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选民的选举心态

初次见到墨西哥裔的America Stevens时,她正站在路边一個小摊子旁边,摊子上整齐地摆放着奥巴马的白色竞选T-shirt和帽子,正面清晰地印着蓝色的“Obama’08”字样。早上9点钟,俄亥俄州戴顿城市清晨的雾气还未散去,空气中有一丝冷意。她用蓝色风衣的兜帽套住头,把手夹在胸前等着购买纪念品的奥巴马支持者。那天早上,奥巴马将在戴顿的棒球训练场里举行集会。

我正在训练场外找寻合适的采访对象,恰好和她对上了眼神,她一边拉下兜帽,脸上绽开笑容,一边热情地对我说“Welcome to the United States。”

“生意很不好,我可能是摆错位置了。”Stevens 收起笑容,指着对面人来人往的摊位说。为了能占到一个好位置,她在早晨8点钟就来到场外,距离集会开始的时间还有三个半小时。

Stevens每日赖以维生的工作就是印T恤。校服、篮球队服、足球队服、奥巴马T恤、麦凯恩T恤……只要能挣到钱的,她都有办法印出来,然后摆到摊子上卖。油价疯涨,连超市东西也在涨,她说收入早已跟不上物价涨速了。“我没有抱怨,生活很难,但还过得去,只要不再加税就好了。”她说。

她是一个中间选民,但已经开始倾向共和党。尽管她认为民主党在移民政策上更人道,她更相信麦凯恩有能力带领美国在国际上树立威信。同时,她还相信,麦凯恩不会对她这样的小生意人增税。

Stevens有6个孩子,最小的儿子今年刚上小学,最大的在读中学。虽然偏向共和党,不过她还是决定等大选日再投票,因为她还要再自己做点“功课”,多研究一下两位候选人的政纲,尤其是教育的政纲后再决定。她认为这对她孩子的将来关系巨大。

作为一位墨西哥裔选民,Stevens最关心的话题是国防。她说,只要美国能够一直保持强大,她就会有更多的生活安全感。她说,自己的童年在墨西哥边境城市Torreon度过。冷战时期的危胁无处不在。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使她对生活安全感的渴求分外强烈。她在1988年从美墨边境冒险进入加州再辗转来到俄州,到現在還有不安全感。

最后,Stevens 和我说起她的名字America的由来。她的生日是10月12日,刚好是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的日子。她的父亲于是就用美洲(America)给她命名。而后来,她冒着危险来到美国(America)。她的经历和她的名字,冥冥中似乎早有联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