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票员年轻化:消除差错选票的尝试

招募监票员的宣传广告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二年级学生莱斯利•奥巴利(Leslie O’Bray )刚刚登记为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华盛顿地区的投票监督员。但是当她来到能容纳60人的美利坚大学的玛丽花园中心三号房进行培训时发现,这个大选投票监督员讲座只有寥寥几人。她和美利坚大学中国交换生傅皓是这里仅有的听众。

这也使得演讲者——华盛顿民主党通讯部主管大卫•米德斯(David Meadows)非常尴尬。半小时过后,这两位学生也离开了。米德斯最后没有进行演讲,他气愤地说:“这简直是太荒谬了!”

大选临近之际,美国选举协助委员会(U.S. Election Assistance Commission,EAC)特意推出这一项目,从9月份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的27所大学和非赢利组织招募一些年轻人作监票员工作,仅在首都华盛顿便准备招纳150名大学学生。这次的招募讲座是美利坚大学民主与选举管理中心的一系列活动之一。

据民主与选举管理中心项目经理艾利森•普雷沃斯特(Allison Prevost)介绍,监票员招募计划的目的是让更多的年轻人参与政治过程,让公民养成参与政治的习惯,并且满足投票站的需要。

在美国,监票员是一份义工工作,参与人员一般是老年人,因为他们的空闲时间较多,但是他们一般行动迟缓,反应不够迅速,有时也难免出现差错。而且往往还因为各种事情不能出勤。在负责项目之前,普雷沃斯特曾经是2006年马里兰州初选的监票员,但投票时仅有不到一半的工作人员到场。

差错选票或许已曾改写了美国历史。2000年的总统大选中的蝴蝶选票是对美国选票监察制度的一个巨大的挑战。当时选情在佛罗里达州出现了争议,小布什和候选人戈尔在佛罗里达州的得票仅有几百票之差,由于当时选票的不合理设计和投票设配的问题,仅在佛州的棕榈滩县便造成了一万多张废票。此外,选票的蝴蝶型设计和使用人手凿孔式投票的方式,佛州500多张的选票无法识别。牵动人心的总统竞选竟取决于区区数百张选票上。最后两位候选人把佛州选举的争议推上了最高法院。37天后,经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法官宣读了七十多页的裁决书,布什以537张选票的微弱优势赢得了该州的选举从而入主白宫。

直至2001年的5月4日,佛罗里达州议会通过了一个选举制度的改革方案,将废除选举中争议最多的蝴蝶型选票,并拨款2000多万美元为全州67个县添置电子选票机。此外,对选举工作人员的要求作出了具体的规定。

然而,即使更新后的投票方式,然后存在差错的可能。据2006年美国协助委员会的投票机制报告中显示,先用填写纸质选票,再进行扫描的光学扫描投票机在全国的使用率是42.7%,而触屏式投票机的使用率仍然是最广泛,占53.6%。触屏式投票机被认为是流失选票的主要来源,因为选民按规定触碰屏幕投下选票后,没有办法确认选票会被正确计算,而且也无纸质选票存根可核对。

因此,自2006年中期选举开始,美国选举协助委员会开始正式招募年轻人为投票监督员。

普雷沃斯特说:“选择年轻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能承受长时间的工作需要,而且更容易掌握新投票机的使用。”

登记为投票监督员的条件很简单,首先你要先登记为美国选民。然后,只要你能保证在投票当天出场,并在投票开始前接受一定时间的培训即可。报名可通过email方式,截止时间是2008年9月30日。被选中的监督员到时将在各选举投票点进行助选和监督工作。工作时间一般从早上6点半到晚上9点,或者直到最后选举结果出来。

美国选举道德规范委员会(Board of Elections and Ethics)将派出培训人员对学生进行专业的培训,他们制定了具体的要求。此外,监票员研究院(Pollworker Institute)也会组织2-3小时的培训项目。普雷沃斯特说,一些志愿者会缺席培训的课程的情况不可避免,所以要求每位报名的学生必须接受强制性培训6小时。

虽然美利坚大学民主与选举管理中心推出了一些优惠政策如每天工作可获得120-140美元的酬劳,但是到目前看来尚未取得显著的效果。上一次活动播放纪录片《失效选票》时也仅有不到十个学生。美利坚大学一年级学生塞思•博可(Seth Borko)说:“我没有时间参加做监票员,因为我的课程太多了。”塞思说他不是非常了解两位候选人,他认为奥巴马的经验不足和麦凯恩的年老体弱都没能说服他投上一票。

华盛顿民主党通讯部主管大卫•米德斯承认年轻人参与政治的热情不高,或是登记而不投票。“奥巴马阵营已经想办法让他们在11月4日当天前去投票了。我们将使用高科技,例如第一次在选举中使用短信网络通知、提醒他们去投票。”大卫相信,年轻人的投票是使奥巴马成功不可或缺的部分。

参加培训讲座的莱斯利•奥巴利是在两周之前才报名作监票员,她认为这是一个更好了解国家政治的途径,虽然对于监票员的工作,她还没有明确概念,但是“如果在选举中我碰见‘黑箱投票’的行为,我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指证的。我相信政府会保护我,法律会保护我,我不会见事不管。”

“2000年大选与这次的大选相似的是两位候选人的选票将会非常接近。”约翰•赫罗(John M. Haddow)是一家研究政治影响的游说公司中的负责人之一,他说:“虽然这样,但是我希望看到的是一位候选人能赢得全国的大部分选票,从而顺理成章地成为总统,而不是各持相近的票数争个你死我活。再说,我不想再看见因为选票的争执问题又闹上法庭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