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甜味—龙湖寨酥糖记


  龙湖酥糖是平凡的,但它却又很独特,因为它是“有温度的”。 寻找龙湖寨的美食搜集到的资料不外乎两个:酥糖和冻糕。一问当地人才知道酥糖四季都有,但冻糕一般只有在中秋节前一周才会做。那便寻那酥糖吧。向当地人打听酥糖的来历,大家都说从小吃到大,但却不清楚具体什么时候出现的。老祖宗的东西,谁说得清起源。不问不知道当地人十分爱吃酥糖,酥糖就是和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样,是村里人的日用品之一,肉可以没有,糖不能断。 龙湖寨不大,从入口城墙入,走马观花,数小时的功夫便可全全游历。酥糖在中国分布实为普遍,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而龙湖寨酥糖出名的原因就在于它精确的温度的把握,温度过高糖会焦,温度过低糖凝聚后不酥脆。这么多年来,龙湖酥糖的制作工艺大致没变,做糖师傅说老祖宗的规矩可不能坏。虽然也有机械生产,但口感远远不如手工生产,“机械再厉害,哪有我们这双手厉害”龙湖酥糖制作师傅骄傲地说。 龙湖酥糖贯穿了不知几代人的生活。龙湖酥糖已经成为他们的一种情结。 走进一家刚开业的小店,老板从工坊出来,带小跑地走过来,热情招待。我虽自认为龙湖酥糖入口感觉和以往吃过的酥糖没太大差别,可看老板充满期待的脸,我还是装作很惊喜,对其赞不绝口。老板一听,很欣喜地笑了。他说他们家几代人都是做酥糖维生的,到他这代家里只有一个孩子,父母都希望他继承手艺,安安分分地卖酥糖。可老板小时特别喜欢读书,最后,在梦想和家人期盼之间,重视家庭关系的老板选择放弃读书,中学毕业后就辍学了跟父母学手艺,二十几岁娶了妻,两个人一起打理这个店,一晃大半辈子就过去了。 当我问到老板他有没有后悔过现在的选择,老板很实诚地说当然有,不止一次,他梦见自己读完了书干出了一番大成就,可当一觉醒来,看着旁边鼻息轻微的老婆和屋外的糖罐,他也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有懊悔,也有对现在平稳安逸生活的宽慰。 店里生意挺好,一个体型微丰的中年妇女进店来买酥糖。交谈中得知,这位女士是早已嫁到外地的本村人。“小时候(家长)不让吃太多,条件不好,就骗我说不过节吃酥糖牙齿会掉光。有一次实在馋得忍不住了,偷吃了一块酥糖,然后哭着对姐姐说我以后没牙了你们还要和我玩不要不理我哩。”“后来我出嫁时,父母给我带了一大口袋酥糖,说想家了就吃一颗,当时听到这句话后哭得妆都花了。难得回村一次,但父母已经走了好几年了,可是只要一吃酥糖,感觉他们就在我身边。”说完,妇女眼角微润。 一位路过的白发大爷被老板招呼进来,我把酥糖递给大爷,大爷直摇手,说:“我今年82岁啦,牙不好,吃不了酥糖啦。”然后咽了咽口水,眼巴巴地看着我们吃。 后来又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人们说着他们的故事,道着他们的人生,仿佛在这家酥糖店里,汇聚了一个村庄。 我终于明白,龙湖寨的酥糖,甜从人情中来,甜从生活中来,甜进骨子里去,甜进回忆里去……这里的酥糖和别处的是不一样的。再吃一块酥糖,感觉吞下了一米阳光,很暖。 记者:陈博   编辑:李嘉雯   时间:2015年4月12日

