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崎由美:一个日本人与中国武侠的不解之缘

(文/ 陈耿鑫)唱一曲笑傲江湖,舞一剑倚天屠龙,快意恩仇,笑看人生,如此美妙的武侠文学是东方文坛中的一朵奇葩,拥有广泛的粉丝群体。

正当国人陶醉于金庸笔下一个个爱恨缠绵的人物角色之时,可能没有想过与中国一衣带水同属东方的日本会如何看待武侠。

在日本,有一位翻译家冈崎由美在1996年首次翻译了金庸武侠小说,把武侠介绍到日本,分享自己对武侠小说的喜爱,虽然没有在日本掀起武侠热潮,却也渐使金庸武侠占据当地中文图书的大半江山,吸引了一定的受众群体。

filehelper_1470581191328_5

*图表截取自《科技与出版》2014年第三期—-中文图书在日本翻译出版的现状(2000-2012年)

 

从她的故事可以窥探出武侠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形象与地位。

 

与武侠邂逅 令人惊奇惊喜

自1977年进入大学中文系,看毛泽东的老三篇、品五四新文学、读鲁迅、老舍、毛豆、巴金,对中文抱有极大兴趣的冈崎由美埋头苦读20世纪中国文学。但是这些文豪著作总是不能让她满足,她渴望能有“文化性强、令人新奇、能让人高高兴兴看下去”的中国文学。

偶然之下,她与武侠相遇相知。忆起当时,正当她觉得无聊之际,一个台湾朋友把武侠小说介绍给她,懵懵懂懂下接触了这类“奇幻”小说,便深深被其中的故事情节吸引了。

“武侠令人惊奇又欢喜。”冈崎由美对其出乎意料的故事情节最为推崇。《笑傲江湖》中英俊潇洒而又单纯的林平之最后竟然沦为大反派,大为意外之余,她感觉很有趣而享受读武侠的过程。这是她喜欢金庸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未读完书之前,都不会知道下一页会发生什么。

从此她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金庸笔下的武林。刚开始看《射雕英雄传》,她给自己定下规矩,看到“这一页”就上床睡觉,可是绝对做不到,她感慨道,“用外文看小说,从来没有觉得会这么有趣。”

 

日本没有掀起武侠热潮

在日本,武侠不为人熟知,由于日语中武侠(bukyou)与宗教(bukkyou)的读音相近,日本人有时甚至将武侠与宗教错混。90年代香港武侠片陆续登陆日本,日本人开始关注武侠,但是仅仅停留在电影明星的魅力中,少有人追看原著。人们都对武侠不甚了解,亦无法了解,在冈崎由美翻译之前没有一本金庸原著有日语版本。

1995年,看到武侠电影在日受欢迎,德间社出版社抱着尝试的态度决定出版金庸小说的日语版。热爱武侠的冈崎由美乐于与众人分享,曾在杂志上连载《中国武侠小说谈义》,由此,受出版社主管赏识,获邀翻译金庸小说。欣然接受邀请的她,将自己在中文的投入应用在翻译之中,把自己对武侠的热爱投放于翻译工作之中。在随后的几年里,从《书剑恩仇录》开始,数本金庸小说日文版陆续出版。

然而,小说的翻译没有掀起日本的武侠热潮。在冈崎由美看来,虽然慢慢有武侠迷群体的形成,定期分享讨论交流,甚至是到访中国,寻访小说中名景,但仍属于小众。

冈崎由美认为,英美小说独占翻译出版市场挤压中译日空间,西方文化的强大是“阻碍”武侠在日本传播的重要原因。在无意中,她偶然发现英译日的英文书原著竟然是中文—–《霸王别姬》、《鸣》,令她哭笑不得,感慨万分。

“版权费很贵!”她觉得版权费用高也是武侠无法流行的原因之一,“日本有很多小出版社,承受不起高版权费。”除此之外,出版的件数太多容易造成销量不佳,所以出版社不敢冒险出版,像金庸的武侠,至今亦只用一家出版社出版,限制了武侠书的销售面。

虽然现在武侠还没有大受日本读者的喜爱,但冈崎由美还是表示会继续自己的“武侠梦”,继续同国人分享自己所喜爱的武侠。

 

filehelper_1470581202302_97

                       冈崎由美在香港书展 陈耿鑫/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