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师生故事 People > 正文

“新闻学子”眼中转专业的秘籍宝典

(文/王怡迪)高考填报志愿选择专业,对大部分学生来说,是一个深思熟虑且十分慎重的决定,而转专业,无疑是对大学生活进行第二次选择。

汕头大学的学生对转专业一点也不陌生,在高三时听到汕大宣讲会,或是新生指南中,《汕头大学本科生学籍管理规定》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学生可根据自己的专长、兴趣和意愿,在本校范围内,从原来专业申请转到另一个专业学习”。

但人们眼中“别人的专业”不一定都如自身想象中那样,且汕头大学转专业的门槛并不低,就新闻学院来说,除了基本的不挂科,GPA成绩要优良的条件外,对英语能力和个人素质能力的要求都很高,仅在每年的春季学期针对大一新生才有接收转专业的名额。十几份转专业申请表经过严格审核只有寥寥数人能进入笔试环节,而最后通过面试成功获批的人数多则4人,少则仅有1人。

那么怎样的准备和经历才能通过转专业的面试,转专业成功后又该如何学习呢?

秘籍一:认清兴趣所在 多做尝试 展现诚意

2012级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的张玉婷从数学系转来新闻学院已有一年半。她说:“因为转入时基础不牢固,自己就很本分认真地学好所选的每一门课程,也参加了融媒的很多活动,自己的兴趣很多,想要多学,什么都想要会一点。”对于同学们普遍直呼很虐很有挑战性的动态图像制作课和编程课,她坦言确实很难但很好玩,相比于在数学系时理论和研究类的学习,这些实践类的活动更能激发兴趣和动力。

谈起当初决定转专业的原因,张玉婷说,先是受同宿舍新闻学院的师姐影响,师姐经常在宿舍向她介绍一些新闻学院的各种课程和趣闻,让她觉得新闻学院的学习生活十分有趣。后来和她同在辩论队的一位同学要双修商学院的课程,给了她很大鼓舞,她也想要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查询了新闻学院转专业的要求,也主动去旁听一些课程,了解到自己真的很喜欢这个专业,就下定了决心。

回忆当时的面试场景,张玉婷说记得一共是8位同学参加,先是对新闻事实评论写作的笔试,紧接着就是参加由院长、副院长主持的面试,最终只有3位同学转入了新闻学院。“当时问的问题我现在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主要就是一些基本的常规问题,要表述好自己的意愿,表现自己的诚意与对专业的喜爱。”

张玉婷说刚转来时也遇到过很多困难,同学基本不熟悉,大一落下的课程需要补上,“觉得自己适应能力很强,刚转来时对各种事情都充满好奇。自己也是个计划性较强的人,在日历本上会把每天要做的事情按计划做好再划掉。”现在已经渡过大三大半学年的她对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也逐步有了明确的规划。

秘籍二:积累作品 打好基础 规划好时间

与张玉婷语速缓慢,条理分明的说话方式不同,留着黑色长发齐刘海的潮汕妹子李洁则要活泼欢快得多。李洁是2013级广播电视专业的学生,从文学院转来新闻学院半年。李洁直呼“好忙好忙,时间真的好紧,完全不够用,恨不得把24小时拆成一周来用。”

新闻学院在高考填报志愿时就是李洁决定去的地方,但李洁最终被文学院录取。因为早就知道汕大可以申请转专业,大一时李洁就没有修读文学院的专业课,而是选择将学业指南上所要求的通识选修课程尽量修完。李洁说那时在文学院的生活感觉很自由,也没有很多作业,在老师的课上就是对思想的交流和思维锻炼。虽然也有修读工商管理的双学位,但仍有大把时间去安排自己想做的事情。她笑称自己是“讲座捧场王”:“大一时能去参加的讲座,工作坊都尽量去了,也经常泡在图书馆看很多书,让自己觉得很有想象中大学生活的感觉。而现在完全没有那些时间。”

