经典能承担起这样的责任。”香港商务印书馆副总编辑毛永波说。

屏幕快照 2016-08-03 下午5.57.08

商务印书馆展区中的经典艺术书籍区(佘玩玲/摄)

香港是一个文化、价值多元交汇并存的城市,这使得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常常不知如何判断是非,迷失在来自四面八方却无法辨别对错的声音中。毛永波表示,经典书籍和历史则具有价值引导的作用。“经典的东西经过时间的沉淀,能够对人有所启发。”他将经典书籍称为“思想的工具”,认为经典书籍能帮助启发人们对事物的判断。

毛永波说,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商务印书馆肩负保护、传承历史文化的使命。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百废待兴,商务印书馆与故宫研究院合作,推出经典画册《故宫博物院藏精品集》,包括书法、绘画、陶瓷、玉器、青铜、家具、织绣和珍宝八个类别,图文并茂,成为中国文化经典书目。

接着,商务印书馆又出版了《敦煌石窟全集》,在毛永波看来,艺术画册是一种特殊的历史记录,能帮助人们更加生动地了解中国文化的深厚渊源。

屏幕快照 2016-08-03 下午5.57.19

刘香成著《中国梦》,记录时代故事。佘玩玲/摄

网络时代,众声喧哗,人心浮躁,商务印书馆仍坚持出版经典,《明治维新的国度》从新的角度解读日本国内改革,《红色影像》记录抗战时期的中国共产党,美籍华人刘香成的《壹玖壹壹》则通过捕捉历史图像瞬间,记录下时代中国。

今年商务印书馆围绕中日关系,还出版了系列图书,《日本流行文化与香港》《日本人与孙中山》《近代日本文化思想》《日本军政革命下的香港》等,希望让读者增加对历史的了解。“孙中山就职的时候周围站的都是日本人。”毛永波在介绍《日本人与孙中山》一书时说,他希望读者能从多维的角度阅读历史。

屏幕快照 2016-08-03 下午5.57.33

讲述中日关系的系列图书。佘玩玲/摄

经典书籍是商务印书馆长期以来坚持的出版项目,内容上消除了时间限制,不会轻易被流行取代。尽管如此,毛永波还是有所担忧:不追随流行意味着没有新鲜感,因此缺乏话题度和关注度,“媒体一般不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毛永波觉得,这是经典书籍无法克服的困难。

商务印书馆自1914年创立以来,一直以出版教科书、历史、文化、人文社科等书籍为主,秉承“倡明教育,开启明智”的宗旨。从最初的门市生意经营,到如今集编辑、印刷、发行、经营于一体的完善的出版机构,香港商务印书馆已发展成一家既和大陆出版社一脉相承又独具香港特色的本土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