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么?

正确解读《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9月13日下午4点由《新闻记者》、《扯氮集》公号发出,9月14日晨7 […]

No Comments

对文过饰非就是应该严肃批评

有一位年轻女孩写公号批评电影《敦刻尔克》,要求国人抵制这部“表现的是英国在亚洲抵抗日军的英勇神武”的影片。作为 […]

No Comments

被告席上的自媒体

近来自媒体当被告上法庭有点热。 自媒体,以往都是指个人在网络平台上设立的微博、公号之类。但现在机关、企事业以至 […]

No Comments

刘伟涉案:我们可以想到些什么?

刘伟事件一波三折,业界一度议论纷纷,在新华社发表对公安部专案组采访报道后,暂时告一段落。但是人们还是存在种种不 […]

No Comments

融合媒体时代突发事件的信息传播

——谨此纪念天津港812爆炸事故的亡灵 魏永征  代雅静 天津塘沽瑞海危化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已满一月 […]

No Comments

实施法律比制定法律更重要

前些时候《刑法》第九修正案草案讨论热烈,对于有些条文的争议可以说是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好比其中有一条要在《刑法 […]

No Comments

从优衣库事件看管制网络色情

魏永征  代雅静 7月15日凌晨,网上流传出一段时长1分多钟的视频,迅速刷爆了微博、微信朋友圈。视频表现一对青 […]

No Comments

推送“个性化广告”是否侵害隐私?

互联网用户朱烨诉百度借助cookie技术向用户推送个性化广告侵害了自己隐私权,一审胜诉,二审败诉。判决出来,反 […]

No Comments

警媒协作与卧底采访

南方都市报记者卧底高考替考组织揭开高考替考黑幕的新闻,引发了一场有关暗访和“卧底采访”的媒体伦理的争论。有人列 […]

No Comments

商业网站转载侵权新闻的责任

近年侵害名誉权等纠纷又有点热,据报道去年名誉权纠纷案件较上年增长达27.9%。一个重要因素是互联网传播中的纠纷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