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

PostHeaderIcon 决赛之夜遇险记:记者遭恶徒强吻加调戏

文/李昀澄

世界杯决赛当晚,我们报道团成员兵分两路,一队前往意大利体育会所,一队前往纽顿区的球迷中心。西班牙最后夺得了大力神杯,我所在的意大利会所一片沸腾。比赛结束后,他们留在原地庆祝,久久不忍离开,直到现场的保安把他们一一请出去为止。我们四位成员在采访球迷的同时,没有注意到时间已经越来越晚了。

等我走出会所的时候,门口的路灯都关了,我们在寒风中等待出租车。但是二十分钟过去了,车还没有来。这时,一位手拿酒瓶的黑人男子向我们走来,对着我们的队友王帆说:“你真漂亮,中国女人最漂亮了。你有男朋友吗?”还强吻了她的手背,然后大喊:“你是最好的!”最后才离去了。紧接着,一个手持芬达的白人男子也向我们靠近,然后说:“我也喜欢中国女人!”还问我:“你喜欢男的吗?” 借助满身的酒味在我们面前肆意发疯,大放厥词,直到另外一群人跟他聊上后,才走开。

正当我们刚松了一口气,再次打电话催我们出租车的时候,另一位黑人男子走过来直接就说:“我今晚跟你们一起住好吗?”我们一直跟他解释说我们不是住自己家等等,他却一直不依不挠。直到他的电话响了,我们以为终于解脱了。岂料他对着电话大声说:“我在意大利会所,我这边有几个中国的朋友,你开车过来吧。”虽然我们没有办法确定,但这听起来确实像要带我们去不该去的地方一样,于是我们决定走路回住的地方。虽然会所离那不远,而且我们知道晚上在南非步行绝对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但起码比留在原地坐以待毙好。我们走着走着,路边有一大群黑人向我们搭讪,刚才的那位也紧随其后,前后夹攻。现在想起,这真是我们在约堡最为紧张的一个晚上了!这时,有一辆出租车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我们毫不犹豫地冲过去,让司机开车。就这样,我们终于逃离了那块被醉汉和流浪汉包围的地方。

南非的华人导游李南说,我们这次运气真是好,他接待过很多中国来的记者,有的就是这样被抢了。“两面看待南非吧,这里有的地方非常繁华,安全,根本不是国内媒体说的那样。但这里也有非洲其他国家过来的无业游民,在晚上,尤其是偏僻的地方一定要注意安全。”

(编辑:尤立川)

PostHeaderIcon 世界杯热早早退去 季军战香港酒吧也冷场

(汕大世界杯报道团记者 杨雪玉 尤立川 香港报道)世界杯的比赛越往后,球迷的狂热是否会让酒吧出现极其火爆的场面?答案未必是肯定。北京时间7月11日凌晨德国与乌拉圭的季军争夺战,尽管是三四名之争,尽管是周末,在香港一家较大规模的酒吧里,没有想象中的火爆场面,有的是酒吧无奈的生意。

德国乌拉圭的季军之争,在修士吧遇冷,室外的座位空无一人。(摄影:宋桂涛)

盯着屏幕,几杯啤酒,一点下酒菜,这是记者在修士吧(The Friar Tuck)见到球迷们的基本状态。当时,整个酒吧只有二三十位客人。老板Ken Lam说,因为最后两场比赛几乎没有悬念了,之前16强和8强之争时,几乎是场场爆满;加上都是午夜场,不少人选择在家看电视。像此前晚上十点巴西对荷兰 的比赛,酒吧里面“几乎连站的地方都没有”。

为了这届世界杯,修士吧可谓“落足本”,新添了3个49寸的液晶电视;在16强和8强时,酒吧甚至专门雇佣表演人员和拉拉队,以增加世界杯的气氛。诚然,付出还是有回报的。Ken介绍,酒吧的生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八、九成。他估计光顾的客人大部分 是冲着世界杯的气氛来喝酒聊天;也有些是老板改善员工福利,预定座位给员工看球。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这段日子打电话订位的几乎都是女性,酒吧的女性顾客也高达30%。在Ken看来,本届世界杯,女球迷表现得更为主动。

