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巧遇泉州老乡

郑加良(左)与店老板唐女士合影

来到华盛顿次日,我和文欢一起在住处附近找餐厅吃晚饭。刚出路口,文欢就发现了一家门口写着“嘉鸿Chinese food”的中国餐厅。店从外面看并不起眼,和KFC肩并肩,简单得让人怀疑是KFC的小分馆。不过远在他乡,凭着本能对“Chinese food”的好感,我们仍愿进去试下。

店实在很静。推门进去,纵深的店里,除了老板和老板娘在最里的前台聊天外,十几张长方形餐桌上空无一人。我走在文欢前头,起初对这店并没什么好感。

简单看过菜单后,没想老板娘竟主动先和我们攀谈起来。

“你们都是从中国来的吧?”
“嗯,是的。”
“哪个地方呢?”
“广东汕头大学。”
“你们都是广东人吗?”
“不是。我家在福建。”
“啊,福建哪里的?”
“泉州。”
“啊,我也是泉州的啊!”老板娘的脸上绽开了笑容。

这个“意外”把我乐开了。我知道这世界其实很小,可我还不知道它竟然可以这么小。在华盛顿遇到同乡,使这个城市突然变得可爱起来。我和文欢最后决定留在这里吃晚饭,也留住这份缘份。

老板娘姓唐。家住弗吉尼亚的她和丈夫都是中国人。丈夫来自福州,1975年来到美国。她则是1979年来的,并从此和餐厅挂上了钩。从一开始在马里兰州做餐厅开始,到去年转战DC,前后近30年——大半生都在餐厅里度过。

“现在想把这家餐厅卖了。”老板娘在我们吃饭时来和我们聊天。“两个月前差点就甩出去了,后来还是没卖成,很可惜。”

餐厅的外卖生意一直都不错,中午尤其好,常常忙得不可开交。她说,真正想卖店的原因是,“实在是太累了。”她说,为了积攒家中四个孩子的学费坚持做了这么多年,现在孩子都长大了,是该休息一下了。

老板娘家有四个孩子,三女一男。小儿子今年刚到佛罗里达读大学。大女儿北京奥运会当天成婚,如今在美国科学应用国际公司(SAIC)里当设计师。她大学在纽约州私立雪城大学读书,每年光学费就要46,000多美元。二女儿也在读大学,三女儿现在香港城市大学当交换生。尽管四个孩子平时都有打过工,但毕竟杯水车薪,夫妇俩仍然要扛起这份教育重担。

此外,为了让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孩子们不至于与中国文化绝缘,他们从孩子小时就花钱请人教中文。她说,孩子们现在接受美国教育,都被美国化了。现在尽管他们都会说中文,但却从未回过中国。后来孩子们甚至会抱怨,要体谅一下他们的教育背景,不要太逼他们学习中文。

老板娘在回想这30年如一日的生活时,提到这种生活的封闭和无趣。她说,你想想,一天花那么多时间在店里,除和顾客沟通外,和外界几乎是隔绝的。不过,四个成材的孩子是她心头的骄傲。毕竟,能像她这样成功的华人家庭,在美国殊为不容易。

2 comments(+加上你的吧?)

  1. Sally 2008年九月18日 9:43 下午

    好巧啊!在华盛顿都被你遇到老乡!
    这家中国餐馆我也经常去的,老板娘人很好的,很健谈。
    个人觉得他们家的鱼香茄子和四季豆烧肉还挺中国的,其他的就比较American Chinese food啦。

  2. Daisy Liu 2008年九月19日 11:38 下午

    加良,我都记得这个老板娘!我们当时也去店里吃过好几次,特别是师妹,简直是常客。我们走的前一天,老板娘还硬是请我们喝酸辣汤,十分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