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法和传媒法

摘要:本文通过简要回顾互联网功能的发展历程,说明网络法的基本内容,进而阐述网络法和传媒法的联系和区分,在网络传播与传统媒体传播融合的条件下,传媒法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关键词:网络法;传媒法;网络安全

网络法和传媒法

No Comments

皇甫平三人谈

魏永征

皇甫平是谁?

在皇甫平文章发表——挨批——翻身——赞誉的当时,这个笔名也蒙着神秘的面纱。本文乃首次向世人公布它的成员和写作系列评论的真实经过。

二十多年过去了,人们更加不知道它是谁、写了什么文章、干了什么事情了。

所以,把这段访谈重发于此。

周瑞金_凌河_施芝鸿_皇甫平三人谈_

刊于上海《新闻记者》1992年第9期

No Comments

最高法院发布“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权案等典型案例

刚才陈欣新教授作了一个非常好的发言,对判决书的一些提法做了具体分析。我没有像陈教授看得那么细,下面只是做一些补充。

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由两位庭长来公开发布并讲解指导性典型案例,这种做法在我的记忆中好像还没有过,在座诸位是不是记得有过?(没有回应)所以这种做法是非同寻常的。这次发布的典型案例具体涉及到五个案子,这五个案子刚才陈教授讲涉及到民族感情和历史情感等等,核心的问题是公共利益。正如最高法院的庭长所说:依法审理好这些案件,不仅涉及到英雄人物个人名誉、荣誉等民事权益的保护问题,更涉及到以法治手段、法治思维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重大问题。葛长生、宋福宝分别诉洪振快名誉侵权纠纷系列案的判决书说:洪振快的文章侵害的不仅仅是个人名誉和荣誉,而是由英雄人物的名誉、荣誉融入的社会公共利益。在之前的黄钟、洪振快诉梅新育名誉权侵权纠纷案以及黄钟、洪振快诉郭松民名誉权侵权纠纷案中,洪振快作为原告告骂他的两位微博作者也以败诉告终。判决书中讲被告的言论是对洪振快挑战主流价值、伤害社会公众的感情的表达的正常反应。这当然也涉及公共利益。 Read more…

No Comments

雾霾散去终有时 传媒法治破浪行

2016年度十大传媒法事例概析

李丹林

“精彩传媒,法治护航”,这已经成为一个具有普遍认同性的口号。忠实记录中国的传媒法治的发展进程,中国传媒大学的法学学科不辱时代使命,媒体法规政策研究中心与各方携手持续进行年度传媒法事例的评选工作,确实是在忠实履行着这种职责。

201年度传媒法治建设有诸多标志性的事件。 Read more…

No Comments

证监会对传播虚假股市信息进行行政处罚

评点2016年十大传媒法事件之五

这条虚假新闻跟拟议中的我国证券发行制度改革有关。按照现行《证券法》规定,公开发行证券必须报请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即证监会核准,未经核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公开发行证券。这也就是一种许可制。正如前面发言的专家提到简政放权,减少行政许可问题,证券发行也要考虑这方面改革。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到了推进股票注册制改革。这就需要修改《证券法》。《证券法》修改稿在2015年4月全国人大常委会上进行过第一轮审议,但是争议很大。2015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一个决定:授权国务院进行股票注册制的改革试点。

但是要注意,这些都还只是在拟议中的。我国证券市场现在总共有三千多支股票,现在经证监会审核每个交易日大概有2-4支股票上市,市场一直在审核制的惯性下运行。如果实行注册制,一天十几支股票甚至更多股票上市,几千万股民有没有这样的承受力?这个问题始终是一个有争议的焦点,股民对此十分关注,也很敏感。 Read more…

No Comments

探索版权制度的新领域

王晉《網絡服務提供者著作權侵權責任研究》序

版权(著作权)制度从线下延伸到线上,从传统的大众传播延伸到网络的交互式传播,出現了一個新角色:提供传播平台的网络服务者。當發生侵犯版权糾紛的時候,它不同于传统大众媒体由于具有事先把关職能从而有可能與實施侵權行为的用戶构成共同侵权,然而侵权内容毕竟是在自己可以控制的平台(服务器)上傳播而不能一概推诿什么责任也没有。從互聯網大規模運用特別是投入商業應用時起,包括互聯網發源地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就對如何恰當界定互聯網服務者的責任進行規制,从立法到司法都有許多可注意的成果。我國2001年《著作權法》確立「信息網絡傳播權」,並授權國務院制定發布《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其中一項重要內容就是對於網絡服務者責任的規定,而有關審理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的司法解釋也是數易其稿,其費斟酌處之一也正是在於如何確定網絡服務者的責任。足見這個問題從版權理論到司法實務都是一個尚在探索中的議題。 Read more…

