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会回来

在马来西亚的那十天,我第一次如此地贴近“新闻工作者”这个名词;马来西亚归来,我重新回到一个新闻学子的生活中;将来,我还会回来——我会重新回到新闻工作者的路上。

十天的经历,对于一个新闻工作者整个职业生涯来说,或许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对于我这个新手来说,这十天所经历的,足以使我感受到新闻之路的挑战与魅力。这十天,收获良多。

低调行事

去马来西亚之前,那些架着相机、摄像机的人在我眼中很帅气、很专业。但是,这十天,彻底改变了我这种看法。好的记者,拍摄时应该要融入到事件当中,最高的境界是不要让被拍摄者发现你和你的相机的存在;只有真正地融入,记者才能捕捉真实的东西。老师在行程的第一天就强调,我们行事一定要低调,不能过分招摇,特别要注意我们手中的相机和摄像机;在采访或者拍摄的时候不能影响别人的工作,不能对别人的正常生活造成困扰。这对于记者来说,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你和器材都要时刻准备着

如果说这紧凑的十天像一场战役:每天的事情就是采访、转移、采访、转移;那么,我们的武器就是我们的器材:我们得时刻让这些武器准备好,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在下一个瞬间,你会遇到什么。

这个道理,我们是在无数的挫折中总结出来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没有很好地做到这一点,到外面采访总是丢三落四,错过了不少珍贵的瞬间。在无限的懊悔当中,我们痛定思痛,无论去到哪里,脚架不离身,以便有情况时可迅速打开;只要在有电源的地方停留,哪怕只有半个小时,都会马上拿出充电器给电脑、相机、摄像机充电;每天晚上结束工作之后,都要将自己的器材、当天的素材整理好……每一次出发之前,我们会努力地回想纸和笔带在身上了没,相机、摄像机的电池带足了没,内存卡中的有足够容量没……这些或许只是很小的方面,但是对于一个真正的新闻工作者来说,学会管理自己的东西,是一种不可或缺的能力。

请保证你的每一个字都是正确的

在之前,我从来没有如此纠结于一字一词的准确性。有一次,为了写一篇槟州行政党主席丁福南的采访稿,我将采访时拍下来的视频看了十多次;还有一次,为了准确翻译回教党霹雳州前州务大臣尼查的发言,我将他说的话反复听了几十遍。新闻工作者如此斟酌于稿子中的一字一句,绝对不是多余的。记者一个很重要的职责,就是要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公正、客观地告诉大众,假如记者传达出来的消息中有不准确的地方,那公平与客观又该从何说起。

学会随机应变吧

“自己执生啊!”这是在十天里面老师和师兄们对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在马来西亚第九场补选日那天,有大型的游行示威:两党的支持者拥挤在街头,防爆警察严阵以待。对于我们这些中国学生来说,只在电视上看过这样“宏伟”的景象,亲身经历还是第一次。老师将我们带到游行的街头,说了一句“自己执生”,然后就离开了。是的,我们不再是学生,我们是记者了,不会有人像管家婆一样,天天嘘寒问暖;也不会有人提醒你,哪里有新闻。我们要学会照顾自己,我们要学会自己发掘新闻,我们要学会随机应变、灵活变通。舞台是属于我们的,明天是属于我们的,处处依赖别人,不会自己“执生”,那我们只能做一辈子的跑龙套。随机应变,四个简单的字,背后有着莫大的含义。

十天的经历,我们成长着;十天的影响,还在继续着。虽然经历过挫折,虽然知道这条路不会一帆风顺,但是,我对自己以后要走的路,却是从来没有这样坚定过。我知道,我会一直在这条新闻之路上走下去——我还会回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Current day month y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