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选举国阵获胜 反对党称不接受

(记者 张奇)第13届马来西亚大选成绩6日凌晨4点出炉,最终国阵赢得133个国会议席和275个州议席;民联赢下89个国会议席和230个州议席,国阵以简单多数优势再次执政中央。虽然国阵攻下霹雳州与吉打州政权,但却没能重夺雪兰莪州,反而再丢7个国席。 此前08年大选,国阵赢140个国席,民联赢82个国席,民联夺取雪州、槟城、吉打州、霹雳州执政权,后因霹雳州议员跳槽,导致霹雳失手落入国阵。  此次大选大马约有八成华裔投下了反对票,民联在一些选区的华裔支持率更是创下历史新高。国阵主席纳吉在胜选记者会上称,这是一场“华人海啸”。  民联领袖安华5日午夜召开记者会,称不接受此次选举结果,并指责选委会操纵选票使国阵胜出。他指出,数个激烈竞争的席位由于大范围的舞弊导致民联失守。 “很多席位已经公布(成绩),我们抗议这些结果,但选委会没能回应我们的指控,”安华补充说,如果选委会给予合理的解释,民联才会接受本次大选结果。 安华指出,上月30日班底谷、红土坎、直落克芒等几个关键选区的军警人员提前投票,民联怀疑选区出现了做票舞弊现象,导致民联得票数很低。现场随即播放了两则舞弊视频,作为指控的证据。视频显示,民联工作人员在投票站现场逮捕了冒充选民的外劳。

务边选区民联全胜,三席之差霹雳惜败

(文/许慧妍 姚昱旨)2013年5月5日,马来西亚大选进入投票日。按照规定,投票站于早上8点开始接受选民投票,下午5点结束投票,并开始计票。 下午5点,记者来到霹雳州务边区的一个计票站。改计票站设在当地的一间小学,周围用黄色警戒线围住,门口还有警车停驻。5点半时,计票站门口已经聚集了大批民众等待计票结果。到场民众多为民联的支持者。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讨论计票情况,时不时喊出“Ini Kalilah, Ubah!(就是现在,改变!)”的口号。 而在计票站对面,是霹雳州务边迪遮住区人民公正党的竞选行动室。5点开始,当地居民陆续聚集到行动室门口,等待计票结果。工作人员在行动室的院子里拉起了大屏幕,实时更新全国各地的计票结果。 晚上7点半,全国各地的选票情况开始陆续更新。虽然下雨,但到场民众热情丝毫不减。每当民联议员获胜,现场民众就欢呼起来。为防止计票结果出来后,民众上街庆祝引发混乱,重蹈“518“覆辙,工作人员提示大家计票结束后不要上街大肆庆祝,直接回家,以免发生混乱。 最终,该选区民联派出的4位候选人全部成功当选。其中,郑立慷,陈家兴,拉兹再诺当选为霹雳州州议员,李文材当选为国会议员。 晚上10点半左右,所有候选人到达务边选区计票中心,等待官方公布结果。但因为选举委员会计票表格填写错误,需要和相关候选人共同进行确认程序,直到5月6日凌晨1点半左右,才正式公布结果。 国会议员李文材表示,感谢务边选民对民联和公正党的支持,今后五年将尽自己所能在国会为人民发言。他也指出,根据数据,与上一届大选相比,本次务边选区三位公正党候选人收到的华人票的比率增加,但马来人票的比率基本不变。 但是,他对本届大选中选举委员会的作为表示遗憾,行政决策不透明,选民资格问题百出、不褪色墨水轻易褪色、在投票站阻止监票员正常监督、填封表格数字填写错误等,都使选举委员会的公信力大打折扣。他认为选举委员会不仅应该检讨程序问题,而且应进行彻底改革。 虽然务边选区民联大获全胜,但是在其所在的霹雳州,民联以3席位之差失掉州政权。对于这样的结果,李文材表示失望,并称选举过程产生的种种问题需要进一步调查。  

