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模式:美国华人参政样本

法拉盛街头,宛如中国小县城

张燕 高文欢 龚洁彤 纽约报道 摄影 李梓新 马婧

孟昭文的办公室在法拉盛“飞越皇后”大厦10楼,这是这个纽约华人新社区里少见的高楼。飞机不时从窗外掠过,降落在不远处的拉瓜迪亚机场。

10月初一个下午,长相像邻家大姐姐的孟昭文要接待好几批前来求助的居民。宽敞的办公室陈设简单: 三张办公桌、两排椅子、墙上贴着“社区互助协会孟昭文办公室”的橙色纸,旁边是孟自信微笑的头像和个人简介。不到半个小时,已有十几名长者和妇女走进办公室,坐在长椅上等待,像求诊的病人。孟昭文每周会在这里工作上四五十个小时。

接待一次咨询经常要花上很长时间。三个签订了房子抵押贷款的长者碰到了麻烦,来寻求解决办法。孟昭文需要先了解情况,再帮忙联系银行。当银行需要长者本人接听的时候,老人口中好不容易才憋出一个英文数字,孟在一旁协助他们发音。

今年9月9日,年仅33岁的孟昭文打败现任州众议员杨爱伦,赢得纽约法拉盛第22选区州众议员民主党候选人资格选战。由于该选区共和党尚未提出候选人,孟昭文很可能在无对手的情况下自动当选州众议员。其父孟广瑞曾是第一位亚裔纽约州众议员,于2004年当选,任期两年。

华人参政凭何能力
纽约是美国东部华人从政最活跃的地方,在过去六年里,诞生了纽市第一位华裔市议员刘醇逸、纽约州第一位亚裔众议员孟广瑞和第一位亚裔女州众议员杨爱伦等华人政治代表。今年,孟昭文胜算在握。另一位华人,顾雅明正在以共和党候选人的身份竞选州参议员。明年,在2006年连任市议员的刘醇逸可能竞选纽约市主计长(City Comttroller)职务,该职务主管7600万财务预算以及1120亿的养老基金,同时负责发放所有公务员工资。

在纽约,华人虽然有80万之众,约占全市人口的10%,比例远高于全国的1%,但平均思想保守,固守唐人街,未能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华人要在纽约取得政坛一席之地殊为不易。

纽约华人社团联席会共同主席兼秘书长朱立创说,华人要想参政,首先英语要好,不然不能表达政见,即使当选也不能在政策讨论中为华人争取权益,只能做投票机器。其次,应该寄望第二代移民,他们在美国出生或长大,更加融入美国社会,有能力改变华人在美国社会心目中传统的落后现象,能够团结其他族群的选民争得足够的票数。同时,竞选的基本条件是要有雄厚的经济实力。

以此三条标准,孟昭文可谓是项项得优。

孟昭文于1975年出生于纽约,那一年她的父亲孟广瑞正从台湾赴美留学,后来孟广瑞经营南北木行,并于2004年当选纽约州众议员。孟昭文从小在英语环境中长大,在纽约市立史岱文森高中毕业后,考入密歇根大学,获文学士学位,后又回纽约,获得卡多索法大学法学博士学位并考取了纽约州律师执照。

在大学期间,孟昭文曾在时任纽约州检察长,后任州长的艾略特•斯皮策(Eliot Spitzer)办公室任实习生。同时她还曾帮助希拉里在纽约进行竞选活动。

毕业之后当律师不到一年,志不在法律事务所而是社区工作的她“转战”父亲孟广瑞办公室,义务担任社区互助协会会长、皇后区华人妇女会会长、美国男青年会法拉盛分会董事等职务,开始她6年的社区服务,为从政打下基础。

孟昭文几乎结合了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共同特点:律师出身,女性,少数族裔,年轻,提倡“改变”,民主党员。她通中、英、韩、西四种语言,同时,她的丈夫桂源钟是韩国望族,为她争取了不少韩国族裔的票源。所以她高票击败同一选区的在任州众议员杨爱伦并不让人意外。很多华人选民将孟昭文看作华人政坛新星,认为她能代表华人争取权益。

现年41岁的刘醇逸也是同一批出色的年轻代表,他在5岁时随父母从台湾移居美国,在纽约受教育,曾任职于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后进军政界,2001年成为纽约市第一个华人议员,2005年获得连任。他对媒体宣称其长期目标是竞选州长。

属于第一代移民的顾雅明,也有足够融入美国的经验。

现年56岁的顾雅明,1952年生于上海。婴儿时随父母移居香港。1971年,18岁的他考上了美国新墨西哥州大学的药剂学系,每年几百块的学费要靠自己挣取,抵美第二天,他就去中餐馆打工。

