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奥巴马幕僚长卢沛宁:未来内阁必有亚裔面孔

[摄影:马婧]

美国总统大选选战正酣。民调和选情占上风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仍然在全美各地奔走拉票,他的幕后则站着一位他在哈佛大学的同班同学、幕僚长(Chief of Staffs))卢沛宁(Chris Lu)。

现年41岁的卢沛宁是第二代华裔美国人。他的父母在1960年从台湾前往美国留学。他在新泽西州出生,马里兰州长大,普林斯顿大学毕业。1988年到1991年在全美排名第一的哈佛大学法学院就读,与奥巴马三年同窗。卢沛宁曾在年初接受他报采访时说,当时的奥巴马已是全院闻名人物,是哈佛法学院院刊《哈佛法学评论》首位非裔总编,不过由于哈佛法学院每年招收550人,同学甚多,两人当时并不熟络。

但是,卢沛宁的妻子凯瑟琳·汤普逊更早就认识奥巴马。1988年,奥巴马在进入哈佛之前,曾在芝加哥的西德利·奥斯汀律师事务所做实习生,而卢沛宁的妻子当时担任该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由于这层特殊的关系,她和奥巴马早就认识并且有所往来。在奥巴马宣布竞选总统之后,其收到的第一笔捐款正式凯瑟琳·汤普逊在华盛顿举办家庭宴会筹来的。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卢沛宁从哈佛毕业后一直在律师事务所里工作,他于1997年踏入政坛,成为当时美国众议院的一位副法律顾问。早在2004年总统大选期间,卢沛宁就曾担任民主党候选人克里的高级顾问。2005年初,奥巴马首度当选伊利诺伊州联邦参议员,卢沛宁应邀加入其团队,担任奥巴马参院办公室的立法事务总监(Legislative Director)一职。在任期间,他率领一个15人参谋小组,替奥巴马负责所有国会立法事务和演讲,并就所有国会投票决定为奥巴马建言。

最近两年,卢沛宁又成为奥巴马竞选团队的重要班底。今年年中,他正式晋升为奥巴马竞选团队的幕僚长。对此早前就曾有美国媒体预测,年轻的卢沛宁将有望成为“赵小兰第二”,成为奥巴马内阁核心成员。

卢沛宁于10月29日代表奥巴马参加了大华盛顿地区(包括弗吉尼亚州、华盛顿特区和马里兰州)首次华裔城邦会议(Town Hall Meeting),回答现场华裔选民对各种大选议题的疑问。会议结束后卢沛宁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卢沛宁说,华裔社区此次主动把公开议政带上前台,反映了华裔群体政治意识的觉醒。他还说,未来内阁里必有亚裔面孔,但拒绝透露自己是否为其中一员。

“奥巴马内阁必有亚裔面孔”

记者:华裔选民在此次大选中的作用有多大?

卢:华裔选民实在太重要了。尽管政见可能不一,但他们参与到选举中,这是很大的进步。你可能早就听过,不少华裔选民一直把诸如“我不想参与政治,因为政治很肮脏”之类的话挂在嘴边。但现在他们已经意识到,选谁当总统对自己的生活至关重要,这甚至会改变他们的生活。就在他们走上前台参与投票,放大自己声音的那一刻,我认为华裔美国人已经觉醒了。

记者:作为一名华裔美国人,你认为奥巴马的哪些政策最吸引华裔群体?

卢:我会说,教育议题是最打动我的。我来自一个移民家庭。我的父母亲最关心如何能让我得到最好的教育。他们省吃俭用,通过学生贷款,我才得以读到大学。所以,教育议题对我是最重要的。医保也是一大议题。在美国共有200万亚裔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12%的亚裔孩子被隔绝在医保体系之外。事实是,我们的医保计划将帮助到每一个美国人,这种影响不容忽视。

此外,我觉得我们的减税计划也呼应了选民的需求。有一点人们不常提到的是,奥巴马对科学极为重视。过去8年,我们一直生活在布什总统的价值观中。本质上,布什总统认为科学是不好的,如果他的团队里有人说他的政策会加剧气候恶化,这人马上就会被开除。但新任奥巴马政府绝不会这么做。他希望促进科技知识传播,帮助美国人学习到这些知识,使他们在全球经济中立于不败之地。

记者:在初选中,不少亚裔美国人都把票投给了希拉里。你觉得现在他们已经准备好改投奥巴马了吗?

卢:我觉得,某种程度上人们一直对希拉里保持着积极的情感,因为亚裔美国人的确对克林顿政府印象深刻。另一方面,初选对民主党来说很惨烈,因为这就像家庭内斗一样。现在我也不确定亚裔们将会投谁的票,不过我们已经在社区做了很大的努力。我们印海报、打电话、上门拉票等。我们已经做了一切能做的事情,就是为了确保一周后他们会投票支持奥巴马。

记者:尽管如此,你是否同意一些亚裔美国人对奥巴马的背景或资历仍持怀疑态度?奥巴马团队该怎么做才能消除这种怀疑?

