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剪片中度过印第安纳到华盛顿之旅

美国大选报道团队的“大篷车”,后面拖着行李车 [摄影:马婧]

从我们到达明尼苏达州起,我们有了一台15座的汽车。Frank载着我们穿梭明尼亚波利斯、圣保罗和布鲁明顿去报道共和党的全国代表大会(RNC)的故事。还从明尼苏达到芝加哥,从芝加哥到印第安那波里斯,从印第安那到华盛顿,我们在这部车上度过了不少时光。

车内有笑话,有歌声,也有来自收音机的乡村音乐和竞选的最新情况。车外天气时晴时雨,一派美国田园景色。但是看久了也会产生错觉。好像永远都开不出同一个地区一样。

我们从印第安那驾驶回到华盛顿总共用了11个小时,这可以说是我坐过的汽车最长的一次。车一路开来一直下雨,我无心窗外风景,因为要在车上剪片子。

我们希望能到华盛顿之前完成“奥巴马的芝加哥足迹”这个片子。根据我们的剧本,片子要剪差不多10分钟。这是我们最长的一条片子,压力巨大,而且必须在回华盛顿之前做完。所以我决定要在车上剪片。

我们用的17寸的苹果MacBook Pro笔记本,重6.8磅。因为没有电脑包,所以我们一直用原装的扁正方形电脑盒来载这台笔记本。在整个车程里,这个盒子就成了我们的工作桌。我把它平放(约高10厘米)在我的大腿上,放上电脑,安置好硬盘和耳机等,开始艰难的移动鼠标。因为东西特多,我被换到了车头副驾驶位上。

虽然鼠标比平时在桌面上划的要难移动,但还是比我想像中要容易些。不过在一些有防速槽或者不太平稳的路段,不管我怎样把鼠标移向我的目标,它还是会像磁铁一样划开。所以在这些路段我干脆抬看看窗外的雨和草。看着看着,眼皮撑不起来了,手一软,鼠标掉到椅子上。所以我干脆盖上电脑睡了一会。大概半个小时醒来后,Frank还在默默无闻地开车,窗外还是雨和草地。我又开始剪片。

连续几天晚睡早起,早上又没吃早餐,但我不知道那天为什么不觉饿也不觉累,也没有头晕,只想剪片,想马上把它剪完。只是大腿一直被压着特别难受,需要不时提起腿上的东西。

在中途加油站下车时,好不容易把所有东西移给洁彤,我才能下车。下车时觉得大腿的肌肉硬得好像要死掉一样。我赶紧伸两下,松松筋骨。当我大动作地伸腿时,一个刚加完油的金发男奇怪地望着我。

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我终于剪好片子,交给洁彤做字幕。还好,我没吐,也没想象中的晕,只是调音轨时太困难。在车上剪片子这样的事情,电视记者们可能经常做,但是就自己而言,我很开心第一次能做到。

想到这里,我赶紧闭眼睡回华盛顿。

2 comments(+加上你的吧?)

  1. kasan 2008年九月18日 11:34 下午

    快d買個包…當然不是食的

    再買個电腦用的散熱風扇……

    閉完眼,……..有時間要睇下其他人仕;…拍有关”奥巴马在芝加哥”的片….对自己有益和可學到野.

  2. kasan 2008年九月19日 10:58 上午

    奇怪….之前有写的文呢?

    is ok

    电脑风扇是有用的,以防台 mac 太热….

    睇下别人拍之片是对自己有好处,…同一新闻为何别人会用另一手法表达,…反思自己之不足.

    睇多D高素质的新闻片也有帮助,….

    铁脚;马眼;神仙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