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茫然 —–探访吉隆坡十五碑盲人社区

盲,茫然 —–探访吉隆坡十五碑盲人社区 最初,吉隆坡十五碑社区(Brick filed)属于吉隆坡市市郊,车辆稀少,空气清新,长居人口不多,人员流动也很频繁,很快成了非法定居者的聚集地区之一。 自一九五三年葛尼盲人训练中心(Gurney Training Centre for the Blind, GTC)正式成立后,十五碑盲人社区就开始了它的发展之路。马来西亚各地的盲人纷纷来到中心接受职业训练。很多盲人训练课程毕业后定居在十五碑社区,原因是社区为盲人提供相对较多的工作机会。社区共设有三个失明人士组织,即马来西亚盲人公会(MAB)、马来西亚全国盲人理事会(NCBM)及马来西亚视觉残障公会(SBM),另外,社区内有20余间的盲人按摩中心,估计约1000人在该区居住和工作。

庄若和他的椰子屋

他身着黑色短袖T恤,留着半长的卷发,鼻梁上架着一副白框眼镜,边与记者聊天边敲击着键盘写稿。5月2日,在吉隆坡椰子屋意大利餐厅,记者采访到了餐厅的老板,有着“马来西亚最后一个文艺青年”之称的庄若。 许多慕名前来这家意大利餐厅用餐的客人可能不知道,餐厅的名字椰子屋是由庄若创办的同名杂志得来的。而对庄若创办杂志有着启蒙性影响的是一本名叫《学报》的杂志,是七八十年代马来西亚唯一一份主张自由心声的学生类杂志。 “年轻人在十七八岁接触到的事情会影响到他的一生,Beatles的John Lennon曾经说,16到18岁的时候他听的音乐是摇滚,所以他一生之中不管他音乐怎么变都是rock and roll。那个时期吸收力最强,影响力最大。”十七八岁的庄若是《学报》的忠实读者,《学报》停刊后,在里面投过稿,当过编辑的庄若感到很伤心,“那个时候只有二十多岁,很年轻,可是很伤心,对这件事觉得很难过”。庄若很想将《学报》延续,于是聚集了一群朋友,多是当时《学报》上认识的的编辑和作者,出版了《椰子屋》,《椰子屋》就是《学报》的延续。

“占领广场”——民主的诉求

4月26日晚,吉隆坡的独立广场一片热闹。广场上除了聚集着支持 Bersih 3.0 的群众和静坐的学生,还有正严肃讨论“去留”问题的“占领广场”行动参与者。 “占领广场”(Occupy Dataran)行动自去年7月份开始,每周六晚在独立广场聚会,不限制参与者的人数和身份,讨论的问题主要围绕国家政治和党派间权力竞争。他们希望通过行动建立一个公开透明的平台,鼓励更多人参与到民主讨论中,发出自己的声音。活动发起者Lew Pik Svonn 称,这种特定形式的讨论,意见对立的双方没有输赢之分,而是通过协商促进双方理解,最终达成共识。 “占领广场”行动并没有得到管理独立广场的市政局的许可,官方多次以行动非官方组织为由驱散聚会人群。 Lew Pik Svonn表示,“占领广场”行动是非领导的公众性自发集会,和有明确组织、领导的学生静坐活动性质不同,但参与者们仍会继续支持学生群体争取自己的合理权益,并希望联合学生群体,更有力地提出各自的诉求。 马来西亚政府要求独立广场活动人群须于27日早上6时撤离,届时将出动警力逮捕违规人员。至27日凌晨3时止,大部分“占领广场”参与者仍未决定是否进行撤离。 记者:洪嘉 编辑:王丽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