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怜子|生活中的“共生”理念

从日本北九州市小仓站出发,乘坐四个小时的火车,再搭40分钟出租车,终于抵达位于熊本县的小国町。

%e5%b0%8f%e5%9b%bd%e7%94%ba%e8%a1%97%e6%99%af

/小国町街景/

传统的日式民居和远处的山脉静静地矗立在细雨之中,被地表不断喷出的水蒸气层层包围,烟雾弥漫,有一种在雨后江南的错觉。

阿苏山是日本著名的活火山,横跨熊本县与大分县,距离小国町44公里。2016年10月8日,阿苏山发生喷发,是距今最近的一次喷发。活跃期的火山蕴藏着大量未冷却熔浆,不断释放出热能。而频繁的地震则使地壳内部的岩浆表现活跃,遇到有空隙的含水岩层,这些岩层就会变成高温的泉水,甚至沸腾成蒸汽,这就是地热资源。据统计,日本地热资源蕴藏量排名世界第三,达2347万千瓦。

巧用地热资源——与自然共生

“山口怜子地热研究所”就坐落在蒸汽笼罩的小国町,初次见到这个用邮件沟通了几个月的老人,她一脸微笑,头上绑着三角毛巾,戴着围裙,一把扛起我们十几公斤重的行李箱,塞到她停在一旁的车上,把记者带进她的研究所。

踏入研究所,发现这里是个加大版的厨房。左边是用地热导管搭建的烘干房,用来烘干海鲜等食物,也可以干燥厨房用品,达到消毒的目的。正中间是用木板搭建的操作台,可以在上面切菜、装盘等。墙上的隔板上摆满了瓶瓶罐罐。屋外的两口大灶上蒸汽沸腾,原来是将地下的地热抽到地表,沸腾的蒸汽成为天然的燃料。地热稳定的时候,蒸汽温度可以达到90多度,不稳定的时候,40多度也是常事。

用地热蒸煮食物,其历史可以追溯到江户时代,人们开发出一种名叫“地狱釜”菜式,就是利用高蒸汽。山口怜子小时候就吃过妈妈用蒸汽煮的菠菜、萝卜,口味简单但是却非常好吃。

随着科技不断发达,如今用地热烹饪的人越来越少,有人不理解山口怜子对地热能源的执着,她解释说:“地球给了我们各种各样的资源,地热也是其中一种,用地球本身的能源来生活其实是最聪明的一种做法。”

2011年,日本福岛地震引发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泄漏事故”,谈到这件事,山口怜子表示“这些人工的能源有时候挺吓人的。”但她强调发展这些新能源是国家意愿,个人无法对抗,但是她可以研究自己喜欢的能源,这是个人的意愿。

山口怜子用地热加热了一些半成品请记者吃,有香肠、南瓜汤、一整棵卷心菜、粽子还有玄米糍粑,地热食品种类齐全,每一样都别具特色。当天地热状态比较好,卷心菜蒸了几十秒就熟了,配上一碟自制的酱油,味道简单却很香甜,让人品尝到食材的原汁原味。

%e7%94%a8%e5%9c%b0%e7%83%ad%e8%92%b8%e6%b1%bd%e5%8a%a0%e5%b7%a5%e7%9a%84%e7%b2%bd%e5%ad%90

/用地热蒸汽加工的粽子(李芹/摄)/

用心观察会发现,山口只在食材中放了少许盐,吃起来却有微微的甜味,原来不同温度下食物释出的甜味不一样,例如洋葱,它的甜度会根据蒸汽的温度以及蒸煮时间改变,数据通过糖度计就可以保留下来,下次使用这个数据,就可以达到最佳的口感以及甜味度。

除了不用添加过多的调料,地热食品也不使用防腐剂。地热蒸汽中含有微量硫磺,食材经过熏陶,自带防腐作用,地热食品可以保存5年、10年甚至更久。山口怜子拿出31年前制作的果酱,现在还能食用。

美味、纯天然无添加等优点让更多人关注地热食品,不仅吸引温泉度假区的客人,网上订单也很多,其中最受欢迎的产品是中国粽子。这种粽子使用无污染的绿色大米,搭配猪肉、栗子香菇等,经过蒸汽蒸煮之后,口味香甜,让人忍不住想再吃一个。

正是由于这些绿色稻米,带领山口怜子进入地热食品的开发工作之中。

从家族酿酒到拼布手艺——与传统共生

山口怜子21岁结婚,丈夫山口尚则是山口酿造厂的第十代传人,家族酒厂至今已经有185年历史。日本清酒工序繁杂,用料讲究,水质、酵母、稻米都是影响清酒风味的重要因素。山口酿酒厂要求酿酒的稻米不使用除草剂,以保持清酒的品质与口味。

然而在日本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家族酒业面临危机。1964年,东京举办第18届夏季奥运会,拉动战后日本经济腾飞。此后,外来酒大量进入日本市场,并且迅速成为时尚,1965-1973年间,啤酒产量增长迅速,市场份额上升到三分之二以上,而清酒退到三分之一以下,威士忌产量增加五倍,仅此于啤酒和清酒,成为日本三个主要酒类之一。

山口怜子作为家庭主妇感受到了危机,她想起小时候造房子的经验。山口出生在大分县的大山町,在上世纪60年代,大山町以种植梅子与栗子提高村民收入,成为日本全国居民护照持有率最高的村庄,是著名的”一村一品运动”的领头羊。

