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纳星报:新媒体变革方兴未艾

宾夕法尼亚大街307号,是印第安纳星报的大楼。这栋建于1972年的赭色建筑并不起眼,人口不到一百万的印第安纳波利斯到处都是这样只有三四层敦厚的小楼。

早晨9点半,报社里的记者并不多。和中国大陆的许多报社一样,按部门划分的领地里,每个记者只能分到一个田字格。一张桌一台电脑加上一些零碎物什便构成了一个记者的工作空间。报社中央有几台电视机,播放着CNN等主要电视台的即时新闻。

刚好赶上他们今天的图片选题会,我们被领到二楼一起参加。会议室正中央有两块大屏幕可以随时上网。周围的墙壁上贴着当天的报纸,还有一个特殊的透明报箱放着当天报纸的不同版样,有的配图,有的没有配图,看哪一个比较吸引受众。图片在印第安纳星报的报道中占很大比重。一些重大报道更是如此,最近的是足球联赛和怀特河洪水追踪。每到周末,图片总编还会做一个带音轨的幻灯片故事。在媒体融合的趋势下,为了丰富网站的多媒体内容,这里的17名摄影记者有时还要承担一些Video的拍摄任务。

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把传统报业推上了十字路口,如何细分化受众,如何做到印刷版和数字版的和谐共存,以及数字报业的盈利模式等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记者在新环境下的角色转变我们也可以在印第安纳星报的变化中窥见一斑。这次的北京奥运,印第安纳星报派出了一名背包记者Matt Detrich全程报道奥运。所谓“背包记者”,就是掌握了全面的多媒体技能,能够同时承担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报道任务的全能型记者。Matt Detrich说他在北京的大部分时间都和瓶装水和快餐作伴。不仅一人身兼数职,在奥运场上还要常常兼顾报道同时发生的几处新闻。有时为了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有时不得不放弃拍摄某一条新闻的最佳位置。

背包记者在融合媒体时代成了新闻从业人员的发展趋势之一,报纸本身也面临着的数字化时代的战略调整。首先是席卷西方的“瘦报风潮”,再是风起云涌的数字化报业运作。这个创办于1903年拿过两个普利策的百年大报自不甘落后。印第安纳星报网站Indy.com设计十分风格化。着重本地化运作和受众参与是网站运作的两大宗旨。

Indy.com有三个子网站,Indymoms.comIndypaws.com,一个受众集中于本地年轻女性,另一个主要服务于宠物爱好者交流,集新闻、本地咨讯和blog服务为一体。“女人们疯狂的上Indymums。”印第安纳大学新闻学教授Sherry Ricchiardi这样谈起这个网站。《印第安纳星报》数码新闻总监John Sweeney 说这样的好处是可以更清楚地划分受众,有利于定向广告的运作。比如有专门服务于年轻女性的网站,报纸就可以少一些这方面的侧重。报纸主要是新闻内容的报道,网站不仅有当天印刷版的主要内容,还有相关视频,更多的现场图片等。而重视受众双向合作也会带来稳定的流量。

Indy.com曾在08年情人节征集过“你遭遇的亲吻瞬间”图片征集活动,收到数以千计的图片,甚至直到9月图片集还在不断更新。此外,网站还是一个当地生活的导航仪,拥有强大的查询功能,甚至网站与当地警署合作,网民可以随时查阅自己所处街区的犯罪实时更新的互动地图,时差仅仅5分钟。“定向广告是我们主要的盈利方式”Sweeney说,“但我们从不给订阅了我们新闻板块内容的用户发定向广告,我们不需要这样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