大学生期间他加入共和党,他认为,共和党跟中国的传统理念比较接近,注重家庭和教育,以及低税政策,鼓励小生意。但他也提出:“选人不选党,党只是一个工具,去目的地要坐车,共和党的车在纽约坐的人少,我便坐上来了”。

大学毕业后,1981年,顾雅明考上药剂师执照,先后在新墨西哥州和纽约的医院担任药剂师,周末则到私人药店兼职。十年后,他觉得生活缺乏挑战。一个偶然的机会,兼职的药店老板说房租到期,利润不够,想要转手给他。他便彻底从医院辞职,独立开始经营。之后10余年间,他开办的安康宁大药房利润连年攀升,在法拉盛地区一连开了五家分店,为参政奠定了经济基础。

在纽约这个民主党州,连续两任州长朱利安尼和布隆伯格都是共和党人让顾雅明深受鼓舞。“今年初我决定出来竞选之前,我看了很多市议员经历都跟我差不多,他们以前做过老师,嘴巴说话厉害,而我懂做生意。别人能做,我们华人为何不能?”顾雅明说。

顾雅明说,在纽约州共有62个参议员,以前从没有亚裔人参选过。他将和已经连任4届的民主党人托比•史塔文斯基(Toby Ann Stavisky)竞争。

华人参政的法拉盛模式
有趣的是,这些华人政治代表都来自纽约皇后区的法拉盛(Flushing)。法拉盛是一个近十年来兴起的华人新社区,人口30余万,华人约占一半。其所属地区正好构成州众议员第22选区,孟昭文只需要在该选区获胜便可当选州众议员。而在州参议员竞选中,它和附近的一些片区被同属第16选区,顾雅明需要在更大的选区里开展竞选活动。该选区的华人人口比例为30%。

走在法拉盛街头,总让人有些恍惚,似乎来到了一个中国小县城。街道两旁密密麻麻的中国食肆,既有兰州拉面也有四川麻辣烫,有港式烧腊也有东北水饺。海外第一家新华书店也开在这里,熟悉的招牌让人几乎难以相信自己身处异乡。比起曼哈顿旧唐人街流行福建话和广东话,这里更流行的是普通话。因为越来越多的大陆新移民来到这里,和原有的台湾移民共处。普通话成了主流语言。

在这人口密布、空气混浊的街区之中,传统的华人同乡会和商会在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其带头人一般是当地颇有实力,他们的支持对政治代表能否顺利登上舞台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有时还直接出面,在政党基层组织里发挥领导作用。朱海风便是其中重要的一员。

1980年,朱海风在38岁的时候,从温州移民美国,本来是温州塑胶厂的员工,家有妻室和两个孩子。但他仍然觉得跟着兄长移民。一开始不懂英语,干过洗碗洗盘子,洗马桶的工作,也做过售货员,后来开了礼品店、餐馆,业余到夜校学习英语,后来生意越来越大,经营进出口贸易公司,以贸易皮包为主。

2000年他开始参与社区政治活动,2004年被选为纽约州司法副代表,2006、2008年两度连任。2008年初,他出任民主党基层组织“法拉盛俱乐部”的执行副主席。民主党在区以上才称党支部,在区以下,均命名为“俱乐部”,意在与基层选民拉近距离。他是历年来该地区第一位华人党主席,同时也是该地区第一位大陆背景的从政人士。该俱乐部有28000余名会员,是一股可观的政治力量。

他的另一个身份是美国浙江温州工商总会名誉会长。温州商人以善于经营,集团作战著称,在美国也不例外。温州商会在法拉盛地区与福建同乡会是两股最大的民间力量。他们的支持对候选人非同小可。

朱海风的接班人,美国浙江温州工商总会会长林家骥,开办了2家酒庄,1家建材公司。他介绍说,温州人投资了法拉盛一半以上的商业,包括“东王朝餐馆”、“瓯江超市”等在当地颇负盛名的餐饮业和超市巨头。他承认,工商总会可以利用自下而上的民间力量,一般动员80%以上的会员为竞选者募捐。

捐款的方式通常是中西结合的,以募款参会的形式进行。纽约华人社团联席会共同主席兼秘书长朱立创,同时是亚美国际旅游公司董事长,他便刚接到邀请,在10月中旬参加为孟昭文举行的募款餐会。出席餐会的客人需“买票”,即为孟昭文捐助一定的金额,一般票价是40美元,贵宾票是1500美元。扣除餐费后剩余资金即为孟昭文竞选之用。“一般是每桌10人,通常摆上几十桌,40美元的那种,扣除餐费实际上剩下不多,但是‘有钱帮钱,没钱帮势’,人气也是非常重要的。”朱立创说。

