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胜文:越战老兵忆往昔峥嵘岁月


“在越南的每一分钟,下一刻都不知道是生是死!”回忆起当年在越南战场上的那段日子,现如今翁胜文已经能笑着说出来了。

今年 58 岁的翁胜文,头发已经花白,但说起话来依旧声音洪亮,他盘腿坐在硬木沙发上,几次起身坐回去之后,又不自觉的把腿盘起来,双手放在膝盖上,好像回到曾经和战友闲谈时的情景,他身上依旧保留着那个年代席地而坐的习惯动作。

翁胜文一九七六年参加共产党军队,七九年被派往越南战场。那个时候,他才二十三岁,是个还没结婚的大小伙子,也是 53703 部队 122 团 1 营机械连 1 排 3 班的一名战士。接到上级作战命令之后,他所在的部队从海南先坐船到湛江,再从湛江坐火车到达南宁,最后进入越南境内的高平县。

1979 年 2 月 17 日至 3 月 16 日中国和越南之间爆发战争,史上又称第三次印度支那战争。据历史记载,中国在此次战争中,只是迅速占领几个北部的城市,取得胜利之后又迅速撤回来。但当时形势险峻,在一个月内完成任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这支中国军队英勇作战,创造战争史上一个“奇迹”,翁胜文就是其中的一员。在当时的战争环境中,高平县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成为两方的争夺焦点。但是当地地势险要,两边是高山,路不过五米宽,加上中国军队异国作战,对当地环境不熟悉,语言不通,大大加大了作战的难度。

“哪里有住的地方,停下来,躺地上就睡”,翁胜文回忆起当年的行军情况,由于远距离作战,物资都很难供应,军队在哪里停下来,士兵们就直接席地而睡,下雨的时候,也仅仅只有一张遮雨布。平时的伙食几乎没有见到过肉,不过他们也会“就地取材”。炸鱼塘成为了改善伙食的途径之一。作为工兵,他们很容易弄到几包炸药,然后几个人在最近的鱼塘,炸个底朝天,享受一顿“美食”。

“战场上,最危险的是敌人再暗,我们在明”,翁胜文作为一名工兵,主要任务就是在主要部队开进战场之前保障基础设施畅通。实际上,在到达的时候,当地的人早就已经躲到地洞里面,地面上看不到一个人,此时最重要的是提防有人打“黑枪”,“有不少战友就是牺牲在这些暗处的枪口之下。”

战场上,生死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翁胜文曾经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亲眼看到另外一个正在执行爆破任务的小组成员被敌人的炮弹击中,牺牲在眼前,而自己身边的战友被流弹割伤了鼻梁了。“真正在战场上的时候,不会怕死,怕也没用”,他语气中带着军人的一股豪气,似乎回到了那个在战场上拼杀的岁月。

战场上,不仅仅拼的是蛮力,还有脑力。工兵的任务不仅在前期的建设,还有后期的“破坏”。在部队顺利经过之后,他们要破坏当地的军事基础设施,炸毁仓库,三人为一个战斗组,他笑着向我们揭示炸房子的技巧——把炸药包放在墙角,“只要炸斜了就好,不用炸倒,这样敌人又不敢进去住,还得自己先办法把他推倒”。

武器是决定战争的一大重要因素。当时越南军队得到苏联的武器支持,军事装备处于当时世界先进水平 。翁胜文曾经在战场上听战友描述“苏联炸弹”的威力:炸弹进入坦克之后,并不会爆炸,而是在短时间内迅速升温,使整个车体变得通红,“就像打铁时烧红了的铁片一样,车内的人根本来不及逃命”,他长长叹息了一声,“战争是残酷无情的”,可怕的战争武器只是描述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同年越战结束,翁胜文获得集体二等功,拿到一个个人嘉奖。一九八零年十二月十四号,他离开部队。81 年回老家娶妻生子,恢复到正常的生活,那一段腥风血雨的历史从此合上了篇章。当时他没有获得任何特殊待遇。现在家住蓬洲村,自己喜欢饮茶,经营着一家小茶店,三代同堂,享受着天伦之乐,2010 年,经政府的承认,现在他每个月可以拿到三百多元的补贴。

而现在,周围更多的人知道的身份,是蓬洲私染书画社的社长,一个在当地有着二十多年历史的书画社。除了在家人面前,他很少在外提到自己的这段历史。但是他们当年的战友依旧保持着联系,“上个月还有人在 QQ 群里发了我们老团长的照片呢,大家现在分布在各地,聚一下也不容易啊”。

对于那场战争的评价,他沉默了一会,眼睛望着前方,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虽然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但换来 30 年的和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