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茫然 —–探访吉隆坡十五碑盲人社区

盲,茫然 —–探访吉隆坡十五碑盲人社区 最初,吉隆坡十五碑社区(Brick filed)属于吉隆坡市市郊,车辆稀少,空气清新,长居人口不多,人员流动也很频繁,很快成了非法定居者的聚集地区之一。 自一九五三年葛尼盲人训练中心(Gurney Training Centre for the Blind, GTC)正式成立后,十五碑盲人社区就开始了它的发展之路。马来西亚各地的盲人纷纷来到中心接受职业训练。很多盲人训练课程毕业后定居在十五碑社区,原因是社区为盲人提供相对较多的工作机会。社区共设有三个失明人士组织,即马来西亚盲人公会(MAB)、马来西亚全国盲人理事会(NCBM)及马来西亚视觉残障公会(SBM),另外,社区内有20余间的盲人按摩中心,估计约1000人在该区居住和工作。

探寻郑和之路 品读马六甲

700

马来西亚的马六甲市位于亚洲最繁忙的海峡—-马六甲海峡的北部。在历史上,华人移民到马六甲起源于明朝的郑和下西洋。作为古代远洋贸易的必经之地,郑和对马六甲尤为重视。得益于此,马六甲很快就发展成为东南亚最重要的商港。 郑和对马六甲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因此,当时的马六甲国王对郑和表示由衷感激。马六甲人民将郑和视为马六甲文明的塑造者,至今仍对其念念不忘。

一个人的电视台蹿红大马网络

media-rakyat

一台简单的摄影机,一台三脚架,一个人,一个电视台。今年49岁的陈志刚是马来西亚“一个人的电视台” MediaRakyat(人民媒體)的创办人。 人民媒體是马来西亚一个利用社交网络发布政治新闻视频或图片的媒体,从07年到12年这五年间,电视台在 YouTube 上总共发布了2800个视频。在今年的马来西亚大选期间,电视台发布了群众责骂马总理纳吉的视频,点击率已超过7万次。陈志刚回忆说,2007年,社交媒体在马来西亚兴起。也是那一年的三月,陈志刚开始用 YouTube 在网上发布视频。

掙扎。

428當天早上,我帶著三位同學從 Bangsar 乘搭輕快鐵到了 Pasar Seni 站下車。原本的想法,是要帶她們到那個早市去吃豬腸粉,但是當我們快步走到馬來亞酒店前面時卻發現已經有很多人到了現場;這個時候還要到那個早市吃東西可能會錯過一些精彩鏡頭,於是便到了紫藤隔壁的西湖餐館吃沒什麼味道的經濟炒麵。 當時,愷、燕妮、神父、鎮耀、孫康、向希、夏娃、Kerson、Andrew 等很多大馬boke都已經現身,介紹一番後我匆匆地跟大家一起吃早晨,就往蘇丹街的方向走去,這次來的原因之一,是採訪周金亮和吉安的活動。 428當天和我們一起到獨立廣場採集素材的姚昱旨跟我說她採訪到陳翠梅導演。我問她陳導說了甚麼,她說陳導說很想衝進廣場但不想犯法,只是不明白為甚麼後來她又跑去突破圍欄,還動手移開欄杆。 我聽到以後就愣住了 — 警方不就是等著人們突破圍欄這個藉口動手的嗎?

庄若和他的椰子屋

他身着黑色短袖T恤,留着半长的卷发,鼻梁上架着一副白框眼镜,边与记者聊天边敲击着键盘写稿。5月2日,在吉隆坡椰子屋意大利餐厅,记者采访到了餐厅的老板,有着“马来西亚最后一个文艺青年”之称的庄若。 许多慕名前来这家意大利餐厅用餐的客人可能不知道,餐厅的名字椰子屋是由庄若创办的同名杂志得来的。而对庄若创办杂志有着启蒙性影响的是一本名叫《学报》的杂志,是七八十年代马来西亚唯一一份主张自由心声的学生类杂志。 “年轻人在十七八岁接触到的事情会影响到他的一生,Beatles的John Lennon曾经说,16到18岁的时候他听的音乐是摇滚,所以他一生之中不管他音乐怎么变都是rock and roll。那个时期吸收力最强,影响力最大。”十七八岁的庄若是《学报》的忠实读者,《学报》停刊后,在里面投过稿,当过编辑的庄若感到很伤心,“那个时候只有二十多岁,很年轻,可是很伤心,对这件事觉得很难过”。庄若很想将《学报》延续,于是聚集了一群朋友,多是当时《学报》上认识的的编辑和作者,出版了《椰子屋》,《椰子屋》就是《学报》的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