竞选纽约州众议员的孟昭文比较幸运,一方面她得到了朱海风、朱立创这些“大佬”的明确支持,另一方面,依据政策,她还能得到纽约州的配套基金,按个人募款数的6倍拨付。加上她家底殷实,她承认竞选州众议员大概花了二三十万美金。

而刘醇逸的募款能力更为厉害,由于竞选的市主计长职务较为重要,所需金额更多。到今年7月底他已募集了300万美元,其竞争对手均只募集到200万美元上下。

相比之下,共和党的顾雅明在法拉盛地区势孤力单一些,但是他有个人产业支持,筹集到他所称的竞选所需的50万美金也不在话下,他的唯一政策优势是,州参议员可接受的个人捐款上限为9500美元,比州众议员的3800美元上限高出两倍有余。

“华人已经开始认识到,候选人和选民是‘give and take’(给与取)的互动关系,若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当选,制定的政策也会有利于己。华人政治捐款比以前慷慨多了。因为现在的世道需要有华人参政,他们有经济基础,能力不比其他族裔差。群众开始明白到选票与钞票同样重要的道理。”朱立创说。

华人捐款增多也有赖于法拉盛地区商业繁盛,华人人口日益增多,其中有不少是从曼哈顿老唐人街迁居而来,因为法拉盛生活条件更好,房子加汽车更加符合新型的美国生活方式。这样的选民基础使华人精英参政具备了充分的土壤。

相比之下,曼哈顿唐人街尽管面积不小,但是宗派关系复杂,居民普遍,英语不佳,难以产生出色的候选人。

朱立创在分析旧唐人街没能走出华裔政治代表的原因时认为,旧唐人街地区有一定财力,却没适当人选,“参选是“口袋”和“脑袋”并举的,口才和激动人心的演讲更是不可或缺。而在华埠,老侨团已开始衰落,刚到的大陆移民普遍文化程度不高,与在法拉盛参政的有良好家庭教育背景的“ABC”(在美国出生的中国人)们不可同日而语。”

美国华裔选民协会(American Chinese Voters Alliance Corp.) 行政总监郑时甘介绍,旧唐人街聚集了大部分的新移民,其中75%的华裔是大陆劳工,还有不少是非法入境,不具备投票资格。所以投票率相当低,投票的选民大约有3万人,仅占华埠具备资格选民人数的1/3。

纽约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花俊雄指出:华人要想使自己的声音被听见,首先得建立信心。很多华人不仅内心挣扎在是生根发展还是叶落归根的艰难抉择上,还滋生起“寄人篱下”的情绪,认为这是白人占统治地位的国家,自己只是生活在人家屋檐之下。他们另外一个难题是语言障碍。“很多华人在希拉里募款的时候,愿意捐款给她。But when you have any problem, can you pick up your phone and call her? (当你有任何问题时,你能拿起电话向她求助吗?)” 花俊雄对此表示忧心。

在旧唐人街标志性建筑林则徐纪念碑对面摆水果摊的台山人赵先生三年前才来到美国谋生。他怕说话得罪人,所以不敢给出自己的全名:“我们这些新移民、新人来到这里,就应该规规矩矩生活,不要闹事,别人找我们麻烦,我们忍忍就算了。”这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旧唐人街华人的心态。

对自己的被“欺负”,赵不愿找地区民意代表诉说。“我不会说英文,怎么能跟他说呢。我也希望我们区有华人上台能真正为我们做事,但是这里的人没几个能说流利的英文并且认识上流社会的人。”赵说,“我们这里的人受了怨气,就找黄克锵。”

黄克锵是旧唐人街的领军人物之一。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而且精通台山话、广东话、福州话、闽南话、上海话等多种中国方言,再加上“老江湖”性格,具备领导素质。他自1995年成立林则徐基金会,设立林则徐纪念碑,他在宰也街16号的办公室每天都接到华人求助,10余年人已经超过1万人。

但是黄并不认同主流社会的政治文化。2005年黄克锵拒绝被推举参加市议员的竞选,“我不相信现今的主流政治能帮助华人说出自己的心声”。他这样回答疑问。

他更信赖民间社团的作用,林则徐基金会成立后,他又陆续成立起各种社团,比如2005年成立的全美餐馆反暴力联盟(Chinese Restaurant Anti-Violence Society)、美东华人社团联合总会(United Chinese Associations of Eastern USA)等。这些组织所需的资金由他帮华人在法庭上做翻译的收入支付。

华裔代表如何为选民代言

华裔政治代表登上政治舞台之后,如何为华裔选民代言呢?