卢:过去21个月我们一直在向人们介绍奥巴马的为人。如果你还没看过初选中他参与的22场辩论和刚结束的3场普选辩论,明天晚上你得看看那长达半小时的奥巴马广告,里面对他的生涯故事、家庭和政策有详细介绍。我认为多数美国人对奥巴马已经很了解了。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教育的过程。

记者:假如奥巴马执政,他的内阁或政府里会有更多华裔面孔吗?

卢:其实,他的参议员办公室里两位最高级助手都是亚裔。我认为这是他多元化的一个独特例子。假如他没这样做,我也会支持他这么做。我完全相信,他在未来会有一个背景十分多元的团队来帮助他管理这个国家。

记者:在他的竞选团队里有多少亚裔呢?

卢:大约3000人。我知道有很多,但具体数字并不确定。

记者:那么奥巴马的执政会将会怎样提升亚裔在美国社会中的地位呢?

卢:奥巴马已经承诺在他的政府里将会雇用更多亚裔担任政府要职。这点麦凯恩可没有提过。他是我认识了16年的朋友。我知道他会信守承诺,他一直站在对的一边。

记者:我们知道,赵小兰在布什政府里被任命为劳工部长,那你觉得在奥巴马内阁里会有华裔面孔吗?

卢:我很有信心,奥巴马内阁一定会有亚裔面孔,但我不确定会是谁。

“外交政策很棘手,我不想介入”

记者:你能谈谈未来政府里美国的对华政策吗?

卢:其实我真不想涉足外交政策领域。这个领域十分棘手(tricky),一个错误的陈辞就会把人逼疯,我不想介入。

记者:那自由贸易政策呢?中美两国今年举行了数轮战略经济对话,你觉得新任政府会继续这样的对话吗?

卢:我也从来不谈贸易。我觉得这种提法有一个问题,你把焦点集中在诸如中国大陆或台湾的问题上,而不在那些可以团结美国人的议题。人们总问,你们将来会如何处理中美贸易关系,可是,美国工人呢?难道保护美国工人不比保护中国工人更重要吗?这是我的看法。

记者:公众很少听到拜登对亚裔的政策。

卢:我认为拜登和奥巴马的亚裔政策很相似。假如你和特拉华州的人聊天(拜登来自特拉华),你就会发现,拜登在民权领域享有崇高的声誉。他还雇请了许多亚裔人士。

记者:距离大选日所剩时间不多了,奥巴马将会把焦点放在哪些州?

卢:弗吉尼亚,俄亥俄、北卡罗莱那,佛罗里达、印第安那、密苏里、宾夕法尼亚和内华达。这些州的走向将决定大选结果。我们对现在所处的领先位置感觉很不错。

记者:奥巴马很有可能成为美国首位黑人总统。但至今仍有人怀疑美国是否对此做好了准备。在竞选过程中,你怎么看待种族议题?

卢:很明显,种族一直是个重要议题。但我们还不确定它到目前为止究竟有多重要。经过21个月的竞选,我们已经让更多人知道了奥巴马的为人和立场。但很可惜,今晚仍有不少人对他成见颇深。这也意味着在未来7天,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坚信只要人们看看他的为人和立场,和他的对手比较一下,他们就会发现奥巴马的确会成为更好的总统。

记者:长期以来你和奥巴马工作一直十分密切。你能否谈谈你的上司?

卢:他没有什么嗜好,如果有,那就是和他的家人在一起。他的家人对他来说意味着全部。无论我们在哪,我们在开什么会,一到晚上七、八点,他就一定会离开会议给他的孩子打电话。当他在华盛顿任参议员时,一到周五只要我们完成工作,他就会马上跳上飞机飞回芝加哥见他的孩子。前些天他甚至暂停竞选回夏威夷看望他病重的祖母。当他母亲去世时,他不在身边。他当时就承诺绝不再让这种错误重演。而这种家庭观正是华裔群体所重视的。奥巴马对此非常理解。

记者:你和奥巴马在哈佛大学法学院三年同窗。个人来说,你如何评价奥巴马在哈佛大学的为人?

卢:我总是对人说,你绝没有机会和未来的美国总统成为同学的,但这确实要成为现实了。他是个特别的人。心地善良,很有思想,饱满自信。当他说话时,人们会自然地聆听。他就是有可以把人团结在一起的能力。从哈佛到今天,这点他一直都没有变,他一直是个真诚的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