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报》社长黄根和:我所理解的报纸

《世界日报》石楼已经陪伴该报社走过了58年。

《世界日报》石楼已经陪伴该报社走过了58年。

穿过低矮的楼房,绕过被铁丝网封锁的道路,我们来到曼谷唐人街附近一座三层高灰色石楼。经过一楼轰隆作响的印刷机,推开二楼办公室的门,墙上用画框裱起的四个大字映入眼帘:“正派办报”。从报纸创立至今,这座小石楼已经陪伴了《世界日报》走过58年。
每天下午3点,社长黄根和与他的团队在为隔日报纸的出版忙碌。这份最初谁都不看好的报纸,经营前二十八年一直在华文报中垫底。“我们当时也是第一,是倒数第一。”黄根和说。如今,经过三十年的发展,《世界日报》已经成为泰国最具影响力的华文报。
报纸的发展,与黄根和一直坚持的办报理念有关。他认为报纸应朝商业发展,而不是只局限在华人社会。“我有一个社会观,报纸应当服务社会。我把报纸当生意做,思考怎样去维持这桩生意。”

接手:因为他人的信任
上世纪50年代,泰国盘古银行创始人陈弼臣创办《世界日报》。报纸的诞生,是出于政治的缘由。当时有人认为东南亚政治思维比较混乱,如果不想让共产思维倾入泰国社会,最好的办法就是办报。最初,只要涉及大陆讯息或广告,《世界日报》一切拒绝刊载——狭隘的政治立场使得报纸的发行量在曼谷华文报中始终垫底。
为继续经营,在台湾当局的牵桥搭线下,《世界日报》找到了联合报的创办人王惕吾。“当时联合报派人到泰国考察。回去写了一寸厚的报告,上面列了这份报纸不应该继续经营的各种理由。”黄根和用拇指和食指比划下报告的厚度,笑了笑。
黄根和办公室的墙上,至今仍挂着王惕吾身着泰国传统服饰的金框画像。当时王惕吾坚持接下《世界日报》。在王老先生看来,“想着赚钱就不能接下这份报纸。但如果是出于华人社会使命感的话,那《世界日报》应该继续。”
1996年,王惕吾找到黄根和,希望他能接下《世界日报》社长这个担子。当时王惕吾,握了握黄根和的手,只对他说一句话:“我就交给你了。”时至今日,黄根和仍记得当时王惕吾在办公室中嘱托他的场景。“他这句话就是对我最大的信任。”黄根和抬起头,点点头,望了望墙上王老先生的画像。

黄根和出生于广东梅县一个商人家庭。

黄根和出生于广东梅县一个商人家庭。

改革:从用户体验出发
黄根和接手后,开始对报纸进行改革,加速《世界日报》融入当地社会。在海外办华文报,容易走入只为华人侨团服务的误区。而他认为,报纸应当适应当地社会需要,兼收并蓄。
包容的想法源自他几年前的一次欧洲之旅。当时,黄根和从捷克驾车出发,半路在便利店掏钱买东西时,才意识到自己到了匈牙利。“没有国界,相互包容。海外办华文报也是如此,不能只是宣扬华人文化。”
不止在报道上更加包容,黄根和也大胆改革报纸版面。最初《世界日报》按照台湾直排阅报习惯,字体都为直排。为了更好融入泰国社会,黄根和坚持将直排改为横排。而在2008年的大改版中,《世界日报》版面尺寸缩减到12.5寸,有读者甚至怀疑《世界日报》是否因为报业萧条而缩减开支。
“一个正常高度的人双手打开报纸的力度和跨度,是25寸的舒适度,这样阅读起来手不累,而且在公共场合里阅读不会影响周边的人。”黄根和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道。

《世界日报》社社长在接受汕头大学泰国大选报导团的采访

《世界日报》社社长在接受汕头大学泰国大选报导团的采访.

原则:不作任何组织的传声筒
在《世界日报》这个平均年龄不到40岁的团队中,除了来自泰国当地的华人,还有来自台湾与大陆的大学毕业生。几年前,黄根和曾面试自大陆的大学生,询问他们关于媒体存在意义的问题。学生的回答让他惊讶:“我们老师说媒体是国家的发声筒。”
“那民众的传声筒在哪里?”黄根和反问道。
不做任何组织团体的传声筒,报道不受集团利益的左右,是黄根和一直坚持的办报理念。“正派办报”——墙上高高挂起的四个大字,一直提醒着黄根和与他的团队。
与其它报纸相同,《世界日报》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广告的投放。在临近选举时,泰国不同党派也会通过报纸投放广告的形式做宣传。
“我们很非常欢迎泰国任一政党在报纸上推广与宣传,但唯一的原则是不接受对另一政党的谩骂与批评,也不允许因为广告收益而扭曲报道的客观性。”黄根和说。

《世界日报》社长称不做任何组织团体的传声筒。

《世界日报》社长称不做任何组织团体的传声筒。

立场:《世界日报》不是台湾报纸
在中泰建交之后,隶属于台湾联合报系的《世界日报》显得有些尴尬,常被先入为主的人认为是台湾报纸。黄根和对此却不以为然:“涉及政治的问题,我们只负责报道,不涉及倾向,绝对不允许报道偏离事实。”
涉及到新闻真实性的原则上,黄根和寸步不让。在《世界日报》中,曾有一名年轻记者被黄根和记大过,原因是记者违规涂抹照片,将图像中的青天白日旗隐藏。“拿掉可以,但是涂改这种事绝对不能在新闻报道中出现。”黄根和向前坐起,一字一句说道。
黄根和也曾被中国大使馆的人邀请去“喝茶”。有一次,《世界日报》上刊登一张带有青天白日旗的照片,大使馆觉得不合适,便找黄根和过去问问。黄根和应允前往,回应说:“泰国与台湾没有邦交,但有实际来往,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新闻工作绝对不允许遮蔽和造假,我只忠于现实。”
1942年,黄根和出生于广东梅县一个商人家庭。1949年,七岁的黄根和随父母来到台湾,度过青年时期的18年。这段经历,也使黄根和常被人贴标签为“台湾人”。
此前在一次吃饭闲谈中,有朋友对黄根和说,“过去我非常敬佩你,因为以前你是反共的代表。但现在我感觉你变了。你跟中国大使馆的人走得很近。”这让黄根和很纳闷,他认为自己对政府的赞成与反对态度,是基于对社会民众的考量。“我以前反对,因为它以前不给人民有发展的路子走。今天共产党变了,我当然不能反对,而且还要协助他。”
“我在广东出生,在台湾受教育,而后在泰国发展。我是一个大中华主义者。当然也没所谓的政治倾向的问题。”黄根和说。

黄根和带汕头大学泰国大选报导团参观报社。

黄根和带汕头大学泰国大选报导团参观报社。

《世界日报》社社长跟汕头大学报导团合影。
《世界日报》社社长跟汕头大学报导团合影。

摄影记者:凌学敏
文字记者:郭泽纯
责任编辑:凌学敏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urrent day month y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