No Comments

当选传媒法有影响人物感言

各位领导、各位朋友:

大家早上好!很感谢主办方给我这样一个荣誉。

中国(PRC)传媒法的研究从彭真已故委员长批示算起,到现在已有30多年。研究的开拓者和先行者是我们尊敬的胡绩伟先生,他老人家已经在百岁高龄的时候离我们而去,他的学问为孙旭培教授所继承。而当年我只是在王强华先生(他是胡绩伟先生的继任者)的领导下所做的一些工作。30年过去,我同孙老师也已经垂垂老矣。刚才有的朋友已经说到,我们整个世界范围内的公共传播,就是我们传媒法所涵盖的对象,面临着大融合、大改组、大洗牌的局面。因此传媒法的研究也迫切需要新思维、新构想、新框架。旭培兄也一直跟我说他要从学术圈退隐,我也差不多了,我们已经力所不能。譬如朝露,去日无多。推进传媒法治的研究和发展,将由接着继续上台的有影响人物以及由于其他的原因没有能够上台的有影响人物以及我们在座的各位朋友,包括我们同学们来完成!

在这新的一年里,我荣幸地祝愿诸位:雄鸡高唱!

No Comments

自媒体作者能成为记者吗?

刺猬公社周珊珊访谈(6月16日晚)

珊珊问:现在很多自媒体公号的影响力越来越大,那些作者在采访、访谈后,撰写、发表稿件的作者,能够算作“记者”吗?

魏永征答:由于微信公号和自媒体发展,很多人实际上也是在做信息的传播和报道。只要有一个微博、一个微信公号就可以发新闻信息,发一点自己知道的事情。每逢突发事件,第一时间出来的往往不是专业记者,而是在现场的人士,比如天津危化品仓库爆炸,上海高架半夜里出车祸,本月初南方一些地方大暴雨,还有火灾、争吵、群体事件等等,当时在现场的人士用手机进行拍摄就可以借助社交平台发出来了,而新闻媒体还要采用他们的视频和照片。这是现在非常通行的现象了。 Read more…

No Comments

打击网络造谣犯罪点评

内容提要:本文回顾我国《刑法》有关“造谣”的各种罪名以及在互联网兴起後通过对原有罪名作出解释和制定新的罪名打击网络造谣的过程,通过分析法条文本和案例,论述了这些罪名的构成和实施中的不足,强调必须区分罪与非罪,严格执行法律规定。同时指出《刑法》并没有也不可能设立一个“造谣罪”,用惩罚手段不可能禁绝谣言的产生和传播。

关键词:造谣、谣言、互联网、刑法

11月1日,《刑法修正案(九)》正式生效。这件修正案确立了新的罪名有20项,其中若干罪名与网络有关。如10月31日有媒体以显著标题报道“网上造谣将入罪”[1] ,流传甚广。但是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是有违“刑九”有关法条规定的。我国法律并不存在网络造谣罪或者造谣罪。

谣言是一种古老的社会现象,前贤已经作了多方面的深入研究。但是他们通常认为谣言主要是通过口语传播,这确实是前互联网时代谣言传播的特点。互联网极大拓展了人类言论发布和传播的空间和速度,谣言的产生、传播以及其中虚假信息对于社会和他人产生的危害也是口语传播无法比拟的[2] 。为此,国家通过对原有《刑法》条文做出新的解释和制订新的《刑法》条文,加大了打击对社会产生严重危害的网络造谣行为的力度,这是必要的。但是,法律并没有也不可能而且没有必要规定一项造谣罪。 Read more…

No Comments

新闻调查记者与国家秘密

从记者刘伟卷入“案中案”说起
魏永征  钟晓璐
南方都市报记者刘伟为获取独家信息,卷入已被批捕的嫌犯所谓“大师”王林的“案中案”,一波三折。10月中旬,网传公安以涉嫌“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拘捕刘伟,引起业界关注,议论纷纷。数日后,新华社报道发现办理王林案的警员与王林前妻、情妇勾结,收受贿赂,刘伟在跟踪采访此案中,涉嫌参与了上述活动,目前相关案件已由公安部直接办理。10月底,新华社再次报道从公安部专案组获悉的案情,公安机关决定对刘伟取保候审,警员和王林前妻、情妇则被检方批准逮捕。

记者会涉及涉密犯罪的底线吗?

虽然新华社消息没有明确说明刘伟在这个“案中案”中的涉嫌罪名,但是刘伟的拘留通知书明明白白写的是“涉嫌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所以刘伟此案应该是我国首例公安机关认定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涉嫌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的案件。这在业界引起惊讶和议论也就并不奇怪了。 Read mor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