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作文化中的日本农业

泥打祭——稻作文化的信仰

12个穿着传统服饰的小学生,手里握着潮湿的泥土,喊着整齐响亮的口号,随着两名成年男子带领的舞狮队伍,不断向前方穿白色衣服的“泥人”砸泥土。如果你恰好走在这条热闹的队伍旁边,稍不留神就会与从天而降的泥块”亲密接触”。

这可不是小学生的集体恶作剧,而是福冈县非物质文化遗产——泥打祭的现场。泥打祭是福冈县朝仓市的民俗活动,通常在每年三月最后一个周末举行,小孩子把泥扔到被神选中的人身上,黏在身上的泥越多,就代表当年的收成会越好。

%e7%a7%a6%e5%85%83%e6%b2%bb%e5%88%b0%e8%be%be%e7%bb%88%e7%82%b9%e5%90%8e%ef%bc%8c%e9%97%ad%e7%9b%ae%e4%bc%91%e6%81%af

/被泥打的人到达终点后,闭目休息(陆轶凡/摄)/

祭祀活动与农业关联,源于传统的农业生产关系,古代生产力低下,农民无力抵抗大自然的力量,于是崇拜自然,通过对神灵的祭祀祈求风调雨顺,体现了“天定胜人”的思想。

在通往神庙的路上,每隔2、3米就有一堆泥,泥上有一滩水。这些泥堆是为这次祭祀活动准备的,泥上的水可以保持泥土的湿润,以免结块。整个活动需要用掉300—400个泥堆,这些泥土全都来自同一块田,据说祭祀活动有史以来,就一直使用那块田里的泥,久而久之,那块田也就被当地人称为“神田”。

负责筹备泥打祭的人是本区域的氏子,神社祭祀将神社称为氏神,氏子就是与氏神具有某种宗教归属关系的人。氏子们中午在山下的文化中心吃饭,同时通过抽签选出“幸运者”,成为被扔泥巴的人。今年69岁的秦元治被选中,这是他第二次“被神选中”。午饭之后,氏子们便到神社举行仪式,仪式结束,泥打祭就开始了。

首先,秦元治要坐在被称为“神座”的泥潭里,孩子们在他身上抹上泥土,直到白色的衣服上全部沾满泥,在一阵阵口号的呐喊下,热闹的队伍就开始下山。

活动全长1000米,历时30分钟左右,为了不影响来往车辆通行,警察特地封锁了一条车道,并用人墙拉起一条隔离带,保证活动安全进行。一路上泥土漫天飞扬,不仅同行的观光者会被砸到,连路边民居的窗户、电线杆都“中枪”,马路更是斑驳不已。走到终点时,秦元治已经累得瘫倒在地上,最后被一辆小货车带走,离开时,他微笑着向所有人挥手再见,如释重负。

%e5%ad%a9%e5%ad%90%e4%bb%ac%e6%8f%89%e6%b3%a5%e5%9b%a2

/参加泥打祭的小朋友(陆轶凡/摄)/

扔泥巴的小朋友也累的直喘气,有人手都抬不起来,结束之后马上让一旁的父母脱下变脏的衣服。饭田政稀今年已经初中二年级了,他说这是他第6次参与泥打祭,觉得“很好玩”,并表示高中之后就不能参加这个活动了,但是期待20岁成年之后能参加大人版的泥打祭。

据当地人隈部敏明说,扔泥土的人必须是小孩子,传统的日本祭祀相信神会降临到小孩子身上。但是由于日本的出生率降低,人口老龄化情况愈发严重,已经不能完全按照传统的标准来挑选小孩。小林惠子是为祭祀准备饮食的女氏子,她说去年祭祀时在本区域找不到合适的小孩,只能让她的孩子拉同学参加:“人数不够,所以只能采取这样的办法。”

