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HeaderIcon 索维托最穷困平民区的理发店

(记者王帆/摄影赵燕娴 约翰内斯堡报道)在约堡索维托(Soweto)地区,有着许许多多简陋的安置点:没有抽水马桶,没有电源,没有厨房。买不起房子的黑人们,在这样的环境下搭起铁皮房过日子。深入这个区域,发现人们居住的条件更是不断下降:在这个区域的最深处,十几家人挤在一个小院子里,共用一个水龙头,三个院子共用一间厕所。

街边的黑人小孩,扑闪着黑色的大眼睛,留着鼻涕,在黄土里打滚,互相摸着对方刚刚剃完的头型嬉闹。在他们前面就是这个安置点唯一一家理发店。14根2米长的树枝支起这家理发店,一块木板上摆放着理发师所需的所有工具:4把剃头刀,1把剪子,4把剃须刀。

托马斯·卡鲁克和他的简陋理发店

托马斯·卡鲁克就是这家理发店的主人,“我不喜欢这个地方,在这里可真是活受罪。”托马斯边给孩子剃头边皱着眉头说。2008年,他从南非林波波省(Limpopo)搬来索维托,3个月后开起了这家小店。“如果我能在那里(Limpopo)找到工作我肯定不会住在这里。”托马斯剃完头,忧愁地望着自己正在与同伴玩耍5岁的儿子。“他完全不会英文,他应该去学校。”5岁的塔萨克满脸泥土,黑漆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身边的人,不时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的女儿在林波波省(Limpopo)的时候是可以上学的,但是这里的教育费用太贵了,我们承受不起。”托马斯9岁的女儿只上过1年半小学,但她可以听懂一些简单的英语,一年前就开始为人洗衣服帮家里赚钱。

除了孩子的教育得不到保障,托马斯还有其他的抱怨。“这里的租费太高了,100兰特一个月(相当于98人民币)。没有电,我每天下班后就什么也做不了。”托马斯说,他在DK搬运公司上班,理发店只是兼职。每到周末公司放假的时候,他的理发店才开店营业,每个孩子收费5兰特,大人19兰特,剃须3兰特。

尽管如此,还是有人喜欢这里。高一学生荷马特就很喜欢自己所居住的地方。“我知道这里很穷,但是我喜欢这里,至少这里没有犯罪。”

据向导帕瑞介绍,这个区域穷困得往往让人心生恐惧,大胆的游客也只敢在安置点的入口处逗留片刻,很少有人愿意真正走进里面。事实上,这里的治安非常好。因为这里有很强的社区意识。社区里的人都彼此认识,只要有人做坏事或着犯罪,人们就会聚集到他家门前,敲开家门,当面质问他为什么要做坏事。“我想穷并不是这里的错,这不代表他们就是罪犯。如果你愿意走近他们,你就会发现其实很多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编辑:尤立川)

相关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