李贝宁:候选人家属不该被贴上政治标签

  (文/许慧妍)今年在读大学三年级的李贝宁是霹雳州国会议席候选人李文材医生的女儿。作为候选人的女儿,李贝宁表示,父亲从政后,给自己的生活和学习带来不少负面影响。 “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蛮心酸的。”李贝宁说。 父亲李文材原本是一名医生,但1998年马来西亚副首相安华“被辞职”后引发的“烈火莫熄”事件,给他带来很大的震动。李文材决定用自己的行动反对国阵统治,亲身参与政治,改变这个国家。04年李文材第一次作为反对党候选人参选的时候,李贝宁还在读初中。 “特别是当时的主流媒体都在国阵的控制下,当时学校的老师都觉得我是反对党候选人的女儿,所以被认为是很不好的。”李贝宁说,父亲04年第一次落选后,自己经常被同学甚至是老师冷嘲热讽。李贝宁回忆,有一次她告诉老师,自己的父母想要来参加毕业典礼,也被老师暗示“不要来”。 08年反对党的情况略有好转,李文材也顺利当选了霹雳州的国会议员。而今年的大选反对党的呼声达到顶端,“反风”也越吹越烈,李贝宁觉得有些安慰。 “作为候选人的家属,我们的日常生活不应该因为政治受到牵连。”李贝宁说。 李贝宁呼吁大家理性对待选举,不要把候选人的家人甚至是朋友贴上政治标签,区别对待。  

霹雳州务边投票情况速报

早上七点半,不少投票站已经有选民在排队,等待开放投票。 有选民七点五十分左右到达投票站,直到八点四十分左右才完成投票。 但是,九点左右在一些早餐店,记者看到不少人的手指上还没有点上蓝色墨汁。 记者在前往公正党竞选行动室的路上,看到有国阵的车载着选民前去投票。 十一点左右,在公正党务边区竞选行动室,前方反馈回来最新情况:有投票站对第一次投票的年轻选民实行特别审查,用放大镜检查手指。因为所有票站会在下午5点关闭,而本届投票的选民数量大大增加,行动室怀疑此举是故意拖延时间。 另外,也有选民来行动室投诉蓝色点墨只用清水洗就会严重褪色。 行动室工作人员呼吁还未投票的选民尽快前去投票,以免自己的名字被人冒用投票。   (图文/许胜坚 姚昱旨)

马来西亚大选宣传冲刺,候选人为拉票做最后努力

(文/许慧妍)2013年5月4日,距离马来西亚大选还剩下最后一天,各州候选人都在为5月5日的大选投票做最后的冲刺。 按照规定,所有竞选宣传活动都必须于5月4日24时前结束。 晚上八点开始,霹雳州务边区迪遮州议席候选人郑立慷连赶三场宣讲,为自己和其他民联候选人站台拉票,直到晚上11点55分才结束最后一场宣讲。 作为公正党候选人,郑立慷在宣讲中指出,国政执政期间长期存在种族歧视,贪污舞弊,司法不公等问题。并呼吁大家投民联一票,让民联有机会执政,给马来西亚一个更好的将来。郑立慷的太太和儿子也到场支持。 在第二场宣讲期间,现场出现了一批来路不明的“飞车党”。七八名骑机车的马来人骑着插有公正党党旗的机车,从宣讲会拥挤的人群中驶过,试图制造混乱。但坐在台下的郑立慷马上冲上台,称这并不是公正党的工作人员,呼吁大家保持冷静。 郑立慷结束宣讲后又驱车到附近的投票站,确保明天的投票没有出现异常情况。  