日本地形以丘陵为主,可耕种的平地面积非常少,以稻米为主食的大和民族,自然懂得土壤的珍贵。农业生产活动依靠自然,人们敬仰自然,相信自然有灵魂,为了表达人类对自然神的崇拜,祭祀活动和宗教活动出现了。以泥土为对象的祭祀活动,传达了人们对农业活动的重视,稻米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泥打祭传递的文化核心,就是希望尊重泥土,尊重稻米,尊重农业生产活动,传承至今,这种祭祀活动已经变成日本文化中的重要部分。

农业用水的智慧——山田堰与三连水车

水稻种植依靠肥沃的土地与充沛的河水,朝仓市除了保留全国著名的泥打祭,当地还有全国知名的水利工程——山田堰与历史文化遗产——三连水车,它们不仅在过去百年为当地农业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现在仍滋润着朝仓的农民与禾田。

%e5%b1%b1%e7%94%b0%e5%a0%b0%e5%85%a8%e6%99%af%e5%9b%be%ef%bc%88%e5%9b%be%e6%9d%a5%e8%87%aa%e7%bd%91%e7%bb%9c%ef%bc%89

/山田堰全景图(来源网络)/

山田堰位于日本朝仓市的山田町,始建于1790年,是日本唯一的“倾斜堰床式石堰”,每天疏通筑后川55万立方米的水量,可灌溉652公顷的农田。

这个堪称日本版“都江堰”的水利工程由古贺百工组织修建,江户川时代,筑后川水势凶猛,与利根河、吉野河一起被称为日本三大泛滥河流,流域附近的农民因为水患经常颗粒无收,饥荒四起。据资料记载,古贺百工主持修建山田堰时,动员60多万人参与。山田堰土地改良区理事长德永哲也表示,自己的祖先也曾参与其中,当年几乎动员了整个流域所有15岁以上的男性。

山田堰的大坝用石头倾斜垒建,坝身倾斜,不正对河道,能减轻河流对坝体的冲刷。1953年,筑后川流域发生大洪水,河流上下游流域有许多像山田堰这种用石头堆起来的坝,在那次灾害中,只有山田堰防洪成功。大坝还将筑后川分为舟通、中通和砂利通三条河道,舟通河道通船,中通为鱼道,专门为了鱼群洄游产卵而设置,保护了该流域的渔业资源。

砂利通的下游就是堀川河道,将筑后川河流的一支引到农田种植区,通过三连水车抽水,将水输送到周围的农田。三连水车是日本现存最古老的水车,始建于18世纪的江户时代,现在仍在运行,灌溉着着稻田,成为日本的历史文化遗产。

三连水车由3个直径不同的木质水车构成,通过水车自身转速与水流速度将河水抽起,一天最多能抽7900吨水,为周围35公顷的农田输送水源。

朝仓属于日本内陆地区,远离海洋,降水较少,而水稻灌溉需要大量水,只能利用附近的筑后川河水,通过三连水车将河水送到比水面高1到1.5米的稻田中去。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水车(陈嘉雯/摄)/

这个已经存在了200多年的水车,每年6月中旬到10月中旬开始工作,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三连水车的修缮工作遇到考验,原本由工匠制作并维修的三连水车,目前很难找到年轻工匠维修,年轻人都热衷于去大城市寻找发展机会,当地人德永先生对此表示担忧。

日本的农业社会里,泥打祭这类的祭祀活动意味着对自然的敬畏和对丰收的向往,这是农业在精神生活的体现。但是,如何在实际中面对自然,发展农业,不能仅依靠祭祀活动,也不能依靠个人,而是需要团结的力量——即农业共同体的力量。

山田堰与三连水车是人类动员大量合作产生的智慧结晶,使朝仓地区获得丰收,铸造农业文明。以泥打祭为中心形成的区域氏子团体,同样心系农业,渴望丰收,传承着特有的农业文化信仰。

泥打祭、山田堰与三连水车不仅是农业文明的瑰丽成果,它们背后隐藏的,还有农业生活中不能缺失的精神信仰与共同体合作,如今,信仰仍在传承,共同体合作却在遭遇老龄化社会危机。

文/李芹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