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婷:趁年轻,去感受

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

北海道新绿报道团

2015级新闻专业  李婷


    我们从小学的时候就开始背诵“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不光要了解书本上的知识,更要亲身去体会。日本之行,就是一趟实践之旅。    

    从上海到札幌,不过四个小时,我们就站在了另一片国土上,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181023204635

札幌街头 李婷/摄

    从落地的一瞬间开始,日本对第一次出国的我来说充满了新鲜感。哪怕机场里遍地都是熟悉的“微信支付”广告,一切都令人感到惊奇,“日本居然也有微信支付?”大家抱着好奇的眼光开始打量每一处细节。

    有些商店和支付宝、微信支付进行了合作,也就成了我们最爱光顾它们的原因。面对从1円到10000円各种各样的纸币和硬币,习惯了便捷的移动支付的我们每次拿出一大把零钱的时候就有些头疼。

    札幌的街头随处可见汉字,除了本身日语中使用的以外,简体字的路标、提示语也充斥着大街小巷,部分酒店、景区还会准备中文的地图和简介。要是走丢了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清楚明晰的各类指示让我放心了,他们的贴心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181023204738

6月1日北海道大学祭 李婷/摄

    在人流密集的地方,我们常常能听见身边有人在用中文对话。游客众多的商业街甚至几乎家家都有中国留学生作为导购或是收银员出现。

    连我们的留学生翻译也说,她每周会去药妆店兼职一两天补贴生活费。采访中也常常有采访对象告诉我们,过去来日本的游客多是欧美国家的或者是韩国人,近年来,中国人越来越多了。不仅仅是来日本旅游,进行考察和学习的中国人也变多了。

    就像我们出发之前,学了几句日语的基本问好一样,我们在日本碰见的路人,在得知我们是中国来的学生之后,也会冒出几句“你好”“谢谢”之类的简单中文,向我们表示友好。

    偶尔碰见老师和翻译都不在的情况下,我们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在共动学舍,创始人宫嶋望先生主动问起了我们,大家可以说英文吗?在等待的过程里,他一直用英文向我们介绍这里的历史和特殊的手工艺品。

    在千年之森,虽然老师和翻译都在身边,但是遇到简单的词汇时,设计师高野文彰总会时不时的改用英文和我直接对话,眼神直接看向我,让人感到十分受尊重。

    在函馆的最后一天,我们的采访对象之一,研究函馆当地中华文化的小川老师,亲自挑选了自己拍摄的中华会馆的照片刻成光盘送到酒店来给我们。

    他努力地用英文和我们聊天,询问我们进度如何,去了哪些地方,给我们推荐当地特色景点,给我们讲他最爱的中式建筑。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181023204943

64岁的设计师高野文彰正在讲解他的作品“千年之森” 刘锦屏/摄

    去北海道之前,我们搜集的资料告诉我们,北海道是日本老龄化最严重的地方。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老了,会是什么样子?

    我觉得我害怕老去,鹤发鸡皮只是小事,没有人能够逃脱自然规律的追赶。但是,我无法想象自己有一天要变成社区里成百上千的老年人中的一个。买菜、遛弯、带孩子,把生活都交给了下一代、下下一代,起码现在的我认定,这不是我想要的未来生活。

    我希望有一天我老了,也可以很酷地生活,有我自己的生活。就像我们这趟“旅途”中遇见的无数个老年人那样。

    在札幌周边的养老院里,出生于1935年的老爷爷是这里的志愿者,每周一次前往不同的地方做志愿者。幼年曾在中国生活过的他说现在要重新学习中文,这样就可以去各种景点继续帮助他人。

    在函馆的出租车上,七十多岁的出租车司机说,自己每个月要出来工作12天,每年要进行一次环绕日本一周的旅行。

    在十胜千年之森,64岁的景观设计师高野文彰是马术爱好者,刚刚还取得了马术比赛的冠军。

    在前往富良野的路上、在惠庭的番茄农场里… …一路上,我们见到了太多拥有自己的生活的老年人。如果说最能让我体会到文化上的差异的地方,莫过于此。

     趁着年轻,去感受每一寸土地上的不一样,才能用更包容的心态去接受世界,我是这样想的。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_20181023221051

北海道报道团成员在北海道厅前合影留念,从左到右依次为加藤隆则、李青彤、李婷、史岚岚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