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歌曲水宴

女性歌人身着小袿,男性歌人身着狩衣,在溪岸两侧缓缓落座。席上放置作和歌的短册、笔墨砚,以及数朵用于标记已饮羽觞的菊花。身着水干的童子,将盛放酒杯的鸳鸯状羽觞于小溪上游放出,使其顺流而下。沿岸歌人取酒一饮而尽,着墨挥毫,写下一首和歌。

蒋楚珊/文

转载自新华社《环球》杂志


%e4%ba%ac%e9%83%bd%e5%9f%8e%e5%8d%97%e5%ae%ab%e6%9b%b2%e6%b0%b4%e5%ae%b4%e7%8e%b0%e5%9c%ba%e5%9b%be
❀京都城南宫曲水宴现场  罗桂红/摄❀

日本京都城南宫神苑平安庭内,7名身穿日本平安时代服饰的歌人,临水而坐,盛酒的羽觞顺流而至,歌人取杯畅饮,而后提笔作和歌一首,最终由两名童子收集诗笺,交神职人员朗咏。

这是日前在京都城南宫举办的曲水宴仪式。“引以为流觞曲水,列作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这般在《兰亭集序》中所记载的风雅之景,在中国已不多见,但如今每年都在日本生动再现。

除了祭祀神灵外,曲水宴还是展现承袭自汉诗的日本本土化诗歌和歌文化的好时机。

魏晋之风传日本

坐在平安庭内,目之所及遍是深深浅浅连片的翠绿,粉黄色的花点缀其间。流水从累叠起的石头上一泻而下,汇流成蜿蜒的小溪,大大小小的石块在两侧形成了溪岸,清脆的水流声在庭内荡漾,与曲调悠扬的筝乐形成一场默契的合奏。

女性歌人身着小袿,男性歌人身着狩衣,在溪岸两侧缓缓落座。席上放置作和歌的短册、笔墨砚,以及数朵用于标记已饮羽觞的菊花。身着水干(一种礼服)的童子,将盛放酒杯的鸳鸯状羽觞于小溪上游放出,使其顺流而下。沿岸歌人取酒一饮而尽,着墨挥毫,写下一首和歌。

%e7%8e%b0%e5%9c%ba%e6%ad%8c%e4%ba%ba%e6%89%80%e4%bd%9c%e7%9a%84%e5%92%8c%e6%ad%8c

❀现场歌人所作的和歌  罗桂红/摄❀

“近50年来,京都城南宫每年都会在4月29日和11月3日举办曲水宴仪式,复原日本平安时代贵族的正式宴会活动。参与仪式的歌人都是来自京都、大阪、兵库等地的歌人协会代表。”城南宫负责人鸟羽重宏介绍说。2019年4月29日当天,参加仪式的人数超过800人,现场座无虚席。

鸟羽重宏表示,把曲水宴作为历年活动,是希望通过简单易懂的方式展现歌道的传统和丰富的文化,“大家可以在大自然中通过和歌欣赏大自然之美,这是曲水宴最大的魅力。”

4月1日,日本新年号“令和”公布,引发社会热议。“令和”二字选自日本最早的和歌集《万叶集》中的《梅花歌并序》,和歌也因此备受关注。4月29日当天,曲水宴的歌题选择了同样出自《梅花歌并序》的“岭云”,歌人们以此为题,现场创作和歌。参与城南宫曲水宴仪式的歌人、京都歌人教会代表英保志郎认为,曲水宴仪式和歌题的出处体现了“中日文化共享”。

据鸟羽重宏介绍,日本全国有十几个地方举办曲水宴,主要在神社、寺庙和公共场所举行,其中京都有3处。他解释说,在神社中举办的曲水宴是赠给神灵的仪式,因此和歌以咏颂自然、和平为主要基调。

