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新闻立法十问

1.怎样定义新闻? 2.怎样确定新闻的属性?是宣传品还是商品? 3.如何界定什么新闻可以发布传播、而另一些新闻 […]

No Comments

从念斌冤案看上海报纸

作者附记(8月27日): 本文发布后,新民晚报副总编辑裘正义发帖指出《新民晚报》在前一天对念斌案已有报道。查《 […]

6 Comments

“两高”信息网络刑事案件司法解释关于诽谤罪的规定

昨天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了 […]

10 Comments

薄熙来公开审判随想

薄案的公开方式是富有创意而新颖的:随时公布庭审记录。这份记录在每一页都经过诉讼参加人签署以后,就是有效的证明文 […]

2 Comments

对吴虹飞事件的评论是“网民审判”吗?

吴虹飞因微博發佈“炸”论而被警方刑拘,引起舆论一片非议。见到有一家法制类大报刊文对此表示不解和忧虑,要求专家、 […]

2 Comments

评上海《法学》刊文批评“三个至上”

新年伊始,上海出版的CSSCI《法学》在首篇地位发表了华东政法大学副校长顾功耘教授的论文《宪法法律在治国理政中 […]

1 Comment

"公众人物"的标签化

我前一篇为采访周妈记者辩护的文章,是一篇即兴的游戏笔墨,可能会使一些倡导知情权、采访权、新闻自由、公众人物等问 […]

3 Comments

为采访周克华老妈的记者一辩

杀人凶犯周克华被击毙后,有记者第一时间找到周克华的老妈,将周的死讯告诉她,描述她“得知死讯发呆手抖”的模样,还 […]

11 Comments

“一国两区”的智慧

昨日胡吴会,吴提出“一国两区”,有深意焉。 “一国两区”,就是彼岸视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华民国”的一个地区,这 […]

11 Comments

央视对达芬奇密码节目首先应当做什么?

新年伊始,达芬奇家居引发的公案成为传媒界最大热点。2011年夏天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披露的达芬奇家居公司“造假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