许钪凯:竞选经理的故事

  马来西亚第十三届大选竞选期进入倒数48小时,各选区的候选人都开始了拉票的最后冲刺。然而竞选并非一个人的事,在候选人的身边,还有这样一个职位——竞选经理。 竞选经理:帮候选人做他做不到的事 许钪凯是公正党马章武莫州议席候选人李凯伦的竞选经理。竞选经理是什么?用他的话来说:帮侯选人做他做不到的事。 竞选人背后,都有一个助选团队,包括财政、文宣、协调等多个小组,而经理人需要统筹整个团队,分配工作。同时,他也要安排竞选期间候选人的所有行程,其中包括根据民调数据安排拜访选民的地点、协调候选人与地方领袖的见面安排、有时还要代替候选人参与一些活动。此外,还要监督竞选期间财政状况。这些工作需要对团队和选区情况充分了解,因为团队成员都是来义务帮忙的同学朋友,加上许钪凯也是大山脚人,所以做起工作来也容易一些。 不过,即使安排得再详细,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时间安排真的很让人头痛,”许钪凯说,“有时候上一场时间拖过一个小时,到了下一场,那边的策划人就要抱怨了,‘哇,还没当选就已经这样’。”但是,不是自己主办的活动,时间很难控制,再加上交通等因素,活动时间“打架”的情况常常发生,让人无奈。 说起竞选经理最需要的特质,许钪凯认为是联络网。利用自己的人脉,可以帮候选人拉到更多的赞助,安排更好的活动。 相识缘起:高中生为什么不能留长发 许钪凯说起与候选人相识,还是在高中的时候。 李凯伦是许钪凯高中同一届的同学,那时李凯伦创办了“自由论坛”,许钪凯曾被邀请做演讲人,当时演讲的主题,是“高中生为什么不可以留长发”,结果还被学校请了家长,两人也因此相识。高中毕业之后,两人上了不同的大学,直到1999年参与“烈火末熄”运动,两人才再度见面。07年,许钪凯在李凯伦的影响下,也加入了公正党。 “公正党是反对党里的多种族政党,它到政治理念也和我比较相近。”许钪凯说。 08年大选,许钪凯和李凯伦分别为两位州议员候选人助选。而今年大选,李凯伦竞选槟州大山脚镇马章武莫州议员,找到了许钪凯帮他助选。大选半年前,许钪凯就已经开始在业余时间陪李凯伦在大山脚地区活动。大选前三个月,他正式全职加入助选团队。 请假三月:为我们的国家的未来去奋斗 许钪凯本职是在吉隆坡的培训机构工作,他说,当他跟合伙人请假三个月来帮朋友助选时,合伙人说,“没事啊,你去为我们国家的未来去奋斗吧。”合伙人的支持,也使他可以全心全意地投入助选工作。 经理人的工作毫不轻松,15天的竞选期是最忙碌的,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大马地处热带,天气炎热,竞选团队中午一般不外出活动,他们的竞选活动室里放着两张充气床,这时可以见缝插针地睡上一会儿。 许钪凯说,他们团队的竞选方针是不打“抹黑牌”,不是去抹黑竞争对手,而是要关注选区本身的民生和政策问题,另外,候选人希望促进大山脚地区的文化事业发展,举办演讲、对谈等文化活动,传播民主思想。例如已经举办的“与梁文道对谈大马民主化”、“民主歌声唤明天演唱会大山脚站”等活动,都得到很好的反响。竞选期前5天团队主攻华人社区,之后的活动就把重点放在马来村庄区域。在竞选的最后冲刺阶段,鉴于“幽灵选民”等问题,会主打温情牌,鼓励人们回家投票。 鉴于目前收到的民意反映,许钪凯对候选人拿到州议员席位比较乐观,他已有打算在大选结束后再留一个月,协助候选人做谢票工作。 本届大选的不少候选人都是从助选工作做起,许钪凯已有两届助选经验,但当被问及是否有参选意愿,他笑着摇了摇头:“因为我喜欢下午六点下班去喝酒啦!” (文/姚昱旨 摄/胡禄丰)

428集会现场图片回顾

由马来西亚政治组织“净选盟”发起的民主游行在4月28号这天到达了行动的高潮。下午三点半,水炮车开进现场,民众向后以及河畔行人道撤退,但是离水炮车较近的一些民众来不及后退,被射湿全身。随后防暴警察又连续发射催泪弹,加上水炮车的第二轮攻击,原本聚集在律师工会大楼附近的民众都被逼退。 攝影:洪嘉、陳盈、姚昱旨、王麗賢 製作:王麗賢、洪嘉

声援吉隆坡香港Bersih 3.0集会成功

a

香港时间 4 月 28 日下午两点三十分,马来西亚 Bersih 3.0 游行在位于铜锣湾的 SOGO 广场开始准备集合。前来参加游行的马来西亚民众身穿黄衫,高举自制的标语和海报,很快在维多利亚广场形成一片黄色海洋。此次游行已向香港警方申请批文,属于安全合法的示威请愿,香港警方派出近十名警力维持现场的安全和秩序。 在组织者的带领下,参与游行的民众首先集体唱起了马来西亚国歌,并高喊“Bersih(干净)”,“Save Kuantan, save Malaysia(拯救关丹,拯救马来西亚)”,“Stop Lynas(停止莱纳)”,“Clean and fair(干净公平)”等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