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老人族


 老人住老屋

砖瓦间渗入暗黄的光线

老去的人儿

沉寂在被遗忘的角落

龙美寨·请愿老人

640.webp

黄耀河,和老伴居住在龙美村黄氏宗祠隔壁的小屋里。年过半百的他,有一颗忧国忧民的心。在巷口看到我们,得知是汕大的学生,他立马高谈阔论起来,滔滔不绝的说着他对和平治理国家的看法。黄伯伯在2001年9月18日写了第一封信——《小民黄耀河给联合国潘基文先生公开信》,2015年写了一封给汕头市人民政府,随后执笔完成了六封关于其对于治理世界和平的看法的倡议书。他热情的领着我们到他家,拿出一沓资料迫切地想让我们看看,最让人吃惊的是,他蹲在地上,捧着资料,一字一句的念了起来。

后埔村·耄耋老人

640.webp (1)

重修的祠堂,老人组伴着潮剧声,喝茶闲聊。老人们大多八九十岁,平日到祠堂来聊聊新闻、给上级干部们执行指令,堪比村委会。日复一日的日子,老伯会不会也想到外面看看?

后埔村·小香港

640.webp (2)

小香港是全村最高,也是最精美的一栋楼。既有传统的斗拱绿瓦,又有近代精致的雕画和砖瓦,屋檐墙瓦,还隐约显现它当年的华美与风采。之所以称为小香港,因建起房子的主人,是在香港赚了大钱。小香港的主人早已定居在香港,住在这里的是旧时主人的亲戚。如今,小香港破败不堪,腐蚀成暗灰的陈色。它,何曾不是被遗留的老人。

冠山村·半瘫婆婆

640.webp (3)

走进一家气派的大宅子,院子边上有一个小屋,以为老奶奶大声的喊叫从里边传来。“有人来了吗?有人来了吗?”她不断的重复着。从窗口向里看,老奶奶坐在一张中间已经严重下陷的木床上,她直直的看着我们,眼里带着渴望,和强忍的悲伤。奶奶姓黄,半边身子已经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一个人独自生活在一间漆黑潮湿,不足20平米的小屋。出生没多久就被父母抛弃,如今唯一的儿子也弃她不顾。  面对我们几个陌生人,短短几分钟,黄奶奶已是眼泛泪光。

村子里的人想往外走

村外的游客不为它停留

记录的力量很微小

但至少有你的关注

感谢

稚程/静文/谭贤/曼希/绮绮/海欣/晓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