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惠特曼感受不一样的国际化


我院05级毕业生万顷现为深圳华孚色纺股份有限公司海外市场开发部专员。她曾在大四前往美国惠特曼大学交流学习一个学期,她分享了自己的交流感受。

05级校友万顷于2008年秋季赴惠特曼学院交流学习

“兴趣屋”住宿制度与社区文化

Whitman College有一种特别的住宿制度叫“兴趣屋”(Interest Houses),有共同兴趣爱好的学生可以申请住在同一幢楼里。我住在Asian Studies House (ASH),里面学生都是对亚洲文化有兴趣。我们的邻居有Writing House, Multi Ethnic House, Fine Arts House等。

众多的Interest Houses组成了Interest House Community (IHC)。我们最基本的任务是保持自己所居住的房子内部运转和谐有效。大家轮流做家务,IHC还规定每周都要在ASH聚餐,互相谈谈各自一周来的开心或烦恼。每周日上午,各兴趣屋轮流做Brunch(周日学生起得晚,breakfast和lunch一起吃,称为brunch)招待其它屋的居民。记得轮到 ASH做Brunch的那个周末,我们7个人为近一百人准备了早午餐。除了Brunch,兴趣屋还要举办与自己文化身份相关的活动邀请全校同学参加,目的是促进学生交流,活跃校园文化。ASH的两个“品牌节目”是“麻将之夜”(Mahjong Night)和“豆腐工作坊”(Tofu Workshop)。

除了履行成员职责,居民也受到IHC的关心。节日和期末考试期间,IHC委员会常送些小零食和小玩具给我们,帮我们减轻学业压力。

在这些细枝末节中,我真切感受到美国人强调的社区文化(community culture),也就是个体遵守规则,服务整体,同时,整体尊重保护个体利益。他们不习惯用枯燥的说教方式教育学生如何培养整体观,而是以亲身体会让个体感受到服务社区的重要性。成员对自己的社区有很强的归属感,愿意为社区出力献策,他们的努力得到肯定和感激,和谐的校园氛围自然就形成了。

国际化不等于“西化”

Whitman College作为一个大社区,其多元化和国际化让我印象深刻。就地理位置、社会环境而言,Whitman College位于华盛顿州人口稀少的小镇沃拉沃拉,一点儿也不国际化。可是在Whitman 1400多名学生里面国际生就占了100多人,分别来自欧洲、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太平洋群岛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Whitman不但广纳世界各地学生,还鼓励学生走出美国,学生到了大二就可以申请境外修学计划,供选择学校39所,分布全球24个国家。在Whitman,45%的大三学生都有出国学习的经历。

为帮助国际生获得归属感,学校的Intercultural Center(IC)给每个人都安排了一个友好家庭(Friendship Family),“父母”会邀请我们在闲暇时间一起活动。IC还经常组织各种活动,如UN Day, International Banquet等,促进国际生与本土学生交流。到了感恩节和圣诞节,美国学生都回家与亲人团聚,IC就为我们准备丰盛的晚餐,还有校长陪伴共进晚餐。

原来一想到国际化,跨文化交流这些字眼,潜意思里总是将西方文化放在首位。在与国际生交流过程中,我发现很多小国有着独特的文化传统,其中一些国家正在经历中国曾走过的艰辛岁月。来自小国的留学生们积极组织各种活动,介绍自己的国家,让人对那些很少在媒体里听到的国名有了印象并渐渐对它们产生兴趣。有的学生受到感染启发,会以某个国家的社会文化为自己的论文主题或申请Study Abroad计划,直接去那个国家学习一段时间。

努力地学习,快乐地生活

美国有学院(college)和大学(university)两种本科教育形式,后者和国内大学专业设置类似,前者则强调基础的文理教育和小班制的精英教育。在Whitman没有商、法、新闻、医、工等学院,它的专业都是基础学科,如历史、人类学、哲学、数学、心理学等。学生在一二年级时根据兴趣选课,到大三再确定专业。在这种博雅教育下,学生的知识结构比较完整,不少人不仅文章写得好,会外语和乐器,还善于演说和运动。

在Whitman读书是件辛苦的事。多数课程都有大量阅读材料、考试或者论文要求。如果没有完成老师布置的阅读,下一堂课可能就跟不上,迟交或漏做作业有时会严重影响成绩。学生经常学习到很晚,所以Whitman的图书馆是24小时开放,里面的打印机可以免费使用,电脑和沙发数量也很充足。学生通宵在图书馆里写论文,累了就在沙发上睡一会儿。我也曾在图书馆熬夜写作业到凌晨三点。但在Whitman学习又是一件快乐的事。老师给学生指定的阅读材料和课程紧密联系,虽然多,但读完后很有收获。到了课堂,大家讨论起来有理有据,气氛活跃。每次考前,大伙儿组成学习小组,对比笔记,查漏补缺。令人头疼的考试就在整理归纳和各抒己见中清晰起来。

Whitman的学生学得努力,也玩得疯狂,平时忙碌的图书馆到周末一下子就空了。各种大大小小的Party引得人常常要赶场。不认识的人一起跳个舞,划次船便成了好朋友。他们大都不习惯自娱自乐,就是看场电影,也会找个投影仪,买上一堆零食,叫上一帮朋友一起看。

We will figure it out

Whitman的学生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No big deal! We will figure it out!”即使面对美国国内严重的金融危机,大四学生也没有过分担心就业,一些朋友说想毕业后边打工边四处旅行,一些说想加入NGO,去发展中国家做义工,还有些说只要是份不讨厌的工作,他们都愿意尝试。美国学生很注重实践经验,本科一毕业就读研究生的想法在Whitman并不流行,他们觉得只有经过实践才能知道自己最缺乏什么知识,对什么研究领域最感兴趣。

在Whitman,我收获了丰厚的友谊,学会与每个人平等互爱,社会文化的差异在真诚友好的交往中融化;我学会了一种态度,乐观自信地面对挫折,挫折会为我们提供宝贵的原始经验积累;我体会到拥有国际视野的快乐感和充足感,做一个心胸开阔的国际公民,会有更理智的思维方式,更厚重的人文修养。我很感激汕头大学给了我这样一个触摸世界、丰盈自我的机会。即将毕业,面临新的选择与挑战,汕头大学和Whitman College传授给我的专业知识和人文关怀使我自信能在新的环境中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

编辑:李宇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