为了世界杯,修士吧落足本钱,怎料当晚客人不多。(摄影:宋桂涛)

然而,客人多了,并非意味着经济收益非常可观。Ken说,有线电视根据酒吧的屏幕数量和座位数决定收费,因此每个月的费用高达1万多,还要跟有线电视签订2年的使用合同,“不太划算”。而且,有线电视的信号不是十分好。比如当晚开赛不久,在德国首粒进球的关键时刻,电视却突然失去了信号,屏幕画面定格在球员带球进攻的那一刻。等过了一会,信号恢复正常,看到屏幕上的比分变成了1:0,方知德国队进球了,吧内这才响起迟来的掌声。“有线电视太不Professional,可是就只有它可以看世界杯,我们投诉了好多次,没有用。没有竞争真的不好,它要收多高的费用就多高。”因此,Ken倒是挺羡慕内地有免费看球的待遇。他说,有些港人不喜欢付费看球,干脆就到深圳去。

修士吧老板Ken与记者聊天。(摄影:宋桂涛)

Ken坦言自己赚的不多。世界杯期间增加的收入,一方面要付费给有线电视,另一方面也要给新增员工发工资。世界杯对于他而言,更多的是一个宣传的机会。为此,他不得不有所行动:“世界杯是一个全世界的活动,大家都搞了,而你不搞这个活动,以后顾客就不到你这儿来了。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届世界杯,有更多的人知道我们,以后有更多的人到这儿来。”

鲨威体育相关报道

PostHeaderIcon 3D电视直播:让我在梅西身旁看球

文/李昀澄

我们来到南非最早出镜的地方是在约翰内斯堡的曼德拉广场,那是我们完成第一个任务的地方。没想到一个月之后,我又回到了这里。这次的任务是探秘索尼的3D电视,看看这届世界杯是如何向观众展现立体球赛的。

本届世界杯是历史上第一次采用3D技术拍摄和转播技术的世界杯。然而,这其中的过程并不像说起来那么简单。它不仅需要拍摄和制作设备的改朝换代,还需要转播技术的变革:首先,用来拍摄的摄像机必须有两个镜头,以模仿人类的左眼和右眼;在这两个镜头同时聚焦某一物体的时候,同时输出同步的画面,经过后期的重合处理,展现出带有重影的模糊画面;然后再戴上特殊材质制作的眼镜,将重影部分叠加,相当于帮助人眼重新对焦。这样我们就能看到立体的影像了,它逼真得就像物体真的近在眼前。

在索尼3D体验中心,我们坐在了一个类似普通电影院的大厅里面,现场有主持人向我们介绍这次立体直播的大致情况和索尼最近的活动。以前看过3D电影,但是3D的主持人还是头一次见。接下来,我们欣赏了3D版本的《生化危机4》的预告片,本届世界杯的精彩镜头集锦以及主题曲《Waka Waka》的MV。

日本来的市场经理秦英之告诉我们:“3D电视的目的就是希望观众们能在家里感受如临现场一样的气氛,甚至比现场还要强烈,你就感觉你也在赛场上奔跑一样,梅西、卡卡,你都是在球星身旁看球的!”说到这里时,他兴奋得手舞足蹈。的确,有时观看3D电视比在现场看球的立体感还要好,就像跟着梅西在赛场驰骋。

不过,立体电视也有一些小问题。例如,有的观众会有头晕恶心的感觉,细心的观众还会发现当球员动作太快时,身后会出现阴影。对于这些,活动现场的摄像师Davin说:“3D世界杯是一项新的技术,是电视技术的突破。对于那些问题我们也在尝试改进,毕竟我们是用技术制造立体影像欺骗了人的眼睛,有的观众一时间可能无法适应,另外的问题就要依靠新的技术来解决了。”

(编辑:尤立川)