芝麻酥3—梁伟俊

德安里丨2016春季学期最后一站,我们不散


德安里位于广东普宁故城洪阳镇南村,始建于同治十年(公元1871)。 是潮汕地区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历史时期较长的巨型府第式建筑组群,也是国内罕见的府第式古村落。寨内有客厅、祠堂、佛堂、书斋、卧室、餐厅、库房、阁楼、门房,还有寨前广场、后花园、莲池、寨门、围墙,围墙外有护寨河,房屋总数773间。建筑规模之大,构筑之精,造型之美,堪称建筑艺术一朵奇葩     普宁城隍庙历经明、清两代数次重建、修建。中厅正以工代赈供奉伯府大人(俗称城隍公)。后厅分殿,分别供奉城隍夫人、十八罗汉和千手观音。正殿与后厅中间有放生池,放养龟鳖,植水棉树(水杉)。 1998年10月被列为普宁市文物保护单位。 庙里建筑的屋顶多为嵌瓷,具有鲜明强烈的装饰效果,具有不怕阳光和风雨侵蚀、色彩经久不变、材料廉价等特点,嵌瓷文化表明智慧的潮汕人民对美好的生活充满希望和追求 德安里的祠堂外可见一些工人在维修,表明人们保护古建筑的意识在不断增强 德安里是这学期公益摄影外拍的最后一站,但是,时光不老,我们不散,潮汕乡村的探寻之路我们仍将继续,对德安里的爱也会留存于心底      

640.webp (6)

龙美寨|侯邦村| “在古村落的日子里”


夏天中的古村落 “古树高低屋, 斜阳远近山, 林梢烟似带, 村外水如环” 龙美村。俗称陇尾,北面与潮州市官塘石湖村为邻。现属上北。村落创于明成化年间,相传古代韩江横堤决口,大量泥沙冲到东面数公里处形成一道沙拢,该村处干沙拢末端,取“拢”与“陇”同音,故称陇尾,雅称龙美。人口1290人,耕地415亩,属沙壤。种水稻、生柑等。手工业有南金加工制作的传统。该村有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状元先生第”。 侯邦村。北与潮州市官塘镇接壤。现属上北。相传村建于明崇祯三年(1630 年),由中原江夏氏迁徙于此,因远祖曾封侯,故名。人口1599,耕地455亩,沙质土。种水稻、花生等,加工畚箕之竹艺技术为村民传统性手工业。 我们将会继续“邂逅”后埔村、冠山村,用相机记录在古村落里的那些事儿,从不同视角展示古村落,敬请期待吧~ 文字/周银炫

640.webp (5)

寻迹冠山


清晨微雨,挡不住公益摄影学员的热情。穿过市坊,我们正式进入冠山村,公益摄影暑期课程的最后一次外拍地点,我们带着期望走入古村,更希望带着属于冠山的故事离开。 冠山村位于澄海城西北,南滨韩江支流。因林茂石奇,取“秀甲邑中群山”之意而得名。宋代已渐渐形成散落的小村落,元代渐并成村。村中有长街如鱼脊,别名冠陇。冠山村不仅有钟灵毓秀之胜,更是一个才俊辈出的雅地,如著名的革命烈士许包野正是冠山人。村里还流传着一项延续了一百余年的民俗活动—赛大猪;赛大猪就是比谁家养的猪最肥,是一种庆丰年以祈求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的仪式,一般在每年的正月十五前后进行,几百头肥猪用木架撑起,都朝着同一个方向。 今天,镜头聚焦在冠山村其中的一个大家族——叶氏,据第二十四代族人叶伯讲述,他们的先祖原先居住于河南南阳,约1273年左右迁居于此。在清朝康熙年间1730年,冠山村第15代族人叶志宽参加科举并夺得进士二甲,乾隆年间升任为郑州知州。任知州后,叶志宽返回故乡修建了大夫第以此来勉励叶氏后辈。大夫第虽经过修缮,大部分古遗迹得以传承下来,可是在时间的磨砺下面,仍然免不了增添出岁月的痕迹。 村民以前以农耕为主,与大地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可是在改革开放大潮地冲击下,村中年轻的村民大多选择走出冠山,走入商海;而冠山村变成了村中老人和小孩的生活地,或者外来务工者的居住地。小型纺织工作坊渐渐地取代了村中人的农耕生活,一个与土地有着几百年羁绊的冠山村也慢慢地走向现代城镇化的道路。 穿过市坊,离开冠山,我们又回到了现代化的澄海;我们不仅带走了冠山的一些事一些情,更留下了我们对这座古村的情怀。而我们的公益摄影课程仍然未完待续。 文字/林学勤、赖家乐 编辑/邝志聪

640.webp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