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扎。

428當天早上,我帶著三位同學從 Bangsar 乘搭輕快鐵到了 Pasar Seni 站下車。原本的想法,是要帶她們到那個早市去吃豬腸粉,但是當我們快步走到馬來亞酒店前面時卻發現已經有很多人到了現場;這個時候還要到那個早市吃東西可能會錯過一些精彩鏡頭,於是便到了紫藤隔壁的西湖餐館吃沒什麼味道的經濟炒麵。 當時,愷、燕妮、神父、鎮耀、孫康、向希、夏娃、Kerson、Andrew 等很多大馬boke都已經現身,介紹一番後我匆匆地跟大家一起吃早晨,就往蘇丹街的方向走去,這次來的原因之一,是採訪周金亮和吉安的活動。 428當天和我們一起到獨立廣場採集素材的姚昱旨跟我說她採訪到陳翠梅導演。我問她陳導說了甚麼,她說陳導說很想衝進廣場但不想犯法,只是不明白為甚麼後來她又跑去突破圍欄,還動手移開欄杆。 我聽到以後就愣住了 — 警方不就是等著人們突破圍欄這個藉口動手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