父亲当时是村长,为了应对村里繁重的公务,他主动让孩子们参与进来,山口怜子小时候经常被分到设计工作,父亲让她思考在没有钱的情况下,怎么建好房子。

山口怜子根据小时候的经验,开始思考没有钱的情况下怎么把酒卖出去?每年夏天和冬天是日本传统的感谢祭,要对曾经关照自己的人表示感谢。山口怜子给酒厂的分销商送上自己做的手工作品,希望能让他们多买一些清酒。

与现在倡导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社会风气不同,当时日本经济膨胀、鼓励人们大肆消费,人们喜欢百货商店里包装精美、用料讲究的高档商品,对山口的手工礼物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

这件事成了山口怜子学习布艺的契机,对布艺一无所知,山口怜子并不感到害怕,好奇心驱使她开始认真学习手工作品,她去书店借了许多美术书籍,透过书中的作品向世界知名的艺术家汲取养料,时间久了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

谁也没有想到,当初被“嫌弃”的手工制品,如今却成为福冈、甚至日本对外文化交流的名片。她曾跟随前首相羽田孜到中国访问,受到邓小平、江泽民的接待,甚至还在人民大会堂以及抗日战争纪念馆举办作品展,向中国人民传递日本文化。

山口怜子刚开始是把家人破旧的和服作为原料,通过设计、缝纫做成拼布作品,因为具有强烈的日本风格,可以作为装饰品使用。有些缝成被褥,不仅好看还实用,同时也能达到循环利用废弃布料的目的。

%e5%b1%b1%e5%8f%a3%e6%80%9c%e5%ad%90%e6%ad%a3%e5%9c%a8%e5%b1%95%e7%a4%ba%e8%87%aa%e5%b7%b1%e7%9a%84%e4%bd%9c%e5%93%81

/山口怜子正在展示自己的作品(李芹/摄)/

久而久之,周围的人慕名找到山口怜子,让她帮忙设计。有些人带来家人的和服、T恤、甚至是睡衣,山口怜子一边听着他们讲述家人的故事,一边构思如何设计,然后把设计的图纸交给对方,让他们自己亲手缝纫,很多作品这样通过这样的方式双方一起完成。山口开玩笑说:“自己就是动一动嘴皮子,辛苦的是缝纫的人。”

除了利用旧衣物,很多人想通过拼布来保留家族回忆。有人曾拿奶奶的和服来请她设计,因为奶奶过世了,她的和服仍然在那里,没有人会接着穿,把这些和服做成拼布,一方面可以在缝制的过程中回忆奶奶的音容笑貌,还能把奶奶的故事通过和服一直保存下去,传承家族记忆。

山口怜子更想通过布艺保护日本传统的度量单位。随着全球一体化发展,传统度量单位逐渐消失,山口怜子非常担心,因为日本传统的建筑、神社、寺庙都使用传统的度量单位设计,如果度量单位消失,传统建筑的修缮也无从谈起,为此,山口怜子用自己的拼布艺术来传承它。

与人共生——一件快乐的事

跟山口怜子学习布艺的人很多,如果把一年算成一个年级,现在已经有47个年级的学生了,山口自己的作品,加上与学生共同完成的,大概有3000多幅,其中有很多作品都在日本全国各地展览。

山口在久留米市的家中收藏了300幅左右的作品。去世的学生在临死前将作品托付给她,让她好好保管,山口怜子将学生的作品整齐地叠好,每一件作品都套着透明的塑料袋,并用小纸片上写上学生的名字,贴在塑料袋外面,一件一件叠放到立式衣柜中。而自己的作品则简单地放在另一个柜子里,没有塑料袋保护。

繁田美智子今年69岁,是山口怜子的学生,繁田的丈夫曾遭遇公司破产,卖了房子还不够抵债,山口知道后,让他们二人免费住到了位于大分县玖珠郡九重町的地藏原村,这是山口学生出钱建立的民宿,为的是方便全国各地的学生来此聚会,学习布艺,繁田和丈夫住在这里,通过接待客人的食宿来获得收入,用于还债。

山口向记者分享这件事情前,转过身去征得了繁田的同意。

“朋友们也会问我,碰上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还这么开朗,其实这真的是因为老师,每天给我一种精神上的支持,受到鼓励。”繁田美智子笑着说,像说别人的事一样云淡风轻。

地藏原村是山口怜子与学生们交流的地方,这个地方由三栋独立的日式平屋组成,分别是由来自大分县、佐贺县和长崎县的学生出钱修建,山口怜子地热研究所则由熊本县的学生修建。这里定期接待全国各地的学生,通过短期的学习,与山口怜子探讨拼布艺术。

%e5%b1%b1%e5%8f%a3%e6%80%9c%e5%ad%90%e4%b8%8e%e5%ad%a6%e7%94%9f%e4%bd%9c%e5%93%81%e5%90%88%e7%85%a7

/山口怜子与学生作品合照(李芹/摄)/

这里也招待过加拿大的科学家团队,他们探讨的课题是森林与地热公共作用对人产生的影响,地藏原村处于大山之中,又有丰富的地热资源,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山口最近倡议大分县玖珠町设置家庭水电系统,得到当地人、特别是老年人的大力支持,然而几年前,传统的村民却因为她坚持在村里开设餐厅而讨厌她,没想到这个餐厅不仅给村里带来了一些观光效益,还成为当地老年人的活动中心,为老年人宁静却却有些枯燥的生活,注入了不一样的活力。

%e5%b1%b1%e5%8f%a3%e6%80%9c%e5%ad%90

/山口怜子(李芹/摄)/

山口怜子今年74岁了,她与环境、他人的“共生”之旅,仍在继续。

文/李芹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