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实习:怡保的二奶巷

马来西亚霹雳州首府——怡保,居于众山环绕中,山清水秀,古迹众多,可谓是一座古城。实习期间,同学们去到了怡保的二奶巷。二奶巷的历史无从考究,不过有趣的是,当地居民都说这一带并无”二奶“。两排小楼相对而立,墙壁上攀爬着孱弱的植物,这条有百年历史的小巷就好像一位年迈体衰的老人,显得颇为清冷(只有三户人家居住)。近年来,二奶巷已有两处危房因年久失修而坍塌,幸无造成人员伤亡。有当地居民希望政府可以采取保护措施,将二奶巷这类古建筑列为古迹保护,既可以留住历史,又可以作为怡保发展旅游业的契机。

大马实习:茨厂街专题

茨厂街坐落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闹市之中,素有唐人街之称的它是当地著名观光景点。它的名字由19世纪中期吉隆坡第三任华人甲必丹叶亚来开设木茨厂而来。这条百年老街与上几代华人创立基业的历史息息相关,也有着华人们的共同记忆。不过,政府为了发展捷运,决定拆除至少30间店铺。当地业主纷纷提出抗议⋯⋯

麻风病村的感恩日

位于马来西亚双溪毛糯的希望之谷是全球最大的麻风病康复村,现今这里仍然居住着七十几位老人。在过去,由于人们对麻风病的认识不深,导致很多人对麻风病人存在歧视。其实,麻风病在现代是可以被治愈的。这个讯息在近几年被众多的志愿者和媒体所宣传,现在人们开始接纳这些被遗弃的人群。就在这天,麻风病人的第二代和第三代站出来表达他们对父母和社会的感恩之情。 更多相关报道:http://media.stu.edu.cn/malaysia2009/?p=912 PS:关于麻风病村第二代的故事,黄义忠老师写了一本 叫做《回家》的书,大家可以问黄老师借来看看了解更多哦~~^-^

大马见闻第二期

时间过得嗖嗖的快。刚过的这个周末,四妞到了怡保一游。没错!就是传说中那个人杰地灵的怡保,J,Sam和关老师的故乡。导游也是怡保人,DETV的志伟老师。去目的地之前,我们顺便攀山涉水,在Chilling Waterfall(“志玲”瀑布)凉了一把。 大自然的拥抱 大马绝对是一个充满大自然气息的国度。在这里生活,很容易接近新鲜的空气和大片的绿林。为了上山看瀑布,我们一路上淌过溪流五次,只有两次溪水是不到腰际的。由于身手敏捷,摄影器材滴水不沾。于是有幸跟大家分享美景啦~

大马见闻第一期

来到马来西亚已经有一个多礼拜了,在一个全新的国度,我们总能发现很多新奇有趣的事物。马来西亚是一个多种族的国家,各个民族的文化在这里碰撞产生了独有的文化融合现象。现在,和大家分享几个让我们四妞觉得颇为有趣的大马见闻。 没有马路,只有高速 惊讶于马来西亚的车速可以保持如此高速。在没有塞车得时候,吉隆坡市中心 的路段有时候车速仍可以保持在100公里以上。在大马,由于当地的公共交通不发达,所以很多人都会选择买车。据黄义忠老师介绍,这里的汽车比较便宜,大学生毕业工作不久便可供得起一辆小汽车。除此之外,这里的马路相当开阔,出了门口就是高速,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马路。车子都跑得非常快,很少有斑线,所以行人过马路都要经人行天桥。四妞工作的地方每天都要经过一条钢制的天桥。而天桥每逢有人走在上面的时候都会产生震动和摇晃,而下面跑的是超高速行走的汽车,以致四妞每次走在上面都是心惊胆魄! 猪肉难求,鸡肉便宜 马来西亚是一个回教国家,众所周知回教是不吃猪的,所以这里的大部分超市都没有猪肉出售 。难怪我们在外吃了多餐都没有吃到猪肉!不过,这里的鸡肉倒是很便宜,一块手掌大的鸡肉才1RM左右。什么概念?就是跟一块菠萝的的价钱差不多,鸡肉比青菜还便宜。不过对于我们来说没什么问题,因为还有鸡肉、牛肉、鱼选择。但是,对于印度人来说,他们选择just鸡肉和鱼肉! 说粤语的都是香港人?! 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大部分都会说华语。简单来说,就是你见到黄皮肤的人跟他们说华语或者粤语应该都可以交流的。虽然我们几妞都是黄皮肤加黑眼睛,但是本地人总能听出我们是外国人。因为他们的华语口音都很特别,说话夹杂着中文和粤语,有时候还会弹出一些听不懂的马来语。“so”、“做么”、“一下下啦”等字样经常会出现在他们话语中,具体发音请留意实验室几个老师!由于大部分大马华人对中国的认识不是很深,所以他们总是混淆我们的家乡,大部分人以为说广东话的都是香港人(可能看TVB太多了-_-!!!)。例子:某同事:“哎~你们是什么地方的?”答曰:“我是佛山人。”某同事:“哎?为什么你们会说广东话的?!”答曰:“因为佛山在广东啊!”大家瞬间雷倒久久不能起来…… 打的士找part time 上面已经提到大马的公共交通还不完善,所以我们每天上班只得很奢侈地打的士。由于我们住的 Putra Heights是离市中心有一段距离的郊外,所以每日上班我们都为打的士而纠结。初到大马的一个礼拜打算物色一个老实的华人的士司机每天载我们上班,但不料这边的的士司机很多都是part time的,所以我们只好每天call 总台来家门口接我们。记得有一次call台来接送我们的是一个阿星(这边对印度人的称呼),没有料到第一次call的士就被“坑爹”。司机阿星说我们call台定时间搭车就要多付5RM(差不多10RMB)的服务费!他还让我们听总台的收费口令,信以为真的我们还心服口服地掏腰包付钱。谁知道公司同事说我们被坑了,这里call的士是没有这样的收费规定!我们瞬间崩溃……每天的路费成了我们心中的刺,因为来回一天几乎要用30RM!这边的的士司参差不齐,遇到好的司机就不会收我们的过路费和附加费,但这种好人司机通常都是part time。现在晚上接我们回家的的士司机是电视台同事Jeff的司机的brother。他也是晚上part time的司机,而且收费足足比call台的司机便宜5RM! 鉴于一个星期曲折的打车经历,我们四妞总结了一个经验,打的士找part time,安全不“坑爹”!

黄潮城中广场“散步”

7月16日下午两点十分,净选盟(Bersih)在吉隆坡双子星塔(KLCC)广场进行集会,目的是悼念一位在709大集会中去世的老人峇哈鲁丁阿末。对于他的死因,政府归咎于峇哈鲁丁本身患有心脏病,但是他的家属却坚称死者并无心脏病,并认为这是镇暴队逃脱责任的借口。 拍摄:娜娜,Wing Wing | 剪辑:娜娜,Wing Wing, May M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