李洁说刚转入新闻学院的时候完全是同以前天差地别的感觉。“时间不够用,学的不够精,整天忙成‘狗’,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么。”她说大一时觉得大二可以从头开始,有很多时间去重新学习,就没有注重先打好基础,而转过来后,感觉自己没有时间,要很快进入状态。而且大家学的东西都一样,但自己要学习和补上的课更多,每天还有各种作业,时间很少,学的不够精。李洁说最明显是在倪青青老师的《新闻案例研究》课上,因为一同上课的同学以大三大四为主,他们能谈到很多经典的案例或是新闻界内有名的事例,在她看来他们基本都有新闻的基本素质和新闻眼,自己的新闻积淀没有其他人好,越发觉得基础真的很重要。“现在想想当时时间那么多,应该早点去自学PS、AI这些我们现在经常用到的软件。”

大一时,李洁就加入了汕头大学报的记者团,为大学报采写校内新闻,也经常去旁听新闻学院的课,想要提前学习和适应,因此认识了一些新闻学院的同学。对于转专业的面试,李洁提前准备了很多,有去找转专业成功的师姐请教经验,在笔试前浏览各类新闻,在面试时也带上了自己的照片和文字作品。

“很多同学提到过想转专业,但当时我们只有6个人参加面试。我觉得自己肯定会成功。”李洁说,“面试回答问题的时候我表达了自己的很多想法,当时一直说啊说啊,老师都笑着说让我留些时间给其他同学。”对于面试,李洁建议在评论写作时要有自己的见解,面试时则真诚地表达出自己转专业的愿望,体现自己的看法,最重要的是要有准备,不管是看法见解或是作品。

现在正为媒基、电编等课程的拍摄、剪辑视频作业忙碌着的李洁,以后打算去电视台从基层做起,多积累经验。“当然现在最重要的是学好这些专业课,不要让我延毕就好了。”李洁笑着说。

秘籍三:坚持不懈 调整心态

相较于张玉婷和李洁转专业时的顺遂,2013级新闻学专业的吴采倩经历可谓是波折不断。两次繁琐的转专业申请,多次寻找院长表达意愿,公示期差点被举报,转专业成功但因学分问题必须延毕一年。尽管开始时父母都不支持,吴采倩最终仍坚持选择了这一条路。

“第一次提交转专业申请是在大一春季学期,因为我的英语没有达到当时要求的在读level3,就咨询过教务处的老师可否找英语老师开证明来证明英语水平。当时刚好脚受伤了,就只能拖着伤脚慢慢从ELC到新闻学院团委之间来回奔波。可什么材料都准备好了,却最终还是因为英语修读的问题没能通过审查。”吴采倩回忆说,“当时内心觉得特别失落和委屈,就在微博上找到了范东升院长的账号,写了很长的一篇文字述说自己的疑惑与意愿。”吴采倩说范院长当时在北京很忙,仍旧对她的疑惑进行了详细的解释:“转专业名额比较少,申请的同学也比较多,就只能按当时的要求择优录取了”。当时得到院长的回复,她感到些释然,知道学院在大二秋季学期不招收转专业的同学,就死心了,去修读了英语的双学位,开始选了很多法学院的专业课打算重新开始。

吴采倩说从初中开始就决定以后要读新闻当记者,“因为当记者可以接触到不同的人,听不同的人讲不同的故事,作为记者很荣幸能将这些故事告诉给更多的人,或去探索调查一些事情,得到能对其他人有用的结果。”高中时吴采倩成为校园记者,在高考志愿填报时,将新闻作为所填报几所大学的第一志愿。但阴差阳错地被汕大法学院录取。

因为想要转专业,大一时吴采倩没有选读很多法学院专业课,她加入汕青采写校园新闻。第一次转专业失败,让吴采倩决定多做些其他尝试,做更多喜欢的事情,就参加了雪豹户外活动、公益活动、校内英语活动等。但她发现做了很多却感觉很累,想要只坚定做一件事就好。吴采倩笑言:“可能做新闻的人都有一点偏执吧。”

第二次转专业的机会很快就来了,但吴采倩发现要求和上一年几乎一样,而英语的要求仍旧将她拒之门外。经过长时间的考虑,吴采倩决定还是去尝试一下。

其实在一开始,吴采倩就知道如果申请成功就需要延毕一年。她征求过很多朋友、老师的意见。她面临着如果转入新闻学院,就要放弃双学位和在法学院一年半的积累,一切从头开始,在转专业名单公示期间,也处于恐慌害怕的状态,不知道将会面临怎样的人和事,不知道延毕一年对以后的自己意味着什么,无法掌控的感觉让吴采倩觉得很恐惧。

