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见闻第一期

来到马来西亚已经有一个多礼拜了,在一个全新的国度,我们总能发现很多新奇有趣的事物。马来西亚是一个多种族的国家,各个民族的文化在这里碰撞产生了独有的文化融合现象。现在,和大家分享几个让我们四妞觉得颇为有趣的大马见闻。 没有马路,只有高速 惊讶于马来西亚的车速可以保持如此高速。在没有塞车得时候,吉隆坡市中心 的路段有时候车速仍可以保持在100公里以上。在大马,由于当地的公共交通不发达,所以很多人都会选择买车。据黄义忠老师介绍,这里的汽车比较便宜,大学生毕业工作不久便可供得起一辆小汽车。除此之外,这里的马路相当开阔,出了门口就是高速,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马路。车子都跑得非常快,很少有斑线,所以行人过马路都要经人行天桥。四妞工作的地方每天都要经过一条钢制的天桥。而天桥每逢有人走在上面的时候都会产生震动和摇晃,而下面跑的是超高速行走的汽车,以致四妞每次走在上面都是心惊胆魄! 猪肉难求,鸡肉便宜 马来西亚是一个回教国家,众所周知回教是不吃猪的,所以这里的大部分超市都没有猪肉出售 。难怪我们在外吃了多餐都没有吃到猪肉!不过,这里的鸡肉倒是很便宜,一块手掌大的鸡肉才1RM左右。什么概念?就是跟一块菠萝的的价钱差不多,鸡肉比青菜还便宜。不过对于我们来说没什么问题,因为还有鸡肉、牛肉、鱼选择。但是,对于印度人来说,他们选择just鸡肉和鱼肉! 说粤语的都是香港人?! 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大部分都会说华语。简单来说,就是你见到黄皮肤的人跟他们说华语或者粤语应该都可以交流的。虽然我们几妞都是黄皮肤加黑眼睛,但是本地人总能听出我们是外国人。因为他们的华语口音都很特别,说话夹杂着中文和粤语,有时候还会弹出一些听不懂的马来语。“so”、“做么”、“一下下啦”等字样经常会出现在他们话语中,具体发音请留意实验室几个老师!由于大部分大马华人对中国的认识不是很深,所以他们总是混淆我们的家乡,大部分人以为说广东话的都是香港人(可能看TVB太多了-_-!!!)。例子:某同事:“哎~你们是什么地方的?”答曰:“我是佛山人。”某同事:“哎?为什么你们会说广东话的?!”答曰:“因为佛山在广东啊!”大家瞬间雷倒久久不能起来…… 打的士找part time 上面已经提到大马的公共交通还不完善,所以我们每天上班只得很奢侈地打的士。由于我们住的 Putra Heights是离市中心有一段距离的郊外,所以每日上班我们都为打的士而纠结。初到大马的一个礼拜打算物色一个老实的华人的士司机每天载我们上班,但不料这边的的士司机很多都是part time的,所以我们只好每天call 总台来家门口接我们。记得有一次call台来接送我们的是一个阿星(这边对印度人的称呼),没有料到第一次call的士就被“坑爹”。司机阿星说我们call台定时间搭车就要多付5RM(差不多10RMB)的服务费!他还让我们听总台的收费口令,信以为真的我们还心服口服地掏腰包付钱。谁知道公司同事说我们被坑了,这里call的士是没有这样的收费规定!我们瞬间崩溃……每天的路费成了我们心中的刺,因为来回一天几乎要用30RM!这边的的士司参差不齐,遇到好的司机就不会收我们的过路费和附加费,但这种好人司机通常都是part time。现在晚上接我们回家的的士司机是电视台同事Jeff的司机的brother。他也是晚上part time的司机,而且收费足足比call台的司机便宜5RM! 鉴于一个星期曲折的打车经历,我们四妞总结了一个经验,打的士找part time,安全不“坑爹”!

黄潮城中广场“散步”

7月16日下午两点十分,净选盟(Bersih)在吉隆坡双子星塔(KLCC)广场进行集会,目的是悼念一位在709大集会中去世的老人峇哈鲁丁阿末。对于他的死因,政府归咎于峇哈鲁丁本身患有心脏病,但是他的家属却坚称死者并无心脏病,并认为这是镇暴队逃脱责任的借口。 拍摄:娜娜,Wing Wing | 剪辑:娜娜,Wing Wing, May May.

净选盟齐聚广场为死者讨公道

7月16日下午两点十分,净选盟(Bersih)在吉隆坡双子星塔(KLCC)广场进行集会,目的是悼念一位在一周前709大集会中去世的老人峇哈鲁丁阿末。在709大集会中,警察使用了催泪弹等方式展开了逮捕,59岁的峇哈鲁丁阿末在逃生过程中不幸逝世。对此政府解释道,峇哈鲁丁阿末的死因归咎于他本身患有心脏病,但老人的家属却坚称峇哈鲁丁阿末并无心脏病,并认为这是镇暴队逃脱责任的借口。 净选盟今天的集会大约有五十人参加,他们手举印有709字样的黄色纸牌高喊口号,而召集人之一的李凯伦呼吁政府释放仍被警方扣留的人。他认为这次活动把所有马来西亚人团结了起来,并且社交网络也在这次709大集会中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之后,他们一行人沿着大马路一直散步至Avenue K大门前,并当场进行了默哀活动。代表发言的有峇哈鲁丁阿末的家属,他面对媒体叙述了当时事发的经过,并要求为死者争取公义。最后,所有参加者把鲜花献在老人最后弥留的地方。 前来参与纪念活动的公正党乌雪县议员蔡依琳表示,净选盟每周六都会在不同的地方举办“黄潮”集会活动,希望更多关心国家的年轻人参与其中。

实习日记:抵马首日见黄潮

  7月15日,大马实习四人组刚下飞机,就跟着老师们来到了吉隆坡的雪华堂,据说这里有一场讲座。今晚来参加讲座的人几乎都穿着黄衣服,掌声不时从这片人潮传出。由于飞机延误,我们赶到时已经是临近讲座尾声阶段,不过大马的朋友告诉我们,我们错过的不仅仅有这场讲座,还有6天前的709游行。原来在7月9号,马来西亚举行了一场为实现国家选举制度公平的游行活动,共计有超过5万人参加,这项活动主要由非政府组织“公平与干净选举联盟”组织(bersih, 以下简称净选盟)。不过,马来西亚当局政府并无批准这项活动,警方更在集会当天设路障、并以暴力镇压来阻止游行。无惧警方先前的逮捕警告,马来西亚人民在活动中依然高喊口号,表达自己对选举制度的改革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