孟昭文在其竞选纲领中提出4点政策:一、争取增加法拉盛停车位置以疏解拥挤的交通;二、争取州政府经费协助提高“商业改进区”的功能;三、争取老人医疗健保及更多的廉价公寓;四、争取政府经费设立民众服务中心,协助民众申请福利及处理各类问题。同时,孟昭文还计划把法拉盛提高为“特别规划区”使政府每年编列预算经费,以协助法拉盛社区整体的发展与建设。

对于法拉盛的多种族融合的社区基础。孟昭文说:“在美国,无论黄皮肤还是黑皮肤,都被称作‘minority’(少数族裔),我的任务就是保障他们遇到问题有充分的诉诸政府的渠道。”

她举例说子:前几年,有个汽车站设在法拉盛四幢大居民楼前,楼里住了许多老人和小朋友。后来政府建议把汽车站搬到另一个较偏僻的地方,若此举实施,将对居民生活尤其是老人孩子造成极大不便。于是社区代表和州、市政府联署签名阻止了政府这一行动。

“很多时候联邦政府不知道作出的决定会对社区产生不利影响。”孟昭文说,“这就需要当地公职官员出来反映民众呼声。”

顾雅明也表示了他为民众服务的决心:“我10余年来一起帮助社区民众,送医送药,我的门诊部还成了一个社区中转站,帮人写信,维权,排忧解难。逢年过节我还送各种礼品。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美国公职竞选,虽然以往一直做很多公益事情,但毕竟个人力量有限。如果这次参选成功,可以改变很大,对整个社区都有帮助。我是药剂师出身,对医疗健康颇为了解。我如果能当选,在Health Care(健康保障)方面肯定争取通过新的法案。”

他表示,自己的竞选纲领将重点放在医疗、教育、交通、安全等四大问题。他将促成州政府的系列改革,改善青少年教育环境,提升医疗保障,减少犯罪,保护老人权益,促进经济发展。

刘醇逸则在9月底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我有很强的经济管理背景﹐而现在又是纽约市的艰难时期。坦白说﹐通过主计长办公室为纽市服务对我很有吸引力。”

即使处在司法代表这样一个低级别职务的朱海风,也不遗余力帮助华人维权。他说自己象一名现代“侠客”,替社会打抱不平,尽量帮助受到不公正待遇或者被老板欺诈克扣工资的新移民和非法移民。曾经有一对非法移民夫妇在超市卖东西被抓,怀孕了的妻子在牢里流产。朱海风后从家属口中得知女方多年求子,最后是人工受精怀的孕。于是开新闻发布会,让总领馆给予帮助其被释放。

朱海风说,移民华裔积极参政既可以提高他们在社区的地位,又可以推动社区发展。社区老人待遇、教育经费等问题应被尽早提上州立法议程。

不过,议员们只能在立法程序上对各级政府事务施加影响,各个社区,比如法拉盛的实际行政事务,是由一个30人左右的社区委员会所决定的。议员可以通过立法、拨款以及舆论等方式影响,但真正做决定还是这个社区委员会。目前,在法拉盛的社区委员会里,华人代表数量不超过5人,这也影响了该委员会难以反映华人呼声,保护华人权益。这就需要更多的华人接受美国政治文化的影响,参加社区事务。

希拉里是孟昭文的榜样,她认为:“希拉里最让我敬佩的是她从名校(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后,没有到大公司去做事,而是呆在大学附近的一家非盈利医院里帮助照顾小朋友。我也是受这种思想影响,早早帮我父亲处理社区事务。我希望在接过父亲的事业之后,能够更好地为社区服务。”

而这种参政氛围也正在影响着下一代的年轻人。顾雅明的竞选助理纪炫宇今年刚从纽约大学政治研究所毕业。在今年经济形势不利的情况下,他很难找到工作。一次,因为看报纸得知顾雅明将参选纽约州参议员的消息后,他决定毛遂自荐,带着履历表,就直闯顾雅明所经营的药房,请他雇用自己。顾雅明当时虽有些意外,但仍然聘用了他。“纪炫宇是人才,我要给他学习机会。”顾事后回忆道。

而纪炫宇认为,他帮顾雅明竞选纽约州参议员的经历将是自己的一笔政治财富,即使以后回到台湾,也将获益匪浅。

华人参政的薪火,或许就这样传递下去。随着华人整体文化水平的提高,经济实力的增强,中国崛起又提供了时代背景,华人在美国的政治舞台上,话语分量必将越来越重。

(本文删节版发表于《南方周末》2008年10月23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