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精华

PostHeaderIcon 冠军西班牙雄心勃勃 积极申办2018世界杯

(记者郑思思 约翰内斯堡报道)在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上,西班牙队于7月11日在约翰内斯堡与荷兰队交手,击败强敌赢得了本国历史上的第一座世界杯冠军奖杯。在他们的夺冠热情还未完全褪去之时,西班牙足协已经锁定了另一个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西班牙足协日前表示,西班牙欲携手邻国葡萄牙,联合申办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

西班牙已经赢得欧洲杯和世界杯双料冠军。这样的荣耀使得西班牙人民在申办2018年世界杯时更底气十足。摄影:何龙

此前,西班牙足协主席Jaime Lissavetzy 已经证实了关于“西班牙申办2018年世界杯”的传闻,西班牙国家队在南非以1:0击败荷兰问鼎冠军,充分证明了西班牙在国际性体育赛事中的驾驭能力。Lissavetzy在7月19日的演讲中表示西班牙足球联盟是“令人敬畏又可怕的力量”。他更进一步透露西班牙倾向于采用联合举办的方式来争取世界杯的举办权。

Lissavetzy表示西班牙会联合邻国葡萄牙来承办2018年或者2022年世界杯足球赛,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场异常艰难的竞争。他此前曾在足协会议上发言称:“我们必须为承办2018年世界杯拿出一个强有力的方案,在我看来,葡萄牙将是最合适的‘合作伙伴’。”

西班牙于1982年首次承办世界杯足球赛,在1982年第十二届世界杯中,共有24支球队参赛,是那时足坛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届世界杯。在当年的比赛中,意大利队最终夺得冠军,罗西成为金球奖获得者;马拉多纳横空出世,成为世界足坛上最引人瞩目的新星;意大利也成为继巴西后,第二个获得三次世界杯冠军殊荣的国家。

目前,有意和西班牙共同争夺2018年世界杯举办权的国家还有美国,英国,墨西哥,卡塔尔,俄罗斯,中国,日本,澳大利亚。此外,还有一个“联合举办”的强力对手——荷兰和比利时。2010年6月,西班牙赢得了第二座欧洲冠军奖杯,在7月份的世界杯上又以冠军的身份展现于世人,这样的荣耀使得西班牙人民在申办2018年世界杯时更底气十足。西班牙足联已经信心满满地参与了世界杯主办国的投标,国际足协(FIFA)将在今年的12月谁来承办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

PostHeaderIcon 世界杯扭转南非刻板印象 能否维持形象受质疑

(记者郑思思 开普敦报道)2010年南非世界杯落幕后,外媒一致认为,南非成功改变了自己的国际形象。然而,他们对南非能否长时间维持积极的形象也存在置疑。

大多数人都认为世界杯打破了种族隔离,使黑人和白人团体更加团结融合,甚至收到了1995年橄榄球世界杯的效果。但是,人们也怀疑:这种美好的现状能否继续延续下去。

华尔街日报记者马修在世界杯举办期间中这样描绘南非,“无尽的喜悦,这个美丽的国家,尽管带走属于你的瓦瓦祖拉(Vuvuzela)吧。”此前,由于媒体对南非治安现象不佳的大肆报道,大多数人把南非视作野蛮与贫穷的国度。世界杯的比赛打破了世界对南非的刻板印象。洛杉矶时报的罗宾曾表示“南非已经打破了人们对其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承办世界杯的刻板印象”。世界杯比赛结束后,伦敦《独立报》的丹尼尔写道:“不仅游客为南非人民的友善和团结而惊喜,南非不同族群人民之间也不再害怕彼此了。”

卫报记者戴维则提出,越来越多的南非人民开始想知道:“世界杯结束后的第一天我们应当怎么办?我们的确成功了举办了世界杯,但是我们能否延续这一切呢?”

独立报的丹尼尔也说:“比赛结束后,世界杯排名第25位的经济大国是可以维持球场的维护费用。由于大部分资金都用来投资世界杯,所以现在也可以进行正常的维护球场。

美联社的戴维德20年前曾来到南非,参加完本届世界杯后,他在报道中写到:“世界杯举办期间,人们认为不同种族人群共铸盛举,通过媒体和电视把它传达给全球观众。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过早声称一个国家不同种族间相互统一的决定并不明智,而且是非常草率的。”

(编辑:尤立川)

PostHeaderIcon 最后的Vuvuzela盛宴 回声连连

(记者 赵燕娴 约翰内斯堡报道)南非人无论有什么喜事,都要吹瓦瓦祖拉(Vuvuzela)庆祝一番。世界杯期间,无论在任何一个球迷中心或是任何一座球场,都充斥着Vuvuzela的轰鸣。这一次,全世界人民都见识了南非人的热情。也正因如此,这种独特的庆祝工具走向了世界。

西班牙1-0小胜荷兰,成为世界杯新晋冠军,记者所在的会场2000多球迷响起Vuvuzela高潮。Vuvuzela仅在世界杯期间产量就达100万支以上,无论是南非球迷或是外国球迷,看球赛时都一定会准备一支Vuvuzela。

Vuvuzela来自于祖鲁语,就是“Vuvu( 噪音)”之意。南非人曾用Vuvuzela来驱赶聒噪的狒狒和大象,据说能把狒狒震晕。因为Vuvuzela最高音量可达127分贝,甚至比喷气式飞机起降时的音量还要高!

球迷在享受球赛时,经常要忍受Vuvuzela的魔音,更糟糕的是人们总喜欢吹得很没节奏。

为了保护听力,观众不得不捂着耳朵看球,然而南非人很喜欢对着别人耳朵吹响它。

有人想出了最新的隔音发明,应付噪音袭击,如啤酒杯掩耳法,不知是否啤酒杯隔音效果特好呢?

球赛结束了,这些Vuvuzela怎么办?难道南非有这么多狒狒,需要用到这一百万只Vuvuzela来驱赶吗?

(编辑:尤立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