但戏剧化的是她被老师告知有同学提出她英语等级不符合要求不能转专业。吴采倩说:“本来觉得挺犹豫的要不要反悔,但这样却让我坚定了信心。”

两次的转专业经历给吴采倩带来了截然不同的感受。现在,吴采倩更多思考的是接下来要面对很多未知的东西,“延毕一年会带给我什么真的很难预测,还没有开始脚踏实地的接触新闻,内心还是很不安,以后要和14级甚至15级的同学们一起上课,心态很重要,在默默积攒勇气来迎接挑战。”吴采倩很坦然地说,“想想延毕一年也能让我的时间更加宽裕,多尝试一些新东西,做自己喜欢的有意义的事情。”

秘籍四:把握自身 合理选择

12级的李诗敏和13级的卢豪都在大一春季学期时,选择参加转专业的面试,离开新闻学院,在新一学年开始新的旅程。李诗敏现在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卢豪在临床医学专业学习。

谈到为什么选择离开,李诗敏说新闻记者的职业不适合自己。“开始时怀着期待和激情想要学好这个专业,但一年以来的学习让自己觉得性格与采访不合。”李诗敏说自己偏向独立,控制欲较强,不喜欢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对于采访,需要经常从陌生的人和事里去寻求获取,开始时逼着自己主动和陌生人说话,寻求需要写作的新闻点。但对于这种主动权大部分掌握在别人手中的交流方式,李诗敏越来越丧失了对写作的兴趣。

在文学院学习生活已有一年半,李诗敏坦言现在感觉很自由,能够写自己喜欢的文字,也不用像以前经常熬夜拍摄剪片那样忙碌和劳累,自己很喜欢这种有很多时间能去看书,和老师多进行思维上交流的生活。李诗敏说自己已经在一家企业的人力资源管理部门找到一份月薪不错的实习工作,如果以后顺利可能就去那里正式工作。

而转入医学院的卢豪距离毕业还有三年甚至更多的时间,现在的他仍在专心学习。与李诗敏不同,卢豪当初的志愿是医学院,但被调剂至新闻学院。卢豪说当时自己一点底气都没有,一直很忐忑自己是理科生来学一个偏向于文科的专业能否学得好,但也想着既然进来了就要潜心努力学习。

大一时卢豪加入了草根播报,跟着师兄师姐们到处去采访、写稿、拍视频。他回忆说当时结识了很多很有趣的人,也学到了很多东西,但在课业上却感到很吃力,感觉自己的思维方式和其他同学不一样,同样是理科生却没有其他同学适应力强,有时感觉很沮丧。卢豪说那时还是比较内向害羞,不怎么擅于采访时的交流,因此越发觉得新闻行业可能不适合自己。“再加上当时转专业的通知出来了,医学还是自己最想读的专业,就逐渐下定决心。”

转入医学院后,卢豪发现学习过程更加吃力,反应比较慢,需要花时间慢慢摸索找到理科思维,现在已经逐步适应了。“现在学习的动力完全回来了。”

卢豪说虽然在医学院的学习逐步走向正轨,但在新闻学院的一年里自己投入了很多,学到了很多医学院同学没有的拍片、剪辑、软件应用技能。“说不定将来我成了医生会把这些学到的知识都用在医学上。”卢豪这样憧憬着。

据不完全统计,在汕头大学2009-2010年度秋季学期至2014-2015年度秋季学期,一共有326名汕大学子获批转专业成功,其中共20人转入新闻学院,25名新闻学院的学生转出到其他各个院系,占比13.8%。

与高考填报志愿时一选定生死的境况不同,转专业的设置能让学生在经过一年多的学习后,审慎地认清自己选择的道路,并有机会重新选择前进的方向。

转专业并不是想当然的事情,一旦成功,不能后悔与更改。吴采倩建议:“不要只凭想象,要先去旁听,不要只听别人口中的话,要自己去了解。”“因为转专业其实也是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以后怎么样全然在自己。”张玉婷说。

本文固定链接: http://media.stu.edu.cn/newgeneration/?p=59 | 长江后浪 New Generation

该日志由 jbai 于2015年01月16日发表在 师生故事 People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新闻学子”眼中转专业的秘籍宝典 | 长江后浪 New Generation

“新闻学子”眼中转专业的秘籍宝典: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Current day month ye@r *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