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大记者和副总统候选人拜登面对面

拜登与报道团记者龚洁彤

昨天接到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到弗吉尼亚演讲的任务,便与队友冯妙兰、马婧等从华盛顿赶到弗吉尼亚的Claude Moore公园采访。

目前,大选的摇摆州包括俄怀俄、密西根、威斯康辛州等,而弗吉尼亚州也是其中之一。拜登这次来到弗吉尼亚作动员演讲是为了争取该州女性选民的支持,在演讲中他介绍了自己生命中重要的女人,包括他的母亲、妻子和两位媳妇,同时抨击了麦凯恩“所谓尊重女性的价值观”,并对麦凯恩说“不要告诉我你的价值观,告诉我你究竟为争取女性的权利做了什么”。

这是到我们到美国以来第一次在公园拍外景演讲,集会地点是在一个临近湖面的草地上,母亲们推着写有“母亲爱奥巴马”标语的婴儿车进场,有的小孩穿着“支持奥巴马”的衣服在草地上玩耍。林立的树木与现场欢呼的气氛给我们的画面打造了另一番味道。虽然演讲过程中不乏婴儿的哭叫声,但似乎没有影响到演讲的主角拜登,至少免掉代表大会中的西装领带革履,所以在这次女性选民动员演讲中他便很容易带动了现场气氛。

我身上背着一个大黑包,里面装有麦克风、电池、笔记本和证件等,东西很重,行动也比较缓慢。拜登周围的人很多,有保镖、警卫、拍照合影的人群,当然也有不少摄影记者。我径直地往上挤,希望能从人群中看见拜登他本人;因为能接近这些重要的候选人本来就不容易,最近的一次应该算是在民主党大会上,我带着小摄像机冲到代表席的前方拍奥巴马和拜登的家人。

演讲已经结束了,但周围的人群丝毫没有退散的意思,压得我透不过气起来。在我身后的摄影老师弗兰克见状便把我救出来,然后让我把大黑包交给他,那么我要挤进去就比较容易了。放下身上的大包,我径直走上去,发现已拍完照的人群逐渐散开,我已跻身在第二排;虽然这样,我已经见到了拜登,心情已经特别高兴了。

后来,我又顺利地站到了人群的前排,直至到我与拜登的距离不过1米。越是靠近我的心情越是兴奋,但也一直在犹豫着究竟要不要上前与他握手谈话,或者自己应该说些什么。突然我见到队友马婧从另一个方向跳了出来,跟拜登握了手,然后就听到拜登说“You must be very proud of your country!”听着,我便更有信心向前走去。但是旁边的人群又开始往拜登的方向挤,我稍微伸了伸手,但我怎么都没有料到,因为这样的伸手,拜登把我从人群中拉了出来。

“How are you?”拜登拉着我的手问候道。

“Fine. Thank you!” 此刻,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没想到要怎么说才好。

“Where are you from?”他接着问。

“I am from China, south China.”

“Where are you going to stay?”

“I’m a student in Shantou University. We are the members to cover the election” 我似乎是答非所问,因为他不断地问我问题,我很紧张。

“Great! Great!” 他听见我来报道大会感到很惊讶。说完,他拥我入怀,其他周围的记者也拿起相机拍照,我看着马婧的镜头,心情有说不出的愉悦。我的头完全靠在他的肩膀上,他的肩膀很舒服,而且高度刚刚好。至今我仍然记得他说话时候的眼神,至少我肯定他在很仔细地听我带着中国口音的英语。

拍完以后,我主动握着他的手跟他道谢。很令我尴尬的是我的手很冰冷,但是他似乎一点都不介意,明知我的手很冷他便用他暖和的手握着我,我连忙道谢。马婧忙把我们的名片递给他,他说会把这个记下来的,我们都很高兴。在会过拜登后,周围有一些群众听了我们对大会的报道都不断说“good experience!”, 一位黑人女性还与我们交谈了起来。

从人群中出来,我和马婧仍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奔跳着欢呼,我们发挥了记者善于自己创造条件的能力,终于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我们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美国大选报道团之前虽然亲眼目睹了众多美国政坛人士,包括奥巴马、麦凯恩、希拉里等,但这是第一次和副总统候选人这么重要的人物的亲密接触。希望他还能对我们这些中国学生留下好的印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