魏晋文人诗酒唱酬的风雅文化传入日本后,曲水宴逐渐成为日本贵族们正式的宴会活动。奈良时代,贵族们在曲水宴中主要吟诵汉诗。到了平安时代,日本人创造了平假名,贵族们开始通过模仿中国的五言、七言绝句,创作出五七调长短句形式的诗歌,并慢慢发展为日本本土的一种诗歌,即和歌。和歌的句式为“五-七-五-七-七”,由31个音构成。至今,传统和歌的创作依旧离不开汉字和古日文。

4月29日当天,就读于日本佛教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李璐茜特意身穿中国唐代(对应日本平安时代)服饰前来参加曲水宴:一身淡青齐胸襦裙,外披纱罗衫,腰垂浅蓝色腰带。同时,她还化上唐代女子的特色妆容:黛眉飞扬,眉间点花钿,口脂不涂满,嘴角两边点上淡粉色面靥,头上梳着高髻,发的一侧插步摇,另一侧戴花。

李璐茜说,曲水宴传自中国,体现参与者的文化修养,非常值得中国留学生来参加,可以从中观察当代日本是如何传承、保护和发展东方传统文化的。“京都有很多文化祭奠与传承的活动,很大一部分都源自中国。作为一种常识也好,一种文化修养也好,有必要让更多的人去认识、了解、推广和普及。”

传统和歌的传承

京都的城南宫、上贺茂神社、北野天满宫3座神社每年都会举办曲水宴。2019年,日本公益财团冷泉家时雨亭文库照例派出弟子,参加上贺茂神社的曲水宴。

冷泉家宅邸是目前日本唯一保留完整的公家(贵族)宅邸,至今已有200多年历史。1981年,冷泉家时雨亭文库成立,旨在对世代传承下来的珍贵文化遗产进行综合性、永久性的继承保存。冷泉家现存有5件国宝、47件重要文化遗产,以及数万件从先祖辈保存至今的典籍和古文献,其中多数是由历代贵族和武士亲笔抄写流传下来的。此外,冷泉家作为日本和歌之家已延续800多年,现在还在不断开展继承冷泉流歌道的相关活动,推广普及和歌文化。

 

冷泉贵実子是冷泉家第25代女主人、冷泉家时雨亭文库的常务理事。据她介绍,冷泉家时雨亭文库主要围绕保护历史建筑、保护继承传统和歌、推广传统和歌3个方面开展工作。现今,冷泉家有150名弟子,每月开展10次歌会。

%e5%86%b7%e6%b3%89%e8%b4%b5%e5%ae%9f%e5%ad%90%e5%a5%b3%e5%a3%ab

 ❀冷泉贵実子女士  李梓毅/摄❀

以歌咏自然、和平为主要基调的传统和歌,通过“季语”表现季节感。季语,即日本诗歌中要求必须出现的一个代表春、夏、秋、冬或新年的季节用语。冷泉贵実子说,和歌受中国汉诗绝句的影响,遵循写诗需有题的原则,且创作时要使用固定的用词搭配,“比如‘清晨,草原上的露珠,虫子在鸣叫’,通过这个场景可以感受到秋天的美丽。”在和歌季语中,露珠代表秋天,而露珠所对应的固定搭配,则是虫子。这是古代日本宫廷歌人的传统创作模式,冷泉流歌道将此继承至今。

通过加入季语和统一的固定词语搭配,读者能在和歌中感受到同样的氛围,想象出一幅相应的春夏秋冬画面。在冷泉贵実子看来,这样一种共通的美,正是和歌的价值所在,“希望大家认识到和歌是日本文化的一个根源,和歌培育了日本人的审美观,这种美学概念被应用到日本的工艺、绘画等其他领域上,它们都是从和歌的世界发展出来的。”

为推广传统和歌,冷泉家仍保留与和歌相关的传统年中仪式。每年七夕之际,冷泉家宅邸会举办“乞巧”歌会,150位弟子相聚一堂,在“水流之座”中创作、吟诵并互赠和歌。

近年来,冷泉贵実子也感受到人们学习和歌的积极性在不断增加,“周围(对和歌)的反应越来越热情”,尤其是中学,经常邀请她或她的弟子前去作讲座。她猜测,或许是歌会、曲水宴等活动通过电视得到了传播,使得更多年轻人对此产生了兴趣。“通过推广传统和歌,我们可以重新认识日本文化里的‘和’。”

