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听证会制度如何促进立法

听证会主席主席艾尼•法雷欧马维加 (Eni Faleomavaega) [摄影:马婧]

“当啷!”一声,随着委员会主席敲响法槌,9月17日下午两点整,美国国会山Rayburn House 二楼听证室内,美国国会众议院亚太事务及全球环境委员会电子垃圾立法问题听证会正式开始。

“出口有毒垃圾,我们是否在向穷困国家倾销我们的电子废物,”会议主席、美国亚太事务及全球环境委员会主席艾尼•法雷欧马维加 (Eni Faleomavaega)宣布此次众议院听证会议题。偌大的会议厅,宽敞高耸,他坐在会议室中央,三名国会议员坐在他左右,会议的传讯证人坐在会议室中间,正对国会议员。六排听众席上坐着自愿来参加的听众。他们不需任何证件,只需要通过安检并可进入旁听,同时还设有媒体席。

探访听证会现场

当天下午听证会的程序是,由法雷欧马维加主席先进行简短发言,再由来自伊利诺依、新泽西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三名众议员。

“我们生活在数字化时代,但如何处理这些有害的废旧电脑以对环境有利。美国政府责任署的报告显示,废旧电子垃圾在贫穷国家回收利用,在不安全的环境下,有害物质对工人身体健康产生影响,而美国的电子垃圾监控是世界上最弱的,” 法雷欧马维加开门见山说道。

在本次会议召开前,美国政府责任署(GAO)向国会发布了长达63页的报告,表示一些美国公司正向发展中国家出口电子废物,而由于不安全的回收,导致当地的环境、健康问题上升,报告指责美国环境保护署(EPA)放任包含有有害物质的废旧电子产品出口,由于回收处理监管不严,给当地人民造成伤害。

“电子垃圾是我们的一个首要问题,我们在国内不允许随便丢弃废旧电子垃圾,但我们却把这些转移到国外。欧盟对这方面的禁令执行得非常严格,我们需要同样做,”来自伊利诺依的参议员唐纳德•曼祖罗(Donald Manzullo)说。

“现在发达国家的废旧电子产品却给发展中国家带来严重问题,人们每三到五年就更换手机,但70%的废旧电子产品被非法运到亚洲、非洲国家,”来自加州的女众议员戴安•沃特森(Diane Watson)说,“美国政府未能承担责任,让这些有毒物质蔓延,美国责任署的报告显示了这一点。”

“我们每户家庭都有三到四部手机,我们勿须解释电子垃圾有多么普遍,”新泽西州的众议员阿尔比奥•西尔斯(Albio Sires)说。

随后由本次会议唯一的传讯证人,美国政府责任署自然资源和环境主任约翰•斯蒂芬森发言。美国政府责任署前身在美国审计署,在2004年正式更名,主要职责为检查和监督政府的日常运作。

斯蒂芬森说:“自2007年1月,阴极射线管(CRT)条例生效以来,美国环保署(EPA)没有采取什么行动确保执行该条例,至目前为止只有一间公司被罚,且环保署并不打算真正执行CRT法规,”

他表示,美国的政策法规未能遏制大量有潜在危险的废旧电子产品出口,且这一出口几乎不受限制的,现行规定只集中于CRT,但公司很容易规避CRT法规,因为他们有信心,他们不会被抓住。“而美国环保署没有计划,也没有时间表,来确保基本的执行策略。”

然后,会议进入质询环节。加州众议员戴安•沃特森问:“电子垃圾回收在美国要收费吗。”证人斯蒂芬森表示,在美国如果主动将电子垃圾送去回收,是需要付费给处理商的,手机等的成本在五美元到二十五美元不等,而彩电等大件的回收成本在五十美元左右。这样一般消费者就不愿承担这个费用。而一旦禁止电子垃圾的海外出口,就必须在国内建立具备处理电子垃圾能力的工厂,形成这方面的产业链。

听证会进行了三个小时后结束。主席法雷欧马维加宣布将听证会的记录将被进一步总结讨论。

听证会制度是立法起点

“听证会制度是美国国会议员希望提出一项条例草案时的起点,他们会见一些希望解决某方面问题的团体,讨论可能的解决办法,主要是为了搜集信息,为起草立法准备,” Policy Impact传播机构负责人约翰•赫德(John M. Haddow)说。

赫德在1980年代曾担任犹他州参议员Orrin Hatch的立法主任,负责议员的立法工作。他解释说,听证会通常由国会议员提出,然后分类别提交到参议院、众议院各个相关委员会,除了国家机密外,听证会通常向公众开放。

听证会主要是为起草法例获取信息和意见建议,但也可以是监督政府部门的活动,而很多听证会也可能只是为了解情况,本次听证会即是为收集资料,而不是通过一项法案或起草一个法律。根据宪法规定,众议院和参议院各个委员会主席均可宣布就一个主题举行听证会,主席也通常邀请其他议员发言,此外还邀请证人到现场接受质问。

“很多的听证会和议案在提交过程中死去,不能最终成为法案,只是提交,最后没人关心,”赫德解释说,最后提案提交众议院讨论,讨论通过后再提交给参议院,但可能两院讨论后的修改版本不一样,这时需要从两院重新派出议员一起讨论修改草案以达成一致。之后,议案再次送回众议院,通过后送交总统签字。通过这一过程完成将长达8个月到一年。而如果总统否决,两院需要投票以驳回总统否决权,投票比例要达到议员总数的三分之二。

根据《国会日报》9月18日的记录,当天众议院有21个听证会,参议院有9个,话题涉及各个方面。在成千上万的听证会中,最后每年最终立法的只有40到50项。

“如果有危机,就会有议题。我可以要么提出一项法案来解决问题,或者我也可以举办听证会,让所有人畅谈可能的解决方案。听证会的目的就是把事实摆上台面。国会有权举办听证会来监督行政部门的行为。行政部门也可以用否决权来反对国会。这就是所谓的相互制衡,”本次会议的主席、美国亚太事务及全球环境委员会主席艾尼•法雷欧马维加早前在接受本报道团记者采访时候曾解释说。

整个听证会过程被记录编号,存入国会资料,向公众公开以便查询,听证会也对媒体公开。

“一些听证会收集事实,但有一些很政治化。听证制度是非常宝贵的机会,它请来一批专家小组探讨议题,让国会议员、参议员去了解信息。没有隐藏,任何人都可以阅读,打印出来,”赫德表示。

同性恋权利、堕胎等重大议题的听证会通常人满为患,在国家安全等议题上的热烈讨论也通常引来媒体记者的蜂拥。而在一些重要议题上,通常举办多个听证会,以确保最大限度的征询公众意见。很多公众可能希望出席,可能要排队去等票。每天,国会山的门口和两边的议会办公室,便这样人头涌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