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陈文伟:是泰国人,也是中国人

(此文发表于长江网)在东南亚的华人移民史中,泰国华人数量最大,“同化”程度最深。在泰国温和的同化政策下,华人已经融入泰国当地,他们讲泰语,尊敬泰国王,与当地人通婚的比例也非常高。1月29日,汕大新闻学院学生对话泰国潮州会馆常务教育陈文伟。在与他的交谈中,我们发现他们认同自己泰国人的身份,同时也记挂着为自己家乡的发展谋贡献。

“我们是泰国人,但没有忘记我们的祖籍是中国。”泰籍华人陈文伟如是说。

尽管出生、成长都在泰国,陈文伟能说一口流利的潮汕话。他是第三代华侨,爷爷在90多年前来到泰国。当时正值曼谷王朝初期,社会建设需要大量劳动力。泰国政府制定一系列政策允许华人在泰国工作。另一方面,尽管清政府实行闭关锁国政策,但人口稠密、资源匮乏的生存环境让许多中国南部的民众选择出逃。

初到泰国,谋生艰难。陈文伟的爷爷是清朝末年最后一届秀才。依赖手中的笔,他白天教书,晚上在店铺里当会计。省吃俭用将钱寄回中国,养活一家二十几人。

两年后,父亲因为一串龙眼也随爷爷来到泰国谋生——并非从事龙眼贸易,而是因为当时乡里有个规定,谁偷摘龙眼,就要出钱请戏班子来演戏。父亲爬上去偷摘乡里人的龙眼,只能卖了土地还钱给戏班,也因此失去赖以为生的活计,只能到泰国另谋出路。

与许多下南洋的华人相似,他们从做简单的体力活,渐渐从事贸易活动。从小摊贩卖杂货到筹钱买店面。刚买店面时,陈文伟的父亲没有多余的进货钱,只能将样品摆在店面中。客人看中哪一个,再踩脚踏车到批发商里进货。就这样一点一滴,一点一滴,陈文伟的家族逐渐变得富裕。即使如此,他们并没有打算在泰国落地生根,而是一直保持中国籍。

“那时候他们没想过加入泰籍。我爷爷和父亲都想着赚够钱了就回去买地建房子,不回来(泰国)了。”陈文伟说。

然而,随着多数移民的到来,泰国政府一方面限制新移民入境,另一方面放宽了入籍手续。陈文伟介绍说,当时政府实行土地政策,外籍人士无法买到泰国的土地和从事特定职业,比如理发师等。20世纪30年代,是泰国对华人实行强制同化的时期,比如要求华人更换泰姓、颁布《国籍法》规定在泰国出生的都为泰国人等。

因为泰国对华政策的改变,陈文伟父辈与许多中国人一样加入了泰籍。家族还是会定期往家乡汇钱,在乡里建起小洋房,希望老的时候能回到故乡。但是好景不长,新中国成立后实行后实行“土地改革”,陈文伟一家人房产被没收,被划为地主。汇钱时会罚款,说这些钱来自于剥削人民,需要扣除高昂费用。政府的做法让陈文伟觉得很失望。

“我们是泰国汇钱过去的,说我们的钱拿中国人民的钱,怎么可能。”

话虽如此,上世纪八十年代,陈文伟还是完成父亲遗愿,在家乡筹集创办了华侨小学。

现在,陈文伟是泰国潮州会馆的常务教育,他此时最大的担心是潮汕话的传承,因为现在儿子和孙子都只会讲一点点潮州话。“他们也不是不学,关键学了没什么作用。因为社会上通用的是泰文和英文。我们现在最头疼的传承的问题。”

1.29陈文伟_副本

摄影记者:凌学敏
文字记者:郭泽纯
责任编辑:凌学敏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urrent day month y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