现代和歌的多元化发展

英保志郎回忆,他在中小学阶段就通过国语教学课接触到了和歌,但是真正创作和歌是从大学加入短歌会后开始的。在他看来,如今,在年轻人中流行的口语化的短歌创作替代了传统的日文古语和歌。

短歌是和歌的一种类型,明治时代后有了新的发展——现代短歌出现。传统和歌强调遵循传统的创作规则,能在集体中共同感受与分享;现代短歌则以个人感受为主,特点是自由表达。

“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成为了创作的前提。”冷泉贵実子评价道,现代短歌作为一种艺术而发展,表现与众不同的个性和自我。

“回家的路上就能写出10首,记在手机记事本上。”京都大学短歌会会长金山仁美表示,自己每时每刻都在想短歌,生活中的喜怒哀乐都想通过短歌来表达。加入短歌会3年来,她已经创作了两三百首短歌。

京都大学短歌会(以下简称“京大短歌”)已成立数十年,目前有会员约80人,包括已毕业的京大学子、来自奈良女子大学和京都女子大学等高校的学生,至今已发行25本短歌集汇编。

每月的最后一个周日,京大短歌都会举行例行歌会,而在每年春夏时节,则与东京早稻田大学的本乡短歌会等全国各地高校的短歌社团举行合宿活动,交流学习短歌创作。

与其他高校的短歌会不同,京大短歌不采用打分评判短歌的规则,而是逐首阅读并评析,最后再公布每首短歌的作者。对此,金山仁美认为,其他歌会或许是由于时间关系,无法赏析所有的短歌,“我们短歌会的主要目的是讨论,所有的短歌都应该得到平等的评价机会。”

据金山仁美介绍,2010年以前,日本成立了短歌会的高校仅有京都大学和早稻田大学,从2010年开始,高校短歌会雨如后春笋般增加。对此,她引用一短歌杂志中“社交平台与短歌流行的关联”的评论进行解释:社交平台上的短消息或许符合短歌的形式,短歌顺应了短文社交的潮流。她还说,新兴的媒介传播平台促进了短歌的传播与交流:不需要出书,直接在网上发布便可以被人知晓,还能让更多曾经独自创作短歌的人通过社交网络进行交流。

社交媒体传播的多元化带来了学习和歌的新高峰,同时,《歌牌情缘》等融入了和歌元素的动漫、游戏等流行文化的传播,也给和歌带来了发展的新机遇。但机遇以外,还有挑战。

金山仁美回忆,初入短歌会,除她以外,会内都是四年级的学生,京大短歌出现了严重的断层现象。除此以外,她发现,大家对于短歌的印象停留在中学时期所接触的和歌,将教科书上的和歌等同于现代短歌,也因此认为创作短歌的人有些“奇怪”。

京大短歌没有专业的指导老师,没有固定的创作风格,学生通过自己的想象进行自由创作。对此,日本奈良县歌牌协会理事三潴忠典分析说,互联网的发展将短歌爱好者、学生群体和社会人士三者结合,但由于没有专业的老师指导短歌创作,自由发展,因此很难形成独特的风格。他担忧,“短歌的风格相似,失去个性,原有的独特价值被平均化了。”

京大短歌成员、奈良女子大学四年级学生西川堇则有不同的看法。在她看来,随着社交平台或大学短歌会的发展,更多的人即使没有深入了解也可以参与短歌的创作,不遵循“五-七-五-七-七”的形式,或许会丢失了传统文化,但也可能会创造出新的短歌风格。

西川堇说:“年龄大的人按照传统格式来创作的较多。我们年轻人既有喜欢传统的——所以传统的和歌不一定会衰落或者消失,也有喜欢自由表达、不受‘五-七-五-七-七’约束的,是多元化的。”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